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1063章 诸葛亮的选择

第1063章 诸葛亮的选择


  、、、、、、、、、、

  诸葛亮披了一件衣服,来到了外堂,只见外堂坐着一人,约四十余岁,相貌清朗,穿一身青衣布袍,头戴平巾,诸葛亮见此人很眼熟,却一时想不起他是谁,笑了笑问道:“恕我眼拙,忘了先生是谁?”

  中年男躬身施礼,“在下零陵廖立,诸葛公忘记我了吗?”

  诸葛亮顿时想起来了,此人是汉军军师从事廖立,当年刘备占据荆南时,诸葛亮便听说过此人才智过人,特地去拜访他,希望他能为刘备效力,但廖立却不肯答应,最后诸葛亮将他推荐给了刘璟,使廖立得到了发挥才智的机会。

  “原来是廖公渊,多年不见,我都忘记了,惭愧!惭愧!”

  诸葛亮口中客气,心中却有了几分警惕,他知道廖立是汉军高官,他来找自己,必然是有事而来,诸葛亮请他坐下,又命随从上茶。

  廖立坐下便欠身道:“这次汉军南下,不愿伤害交州民众,也尽量不破坏交州各地春耕......”

  不等他说完,诸葛亮便摆摆手,“现在胜负已定,交州已归汉国,再说这些已没有什么意思了,我想廖军师也不会为这个来找我。”

  诸葛亮目光淡然地望着廖立,意思却很明白,有什么事就请直说,不用绕弯。

  廖立笑了笑,“先生果然坦诚,我其实奉汉王殿下之令,邀请先生去长安任职,汉王殿下说,他最大的遗憾就是当年没有得到先生辅佐。”

  诸葛亮淡淡一笑道:“汉王做得很好,已占据大半江山,将士效命,人民安居乐业,他当年若得孔明,恐怕就不会有今天的成就,我觉得汉王殿下应该是庆幸才对,为何却是遗憾?”

  “诸葛先生过谦了,汉王确实是敬先生大才,目前政事堂七相尚缺一人,正是为先生准备,望先生能捐弃前嫌,共同为大汉复兴而努力。”

  诸葛亮沉思片刻,脸上的嘲讽之意也消失了,他也十分诚恳的对廖立道:“汉王的心胸令人敬佩,请公渊替我转告汉王殿下,孔明感谢他的诚意,但孔明辅佐皇叔失败,已心灰意冷,无意仕途,准备回隆中老家务农,不再过问政事。”

  廖立愕然,“先生尚不到四十,正是青春妙龄,为何如此颓废?”

  “人各有志,公渊不必再劝了。”

  廖立见诸葛亮宁可放弃相国之位而回乡务农,心中嗟呀感慨,但他见诸葛亮并非谦虚之言,确实是不想为汉国效力,心中只得叹息一声,向诸葛亮告辞,便匆匆离去了。

  此时诸葛亮也不想再回番禹城,他便令随从回去告诉妻,可收拾细软,带孩们到番禹北面的四会县与他汇合,然后一同返回襄阳隆中。

  五天后,黄月英带着两个孩赶到了四会县,与丈夫诸葛亮汇合,在几名心腹随从的护卫下,一家人骑马北上庐陵郡,向家乡襄阳而去。

  又过了十天,刘备带领家人妻妾,以及关羽、张飞等数十名武高官和他们的家人,登上了汉军战船,数艘战船离开了番禹城,调头向伶仃洋驶去,开始漫长的返程。

  建安二十年一月,在江东灭亡半年后,汉军趁胜南下,在北面牵制交州军主力,而荆州水军却奇袭番禹城,刘备被迫向汉军投降,交州势力灭亡。

  刘备势力的灭亡意味着汉军彻底统一了南方,月,刘璟下令设交州都督府,任命鹰击军主将刘正为交州都督,封镇南将军,率军两万驻扎交趾,又封军师从事廖立为校检兵部尚书,交州观察使,巡查交州各郡。

  ..........

  就在汉军灭亡交州的同一时间,曹操的出丁令推行也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阻力,由于出丁令只针对各地士族,而曹魏的权贵却网开一面,从而引发了各地士族大愤慨,他们强烈抗议,各地方郡县的官员纷纷辞官挂印,愤而去职,杨彪甚至公开出现在长安,号召中原各大士族支持汉国。

  一时间,各郡县官员去职的消息如潮水般涌来邺都,仅河北一地,辞职的官员就达四余人,很多县县令和县丞同时去职,造成了官府瘫痪,曹丕为此焦头烂额。

  这天下午,曹丕再也忍无可忍,乘马车来到了铜雀宫,他要劝说父亲暂时放缓出丁令,曹丕下了马车,快步走进宫门,迎面正好遇到御史中丞陈群。

  陈群看见曹丕,连忙将他拉到一边,对他道:“魏公现在心情不好,世最好不好去触怒他。”

  曹丕一惊,“发生了什么事?”

  陈群见左右无人,压低声音道:“刚刚得到紧急消息,汉军攻克番禹城,刘备投降了汉军。”

  这个消息令曹丕大吃一惊,怎么一点征兆都没有,刘备就灭亡了?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就在一个多月前,我们在长安的探传来消息,刘璟建立了交州都督府。”

  曹丕心中有点奇怪,杨添怎么不向自己汇报此事,直接报告给父亲,他心中又有点恼火起来,难道杨添觉得他翅膀硬了,不屑向自己汇报了吗?

  曹丕心中虽然生杨添的气,但刘备灭亡的消息更让他心慌意乱,难怪父亲要生气,这件事确实来得突然,这时他心中有些踌躇起来,出丁令之事要不要告诉父亲。

  陈群又劝他道:“既然世已经进了宫门,还是去见一见魏公,否则会令魏公更不高兴。”

  曹丕明白陈群的意思,父亲一定知道自己来铜雀宫了,如果不见他,他肯定会生气,他点点头,“多谢陈中丞的消息,我这就去见父亲。”

  曹丕向台阶上走去,又侍卫替他去禀报了,片刻,侍卫出来道:“魏公令世进去。”

  曹丕稳了一下心神,又整理一下衣冠,这才匆匆走进了内宫,一直来到父亲曹操的官房前。

  “魏公,世来了。”

  “让他进来!”房间里传来曹操不高兴的声音,听得出他心情很不好。

  曹丕只得硬着头皮走进房间,跪下行礼道:“孩儿拜见父亲!”

  ‘啪!’一声,曹操将一份情报狠狠摔在他面前,恼怒万分地斥责道:“看看你手下是怎么做事的!”

  曹丕吓得浑身一哆嗦,头低得更深了,曹操负手在房间里来回踱步,胸膛剧烈起伏,儿曹丕的到来又勾起了他刚刚压制住的怒火,这也是他几年来最恼火的事件,刘璟竟然攻灭了交州,他事先竟然一点也不知情。

  这是一个重大的战略失误事件,交州被攻灭,刘璟统一了南方,却使他陷入被动,现在才月,这就意味着到今年年底或者明年初,汉军将完成备战,从而发动对曹魏的战争。

  当然,曹操并不是为汉军赢得备战时间而生气,而是他们的情报组织无能,这么重大的军事行动居然事先没有一点发现,长安情报点的人都吃屎去了吗?

  曹操每每想到这,就恨得咬牙切齿,自从几年前长安情报点搞到一份平章台的议事记录后,便再也没有任何建树,送来的情报都是一些无关痛痒的小事情,真正的绝密情报一件没有。

  曹操的拳头慢慢捏紧了,他一定要清洗长安情报站,不能再这么糊涂下去。

  想到这,曹操慢慢抑制住了内心的滔天怒火,回到位坐下,他注视儿半晌,才冷冷道:“你起来吧!”

  曹丕慢慢站起身,双膝都跪得有点麻木了,他不敢揉搓,垂手站在一旁,曹操哼了一声道:“你知道我为什么恼火吗?”

  “孩儿知道,是情报不力,汉军攻灭了交州我们才得到消息,孩儿也同样感到震惊。”

  “是陈群告诉你了?”

  “是!”

  曹操脸色稍稍缓和,叹息一声道:“现在才月,不!应该是在上个月,汉军就攻灭刘备,这么神速,刘备的军队竟有如此不堪吗?”

  曹丕感觉父亲语气缓和了,他略略壮气胆道:“父亲,上次交州军北伐,也是在短短时间内被汉军打得落花流水,孩儿觉得,根本原因是交州军不堪一击。”

  “或许有一点这个缘故吧!越向南的军队越是战斗力弱小,不过......交州军是本土作战,拥有人和地利,若交州这么容易被攻灭,当年始皇帝就不会让赵佗率四十万秦军南下,我觉得这里面必有蹊跷,一定要把真正原因找到。”

  “孩儿会派人去专门调查此事,一个月内,一定给父亲回复。”

  曹操摇了摇头,“一个月查不到什么,至少要个月,这件事我不给你期限,但你要放在心上,派最得力的手下去调查。”

  “孩儿明白了。”

  曹操长长吐了一口气,交州被灭,刘备投降,他也无可奈何了,关键是他该怎么应对这个变化,战略该怎么调整?

  沉思片刻,曹操对儿道:“当务之急是要调整长安的情报组织,我觉得我们情报非常无能、软弱,重要的情报什么都搞不到,那个杨添是个只会害人的小人,不准他再管对外情报了。

  曹丕想到杨添绕过自己,擅自越级向上汇报,他也不由暗恨,立刻道:“孩儿马上就换人,不会再让他主管对外情报。”

  曹操又咬牙道:“另外,汉军在邺都的情报点也要给我挖出来,他们是我的心腹之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