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1035章 江东末路 上

第1035章 江东末路 上


  、、、、、、、、、、

  当天晚上,汉军终于发动了对建业城的进攻,一部巨型投石机在步外向建业城的东城和西城同时发动猛攻,巨石在天空呼啸疾飞,巨大的火球划过黑暗的夜空,仿佛一道闪电球击中城池,重达五十斤的火油陶罐腾空而起,在空中翻滚,接二连的砸中建业城墙。

  城垛被巨石砸中,瞬间断裂,碎石横飞,士兵们躲在城墙根下,不敢抬头,城头的一架架投石机被巨石砸中,轰然断裂,断裂的巨木重重坠下城去。

  但真正可怕的却是汉军的火油攻击,装满火油的密封陶罐砸中了城头,陶罐碎裂,火油流满一地,随即被呼啸飞来的火球点燃,城头上瞬间燃起熊熊大火,随着不断的火油陶罐射来,火势不断蔓延,愈加猛烈。

  城头士兵被烧得一片惨叫,无数士兵冲过烈火向城下逃去,但也不少人被浓烟熏到,倒在熊熊燃烧的火油之中,被烧缩成一团。

  但汉军的目标并不仅仅是城头,更多是城内的目标,建业宫位于城池正北,南面是军营,东西两侧的建筑群则是江东官署,由于城池偏小,官署大多靠近城墙。

  而汉军进攻东西两面,主要目标正是城内的官署,此时距离城墙较近的官署建筑群全部被烈火点燃,大火正迅速蔓延,渐渐吞没了整个官署群,官署内住着不少官员家眷,在一片恐惧的尖叫声中,数官员家眷逃出了官署,在士兵的接引下,向相对安全的建业宫方向撤离。

  就在建业城火势滔天之时,十艘千石的巨船从长江内沿秦淮水向南推进,逐渐靠近了建业北城,建业城内一片混乱,但吕蒙却紧张地注视着北城外的动静,他已经发现了汉军的真实意图,那就是利用火油的优势烧毁城内建筑。

  东西两侧是官署,已经没有什么意义,烧毁也不影响战局,南面的军营稍微重要,但也不是非保不可,关键是北面,北面是建业宫和仓库群,一旦建业宫或者仓库群着火,那建业城就无法再守下去了。

  就在这时,有士兵指着城外河中大喊:“将军快看!”

  吕蒙忽然也看见了,夜幕之中,数步外出现了巨大的船影,正缓缓向建业城驶来,江东军对于水军的各种战术了如指掌,如果战船靠近城池,最有可能就是攻城船,一旦攻城船的高超过城池,攻上城头更是轻而易举。

  远处驶来的战船体型非常庞大,高超过四丈,显然已经高过了城墙,如果它们是攻城船,后果将非常严重。

  吕蒙当机立断令道:“放火油烧船!”

  他们知道该怎么对付攻城船,城下立刻有士兵将数千桶火油倒入秦淮水中,火油流出城,缓缓向船只流去,就在这时,埋伏在城外的汉军士兵用火把点燃了河中的火油,火油迅速燃烧起来,整个河面上燃烧着一片蓝色的火焰。

  但河中的火油在流出余步后便放缓了速,转而流进了旁边的一条小支流,在城头看不清楚,但如果走到河边,就会清晰地看见,河面上数根巨木连在一起,拦截住了河面上漂流的火油,使它们调头向另一条小支流流去,根本烧不到汉军战船。

  这也是汉军的应对之策,只要把火油引走,江东军再多火油也烧不到战船,五艘战船并列在步外,每艘战船上都安装有架巨型投石机,大火球装在投射兜中,等待着命令下达。

  在更远处的一艘大船上,刘璟负手站在船头,冷冷地注视着被大火和浓烟笼罩的建业城,大火早已使城头乱成一团,他完全可以利用这个时候攻城,但他还是希望不战而屈人之兵,让孙权自己投降,今晚不过他对建业的一次警告,如果建业城还不肯投降,那就休怪他大火焚城了。

  “发射!”刘璟下达了命令。

  汉军士兵点燃了巨大的火球,五艘战船上的十五架投石机同时发射,十五只大火球腾空而起,向城内呼啸着飞去,城头上一片惊呼,江东士兵们纷纷抬头望着十几只大火球掠过头顶,向城内飞去,

  吕蒙的心都凉了,他看出了汉军的用意,不是针对仓库,而针对正北方向的建业宫,汉军这是在攻击建业宫。

  建业宫并没有紧靠北城,而是距离北城墙两余步,汉军显然很了解城内的结构,他们十五只大火球弹性好,在落地后再次弹起,直射入建业宫内。

  吕蒙见河中火油没有效果,急得他大吼道:“用投石机反击!”

  建业北城上的十架投石机发射了,建业城无法安装巨型投石机,只能装大型投石机,这种投石机能将五十斤重的大石投射到两余步外。

  但汉军在战船却在步外,为了射中汉军战船,只能缩小投石重量,十块十余斤重的从城头飞出,向汉军战船射去,尽管汉军战船距城池较远,但还是有块大石击中了目标。

  ‘轰!’地砸中大船,船身被砸了一个大洞,而与此同时,汉军的第二轮火球发射了,又是十五只大火球划过天空,越过城墙向建业宫砸去。

  刘璟见江东军已开始反击,便下令道:“船队撤退!”

  船队缓缓调头,向长江而去,渐渐远离了江东投石机的射程。

  此时建业宫已乱成一团,数十只大火球闯入后宫,有了落入水中,有的则撞入了后宫房舍内,一只火球冲进了孙权正妻谢夫人所住的雀楼,点燃了帘幔,很快,占地约五亩的雀楼被大火吞没了,侍女们吓得惊恐尖叫,簇拥着谢夫人向前方逃去。

  后堂上,一只大火球砸碎的屋顶,冲入大堂,撞在木柱前慢慢停住,几十名侍卫用水浇、用土掩,终于熄灭了火球。

  旁边孙权满脸苍白,怔怔地望着火球被扑灭,他又抬头看了看屋顶,顶上被撞开一个大洞,这时,两名侍女慌慌张张跑来,“吴侯!夫人的雀楼着火了!”

  孙权一惊,“夫人怎么样?”

  “夫人逃出来了,在前堂,请吴侯也过去。”

  旁边几名侍卫也劝道:“马房和明楼也着火了,后宫不安全,吴侯还是避一避吧!”

  孙权半晌长叹一声,转身向前堂走去,此时,建业宫内最安全之地就是前堂了,偌大的殿堂上挤满了人,从后宫逃来的孙权妻妾以及余名侍女,还有从官署逃来的数名官员家眷,众人五成群聚在一起,议论纷纷,对今晚发生的火攻依然心有余悸。

  孙权走进了前堂,大堂内顿时安静下来,数双眼睛一起向孙权望去,孙权没有说话,又转身离开了,这时,谢夫人奔了过来,拉住孙权劝道:“将军,这里安全,就留在这里吧!”

  孙权挣脱了她的手,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前堂,谢夫人望着他走远,低低叹息一声,眼看建业城不保,他们的命运又将如何,最好丈夫能投降,平平安安地过后半生吧!

  汉军投石机在攻击了一个多时辰后,便缓缓撤退了,没有了后续的进攻,城内的大火也渐渐熄灭,东西城头上除了投石机被砸毁或者烧毁外,基本上没有别的损失。

  但官署却烧毁严重,火势一直到夜里更才渐渐熄灭,东西两边的数间官署全部被烧毁,只剩下一片断垣残壁,堆积满屋的各种书和竹简都毁于一旦。

  建业宫后宫也有部分房舍被烧毁,尤其谢夫人住的雀楼和孙权静心养性的明楼被大火烧毁,名侍女被烧死,十几名侍女受伤。

  士兵的伤亡也不大,只有一余名守军逃离不及被烧死,虽然伤亡兵不大,但给江东士气带来的却是毁灭性的打击,士兵厌战,损毁兵器之事屡屡发生,还有不少士兵企图逃出城被抓住。

  但汉军的火攻仅仅只是一种威胁,对士兵生命影响不大,而另一种直接影响生命的威胁却出现了,疫病在军队中爆发了,近人病倒,引起了军队的恐慌。

  五更时分,建业城南门,数名江东士兵奔上城头,企图翻城墙逃走,顿时被守军发现了,守军立刻敲响了警钟,在混乱之中,无数士兵用绳套住城垛向下攀爬,还有不少士兵慌不择,直接从城头跳入护城河。

  不多时,负责防御南门的大将董袭匆匆跑来,当值军侯禀报道:“启禀董将军,有数士兵逃走,卑职拦截不利,大部分都跑掉了,只抓住人。”

  董袭走到被抓的人面前,见其中一人还是十几岁的少年,心中着实不忍,便问道:“你为何要逃?”

  少年放声大哭,“我爹爹病倒了,他让我逃走,要不然我也要死,我不想死啊!”

  董袭叹息一声,吩咐左右,“把他们都放了!”

  士兵们放了被抓的人,这时,吕蒙也闻讯赶来,他心急如焚问道:“董将军,有多少人逃跑?”

  “具体人数不知,估计有四人。”

  “这可糟了,汉军必然会知道我们军中发生了瘟疫。”

  董袭再也忍不住道:“吕都督,我实在不明白,这座城池还有什么意义守它,难道非要等我们都病死,让汉军来替我们收尸吗?”

  吕蒙叹了口气,“我也不知道,但吴侯不准降,谁又敢投降呢?”

  董袭绷紧了脸,一言不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