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1054章 交州风起

第1054章 交州风起


  、、、、、、、、、、

  建安二十年的新年,一场纷纷扬扬的大雪笼罩在荆南土地上,雪片纷飞,寒风呼啸,天空变得灰蒙蒙一片。

  北方每年司空见惯的大雪,在荆南却为罕见,荆南尤其是零陵郡一带气候温暖,四季如春,在最寒冷的十二月,北方已是一片冰天雪地,但这里依旧溪水潺潺,山间一片绿意盎然。

  但今年的气候却有点反常,入冬后天气就比较寒冷,终于在新年时下了一场几十年未遇的大雪。

  整个零陵郡内的山峦和土地都被白雪覆盖,各个县城内的房舍也盖上了厚厚积雪,这场雪来得有点令人措手不及,大街小巷到处是扫雪的人们,最开心的却是孩们,很多人都是平生第一次见到下雪,他们嬉戏欢笑,在雪上打着滚儿,堆雪人、打雪仗,大人和孩们都痛快地玩耍。

  零陵县,这里也是零陵郡南方最重要的交通枢纽,灵渠在这里沟通了湘水和漓水,零陵县原本只能算一座中等城池,但在过去的几年中,荆州官府和汉军联合对零陵县进行了大规模的扩容和改造,增高增宽了城墙,又在城内修建了一座坚固仓城,从去年开始,从湘东郡、贺临郡、桂阳郡和零陵郡调官粮集中于此,储存了近十五万石粮食。

  就在新年前夕,一支万人汉军悄然入驻零陵县,这支军队便是从江东撤回的荆州汉军,五万荆州汉军经过数月休整,在十二月又重新集结,兵分两,一南下零陵郡,由老将黄忠统帅,剑指苍梧。

  另一两万人则进入豫章郡,部署在紧靠庐陵郡的富城县一带,由大将魏延和副将廖化统帅,目标是庐陵郡。

  这是令人为敏感的军事调动,尤其在夺取江东后,攻打交州已渐渐成为大势所趋时,这两支军队分别南下,兵临交州边界,它包含了多的含义,连岁孩童都猜得出,汉军准备要攻打交州了。

  汉军的大营设在零陵县外的旷野内,由数千顶大帐组成,突来的大雪使这支军队也有点措不及防,整个营地都被大雪覆盖,士兵们全部出动,清扫大营内积雪。

  在中军大帐内,黄忠和几名大将正站在沙盘前商议军情,大将中,除了刘正和王平外,还有原来江东的两员大将蒋钦和朱恒也在列。

  “各位,我刚刚收到汉王殿下的手令,除了向大家恭贺新年外,还希望我们在几天后采取对苍梧郡的军事行动,注意,不是发动攻势,只是采取一定的军事行动,简而言之,就是要让刘备知道我们的存在。”

  黄忠又拾起木杆指向沙盘上的苍梧郡郡治广信县,对众人道:“根据斥候的情报,交州军在广信一带部署了一万余军队,由关羽统帅,很明显是防御我们南下,既然对方有准备,我们就不能急促。”

  众人都身经战,明白黄忠的意思,从零陵郡向南被十万大山阻隔,山势陡峭,道崎岖,行军为艰难,大队辎重粮草从陆难很进,就算用木牛也难以承受其远,只能走灵渠进入漓水,再向南进入苍梧郡,一旦交州军有准备,他们必然会封锁漓水,使他们的辎重运输面临危险。

  这时王平沉思片刻道:“我们可以用攻打陇西的办法,在南下险要处建筑中转军城,储存物资军粮,这样就不需要在广信卸货,我们可以在漓水上建立据点,把军队、粮食和物资逐步运送南下。”

  黄忠点点头,“汉王殿下也是这个意思,建立新城,不仅可以在战争中使用,就算战争结束后,也可以转为民用,沟通交州和荆南之间的联系。”

  黄忠说到这,目光转向刘正,微微笑道:“我的方案是,鹰击军走陆,先到广信县惊扰交州军,使交州军不敢轻易北上,这样就可以在漓水中途全力筑城,汉王殿下虽然没有明说,但我相信他就是这个意思。”

  刘正点点头,“卑职明天一早就率鹰击军出发。”

  这时,王平在一旁又道:“五鹰击军人数少,我也可以率五千蛮兵为刘将军后援,让关羽更不敢轻易北上。”

  黄忠欣然同意,“这个方案可行!”

  ..........

  当天晚上,汉军杀猪宰羊,又开启一万坛酒,为五万汉军举行了新年大宴,众人喝酒吃肉,一醉方休,次日天不亮,刘正和副将任平率领五鹰击军携带干粮启程了,向数里外、隔着十万大山的苍梧郡广信县疾速行军而去。

  广信县也就是今天的广西梧州,郁水、漓水和贺水在这里交汇,郁水直通番禹,这便使得广信县成为交州北部最重要的交通枢纽和人口重镇。

  广信县有八千户人家,近六万人口,这在中原只能是小县,但在地广人稀的交州,这已是仅次于番禹、交趾的第大城池了,这也注定了广信县成为交州北部最重要的战略重镇。

  关羽率领一万大军从去年十月底进驻广信县,算起来也只有两个月刚出头,大哥刘备在他出发时曾告诉他,如果汉军要攻打苍梧郡,至少也要到月份。

  但现在新年刚过,潜伏在零陵郡的情报探便传来飞鹰快信,数万汉军已进驻零陵县,这个消息令关羽十分紧张,他非常清楚,以零陵郡的财力,最多只能承担五千长驻军,现在居然进驻数万人,显然不是常驻军,这分明是汉军要对交州动手了。

  军营大帐内,关羽不安地负手来回踱步,他之前已经派人紧急向大哥刘备汇报了,他今天上午接到了刘备的回复,令他加强对漓水险要处的防御,防止汉军主力和辎重乘船南下。

  关羽也完全赞同大哥的方案,从荆南到交州相隔无数的崇山峻岭,粮食辎重从陆运过来几乎不可能,当年他们是用计得到苍梧守吴句的信任,才得以进入苍梧郡,汉军要大举南下,只能依靠水,从灵渠走漓水进入苍梧郡。

  关羽沉思片刻,便对亲兵道:“立刻让吾儿关平来见!”

  不多时,关平匆匆走入大帐,躬身施礼,“请父亲吩咐!”

  关羽指着地图道:“我担心汉军会从漓水大举南下,离人堡的驻兵少,你可率本部千军赶去支援离人堡。”

  “孩儿遵令!”

  关羽又道:“沿途要当心伏兵,如果发现有大队,要立刻禀报。”

  “父亲请放心,孩儿一定会谨慎小心。”

  关羽又叮嘱关平几句,关平立刻点兵赶去二里外的防御要地—离人堡。

  虽然在水上加强了防御,但关羽还是有点担心陆,如果汉军轻兵而行,也会从陆过来,目前交州军在交州北部的山区险要处修建了十几座关隘,分别驻兵到五人不等,其中在广信县北部也有一座关隘,叫做坝口,有驻兵人,如果汉军从零陵陆南下,坝口那边就是第一场激战。

  想到这,关羽又令校尉张志率领两千军队去增援坝口,派出五千人严守水两道,关羽才稍稍放下心来.......

  汉军从陆南下实际上要经过临贺郡,临贺郡是一个小郡,原本是零陵郡的一部分,整个郡内九成以上土地都是山区,坝口就位于临贺郡和苍梧郡的交界处,‘坝’是当地对盆地的称呼,这种称呼一直延续至今。

  所谓坝口,顾名思义就是座盆地入口,从南面苍梧郡北上,翻越崇山峻岭后,山峦消失,地势变得和缓,形成了大片可以耕种的盆地,加上贺水横穿其中,有丰富的灌溉水源,形成了罕见的农业区。

  坝口便位于这片农业的南面,是一条长十余里的峡谷,在谷口险要处,交州军驻扎了名士兵,他们不仅守住了谷口要害,同时也控制住了前方的农业区,本来赋税要交给封阳县,但在军队的威胁下,生活在座坝内的农民都被迫将赋税交给了交州军队。

  这天晚上,生活在坝里的农民们都早早休息了,一场几十年未遇的大雪使坝口也装扮成了银装素裹的世界,清冷的月光照在银色的大地上,使大地变得如白昼一般的清明。

  一支军队正从北面蜿蜒而来,行走迅速,丝毫不受地上厚厚的积雪影响,这支军队正是从零陵县赶来的五鹰击军,鹰击军是汉军最精锐的特种士兵,个个武艺高强,身体强壮,能一敌十,攀山越岭对他们而言更是如履平地,七里的程,他们急行军天夜便赶到了坝口。

  这时已是两更时分,离最近的民居也有里,旷野里一片寂静,在雪光和月光的映照下,远处的贺水如一条黑色的缎铺在起伏有致的原野里,刘正指了指不远处的一片树林,低声令道:“进树林休息一个时辰。”

  五鹰击军士兵纷纷向树林内奔去,刘正找到一块平整的大石,开始和副将任平商量夺取坝口的方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