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1071章 危局升级

第1071章 危局升级


  、、、、、、、、、、

  合肥大战结束已近两年,随着人口回流,土地复垦,新合肥城建成,淮河南岸一带渐渐开始恢复了生机,但在军事上,汉曹两军依然隔着淮河对峙,四万汉军部署在寿春一线,以刘虎为主将。

  而对岸曹军约两万余人,主将原本是曹真,在曹真升为豫州大都督后,淮北主将之职便由于禁出任。

  汉曹双方以淮河为界,淮北属于谯郡,南面属于淮南郡,两年来双方相安无事,尽管汉军有一支由艘战船组成的水军,控制住了淮河,但汉军也从不登陆北岸,时间久了,民众的惊惧之心也渐渐消除,淮河两岸的渡口变得热闹起来,每天都人来人往,更多是往来两地的商贩。

  这天晚上,谯郡义成县和往常一样早早关闭了城门,城上士兵在来回巡逻,由于淮河的防御线长,曹军只有两万余人,不可能处处布防,只能在一些战略要地部署军队防御。

  义成县也属于战略要地,它正好位于涡水的入淮口,涡水连接谯县和淮河,河宽水深,可以行使千石战船,汉军战船能直接从这里杀入中原,所以曹军在这里驻扎了千人,防御这座战略要城。

  时间渐渐到了更时分,夜色更加深沉,这时一支军队悄悄靠近了义成县,这支汉军约八千人,由大将丁奉率领。

  丁奉在被江东灭亡后,也正式投降了汉军,被刘璟封为中郎将,连城亭侯,和另一员江东降将凌统一起,成为大将刘虎的得力干将。

  丁奉是在距离县城约十里外率军渡过淮河,悄悄靠近了义成县,他率军埋伏在距离东城约数步外的一片树林中,等待着城门开启,早在上午时分,他便派出余名精锐士兵扮作乡农进城卖鱼,准备里应外合,夺取义成县。

  由于双方签署了停战协议,近两年来相安无事,而且义成县也远离寿春,位于防御的边缘地带,守军的警惕性并不高,没有进入战备状态,巡视城头的曹军也不足人。

  东城门上的曹军只有二十余人,负责每天开启和关闭城门,更时分,二十名曹军士兵大多都在沉睡之中,城头上只有两名当值的士兵,他们要在卯时一刻准时开启城门。

  这时,从甬道上走来一队曹军士兵,约余人,为是一名牙将,吓得两名正在聊天的士兵连忙站起身,牙将看了看左右,怒斥道:“怎么只有两人,其他人呢?”

  一名士兵胆怯地指了指城楼,牙将怒道:“竟敢半夜睡觉,给我统统绑起来!”

  余士兵冲进了城楼内,将正在熟睡中的曹军统统绑了起来,二十几名曹军士兵跪在地上,双手被反绑,他们茫然不知所措,什么时候有规定不准夜里睡觉?

  牙将重重哼了一声,“天亮后再处置你们!”

  他命人用麻布将二十几名曹军士兵堵住口,全部关在城楼内,这时他们才露出了本来的面目,竟然是汉军改扮,他们开启了城门,并在城头点燃一堆火。

  远处丁奉看见了城头上的信号,心中大喜,立刻喝令道:“杀进城去!”

  八千汉军士兵从树林里冲了出来,在丁奉的率领下,直接冲进了义成县,驻扎在城内的千曹军几乎还没有反应过来,便成为了汉军的战俘。

  丁奉随即释放余名战俘,令他们回曹军主力驻扎的下蔡县报告消息。

  就在汉军攻占义成县的同时,从合肥过来的数艘千石战船也出现在淮河内,向北岸威压,南岸的汉军进入了战争状态,万汉军全部动员起来。

  汉军异动使对岸的曹军也紧张起来,对面汉军的威胁,于禁也紧急下令全军进入战争状态,与此同时,义成县被汉军攻占,千守军被俘的消息也传到了下蔡,于禁这才意识到情况严重,他立刻发八里加急军报,派人紧急赶赴许都汇报。

  ........

  并不仅仅是淮河的形势突变,在并州,两万汉军渡过黄河,杀进河东郡,河东郡守军被迫北撤,汉军占领了河东郡,并州的形势也变得危急起来。

  并州和淮北的消息几乎是同时到达许都,这时距离双方第一谈判才仅仅过去十天,形势便发生急变,使曹操的压力剧增。

  大堂内,曹操负手来回踱步,淮北和并州出现的危局使他既恼火又担心,连他也没有想到,曹军的防御竟然如此脆弱,竟然被汉军轻易突破了,他才意识到刘璟引发这次南阳冲突的真正用意,其实就是在试探曹军的防御。

  南阳、寿春、河东线同时出现了危机,这分明就是汉军将来攻曹的预演,一次小小的试探,便使曹军薄弱的防御显露无遗。

  但现在曹操最担心的是,一旦刘璟发现曹军防御薄弱,会不会将试探演变成真正的进攻,曹操心中也有点懊悔,早知道上一次就应该接受刘璟的条件,尽快平息南阳冲突,而不是让冲突升级。

  这时,有侍卫在门口禀报:“魏公,军师求见!”

  曹操对程昱也有一点意见,他相信程昱应该想得到局势会恶化,那么他为什么不提醒自己,不劝说自己尽快平息冲突,作为一个军师,程昱这次做得并不令人满意。

  “请他进来!”

  曹操叹息一声,克制住内心的焦急,又坐回位,很快,程昱匆匆进来,跪下行一礼,“拜见魏公!”

  “仲德,形势不妙啊!汉军在前几天已攻占了河东郡和淮北义成县,汉军艘战船已进入涡水,随时会向谯郡进攻,并州那边也形势危急,据说赵云已经出现在河东郡。”

  曹操将两份紧急军报递给了程昱,眼中的焦虑已经难以掩饰,程昱倒是冷静,这些情况仿佛都在他的意料之中,他看了看两份军报,对曹操道:“请魏公放心,微臣相信这还是刘璟再向魏公施压,现在他们也没有准备好大举进攻魏国,这应该是一种试探,微臣相信他们会撤军。”

  “可就算撤军,我也必须要答应他们的条件。”

  曹操很无奈,这场冲突引发邺都米价暴涨了倍,民怨沸腾,这令他始料不及,他心中有点懊悔,这件事不该拖得久。

  另一方面,曹操已经令曹真查清了真相,确实是由乐群之强夺蔡家商队引发,乐弈还将人和货物藏在襄城县,曹操震怒,罢免了乐群的官职,并将乐弈收监,现在曹操已经有心答应刘璟的条件,但面上却有点过不去了。

  程昱很清楚曹操的心态,他微微一笑道:“魏公不必担心刘璟那边,他毕竟使魏公之婿,他会维持面上的翁婿之情,不会增加什么条件,不过我觉得汉军的试探对我们未必是坏事,让我们也看到了自己的薄弱,只要接下来的时间内,魏公要加强改进薄弱环节,待战争真正爆发时,才能从容应对。”

  曹操点点头,“仲德说得对,从这一点来看,汉军的试探进攻确实是好事,坦率地说,我也没有想到我们的防御这么薄弱。”

  曹操已经明白程昱为什么不劝说自己了,他也想看一看,曹军的防御究竟如何,程昱看得确实比自己透彻,想到这,曹操又道:“能不能烦请仲德替我走一趟宛城,替我结束这次危急。”

  程昱深施一礼,“愿为魏公分忧!”

  .......

  叶城,刘璟抵达这座南阳郡东大门已经两天了,此时刘璟站在北城头上,凝视着远方渐渐落下的夕阳,夕阳如一只巨大的火球,在云层渐渐坠落,万道霞光从云层中透出,将整个大地染了金红之色。

  刘璟已经很久没有注意到夕阳落山了,此时他忽然觉得夕阳竟是如此之壮美,令他心中感慨万千,就在刘璟身后,蔡进默默站立着,他心中却十分慌乱,根本没有注意到夕阳之美,他是被刘璟找来,却不知汉王为何事找他?

  “我第一次来荆州时,在穰山也看到了这样的夕阳。”

  刘璟的声音很低沉,充满了对往事的怀念,“现在我再次看到这样的夕阳,和当年并无两样,可时间却过去了近二十年。”

  “二十年后,殿下看到的夕阳还是一样。”蔡家在身后小心地回答道。

  刘璟点点头,转身笑道:“义夫说得不错,人应该面向未来,而不应该总沉湎于过去。”

  “卑职是无心之言。”

  刘璟便不再提夕阳,又问他道:“现在蔡家如何?”

  蔡进叹了口气,“蔡家越来越沉沦,放弃了家和武馆,热衷于商业,再这些滑下去,不出五年,蔡家将成为荆州第一大商贾,有钱是有钱了,但世家的名声却毁在这一代人的手中。”

  “那义夫有什么打算呢?”刘璟又笑问道。

  “我?”

  蔡进沉思片刻,鼓足勇气道:“我准备在南阳郡另建蔡氏家族,有几房家族支持我,不知殿下是否支持?”

  “这种事怎么能问我。”刘璟笑了笑道:“不过一个人总是要有点理想,如果义夫决定了自己的道,就应该坚持,毕竟人生短,有些事情不能过于犹豫。”

  蔡进默默点头,这件事他已考虑了两年,是该下定决心了。

  ..........

  两天后,刘璟在叶县接见了曹操的全权使者程昱,这一次双方都有了默契,当程昱将被抓捕的蔡家商队及货物归还,并奉上了乐弈的人头,双方和谈的诚意便建立起来。

  程昱完全接受了刘璟之前提出的两个条件,承诺鼓励双方贸易,不再设置任何障碍,与此同时,刘璟也答应撤出所占领的城池,恢复到双方冲突前的界线。

  由此,一次因偶然冲突而引发的曹汉严重对立事件终于得到了解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