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1084章 各寻出路 下

第1084章 各寻出路 下


  、、、、、、、、、、

  米应吓得差点瘫软倒地,他以为遇到了盗匪,这两天治安不好,他也听说这两天治安不好,便想赶快回宫,就怕遇到匪人,没想到他怕什么就来什么。

  米应战战兢兢回头望去,只见身后站着两名黑衣大汉,目光凌厉地盯着他,米应忽然想起,他出宫时好像就看见这两人了,难道他们一直盯着自己吗?

  “两位壮士.。有什么事吗?”米应声音哆嗦着问道。

  “你可是宫中的宦官?”一人冷冷问道。

  米应心中顿时升起一线希望,真正的盗匪可不会这样问自己,他们抢钱就走,还管自己是什么身份?他连连点头,“我正是!”

  “那就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米应大惊,“要去哪里?”

  “不远,跟我们走就是了。”

  两名黑衣人一左一右夹着他,用黑布蒙住了他的双眼,挟持着米应向不远处一条小巷走去,穿过小巷,来到西门附近的另一条街上,再进入一条小巷,很快便来到一扇大门前。

  米应感觉有刀顶着自己腰,他一都不敢吭声,直到此时,他才偷偷从蒙眼缝隙里抬头看了一眼,隐隐看见牌匾上写着‘酒馆’两个字,原来这里是一座酒馆。

  但两名黑衣人并没有走正门,而是从旁门进了酒馆后院,一直将他带进一间没有窗户的小屋前,解开他的蒙眼布,将他推了进去。

  房间里灯火通明,两边各站着两名黑衣大汉,中间坐着一名黑瘦男,约五十余人,米应忽然觉得此人有点眼熟,他细一想,猛地想起来了,指着男惊讶道:“你是.。李参军!”

  此人正是李孚,他的人一直盯着邺宫,准备抓一名宦官回来,没想到阴差阳错,将米应抓了回来,李孚见对方居然认识自己,他也打量一下,忽然大笑起来,“真是天意啊!既然把米总管给请来了。”

  当年米应作为刘协的使者出使襄阳,正是李孚替他安排的线,所以两人认识,米应忽然明白过来,他是被汉军抓住了,他吓得腿一软,跪倒在地,“求李参军饶命!”

  李孚摆摆手,让手下退下,这才对他冷冷道:“当年你可是答应过为汉王殿下效命,最后居然没有了消息,你也知道自己有罪吗?”

  米应吓得眼泪鼻涕齐流,哀求道:“我没有忘记,只是我不知道怎么为殿下效力,所以这些年我都是懵懵懂懂过来。”

  米应不敢说他曾为曹操效命,出卖了伏皇后,虽然最后曹操也一脚将他踢开,不再用他,但伏皇后之事却一直是他的心病,不过李孚也不知道这桩宫案是米应在暗中捣鬼,他也想起,自己确实也没有找过米应,也难怪他没有效力,根本没有任务,怎么效力?

  李孚的语气也和缓了很多,摆手道:“米总管请坐吧!”

  米应感觉到了李孚语气变化,还居然让自己坐下,他心中暗呼侥幸,便战战兢兢坐了下来,李孚是得到了长安的命令,令他详细了解现在天刘协的近况。

  由于曹操严禁官员去见刘协,刘协实际上就是变相被软禁了,从外人口中根本无从得知他的情况,李孚只能打宫中宦官的主意,这两天他一直派人埋伏在宫外,伺机抓一名宦官回来,没想到抓到之人竟然是米应,也真是天意了。

  李孚心情大好,便笑眯眯问道:“米总管近况如何?”

  米应叹息一声,“我虽然名义上还是总管,但实际上连个大宦官都不如,带名手下,专门负责给宫中清理秽物,说起来都让人伤心。”

  李孚也有点惊讶,不解问道:“米总管怎么落魄到如此地步?”

  米应咬牙道:“都是那个无情无义的瘟人,我伺候他近二十年,如今老了,却被他像狗一样的一脚踢开。”

  李孚也听说过米应和天刘协有暧昧关系,如今这个米应果然没有当年的俊俏了,只剩一身肥肉,脸上浮肿得像猪一样,难怪刘协开始厌恶他。

  李孚点点头,“那现在如果汉王殿下要用你,你还愿意效力吗?”

  米应跪倒在地,他激动得都快哭出声来,“愿意,我怎么会不愿意。”

  李孚笑了笑,让他坐下,又问他道:“你可以随意出宫吗?”

  米应摇摇头,“只有厨可以出宫买食材,我和厨的关系好,今天他生病,我便戴了他的铜牌,替他出宫。”

  “夜里出宫做什么?”李孚何等老辣,一下便听出对方话中的语病。

  米应呆了一下,他低下头,只得实话实说道:“不瞒李参军,我是出来卖烛台,我被宫中人骗赌,欠债累累,无奈之下,我只得偷宫中的物什出来卖钱,明天是结息之日,若不还利息,就要被宫中恶奴打死,可我现在只有五钱,明天我怎么办?”

  说到伤心处,米应几乎要哭了起来,李孚听得匪夷所思,半响,他感慨道:“天之宫,竟然落魄到这个地步了?”

  “什么天,早没有人把他当天看待了,若不是两个曹贵人,他恐怕连饭都吃不饱,我们私下里都叫他瘟人、废物,天下人谁不知道真正的汉室天在长安。”

  “那刘协也是这样认为吗?”

  “他?”米应冷笑一声,“他恐怕恨不得要剥了汉王的皮,吃尽汉王之肉。”

  “你正胡说什么?”李孚不悦地呵斥道。

  米应这才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把刘协的原话引用出来,吓得他又跪倒在地,连连磕头求饶。

  李孚也知道他是无心之过,便对他道:“我或许可以帮你一把,但你必须要为汉王效力,我要你做什么,你不得有半点推迟,否则,我会将你千刀万剐!”

  米应又是害怕,又是感激,眼泪鼻涕齐流,只砰砰磕头,李孚令道:“拿五十两黄金来!”

  米应一呆,五十两黄金在邺都可值五万钱,他虽然很想要,但他知道,这么多黄金拿进宫去,必然会被那帮恶奴全部抢走,他低声道:“只要五两就够了。”

  李孚很诧异地看了他一眼,一向贪财的米宦官居然客气起来了,李孚笑道:“你可以用黄金买通一些人,为你以后执行任务方便,如果不够,我会再给你。”

  “是!我明白了。”这时,米应忽然心念一转,他想到可以把黄金藏在那里了。

  .........

  钟繇的书房内,钟繇和陈群正对坐饮酒,小桌上摆了几盘小菜,旁边铜酒樽里温了两瓶酒,目前魏国依然在执行禁酒令,只是没有从前严厉了,很多高官都在家中饮酒。

  钟繇府中也藏了十几瓶好酒,难得今天拿出来痛饮,陈群是荀彧之婿,虽然他不是曹植的派系,但他本人比较偏向曹植,正是在他的劝说之下,曹操才决定将曹植调回邺都,这件事使曹丕对他恨之入骨。

  曹操的病重让陈群的心情也不好,今晚多喝了几杯酒,他便有些失态了,他端起杯酒一饮而尽,酒意熏熏道:“没想到魏公竟然病弱如此,我今天悄悄问了铜雀宫的御医,虽然他千般不肯,但最后拗不过我,只得向我暗示,魏公前次身体恢复,并非真正康复,只是一种回光返照,这次魏公再次苍老,时日恐怕已不久了。”

  钟繇一惊,连忙问道:“这个‘不久’是指几时?”

  “说不清楚,但我个人推断,最多也就一年吧!”

  两人都不再说话,他们想到都是同一件事,一旦魏公去世,曹丕继位,他们会有好下场吗?这时,陈群叹口气问道:“钟公,你觉得公还有上位机会吗?”

  钟繇摇摇头,“如果魏公身体康健,或许他还有希望,但魏公身体苍弱如斯,朝不保夕,他是绝不会再考虑立新继承人了,就算他再喜欢公,也不会做动摇国本之事。”

  陈群默然无语,钟繇和荀攸是生死至交,和陈群的父亲陈纪交情也深,而陈群又是荀家之婿,正是这两层关系,使钟繇对陈群尤其关心。

  钟繇明白陈群的担忧,他是御史中丞,手中权势重,一旦曹丕上位,第一个就要对陈群下手,沉吟片刻,钟繇缓缓道:“今晚我请贤侄过来饮酒,其实我是想借这个机会劝贤侄去汉国入仕,参与光复汉室大业,也不辱没祖宗。”

  或许是陈群多喝了几杯,他竟脱口而出,“钟公为何不仕汉?”

  说完,他又自知失言,连忙道歉,“陈群酒喝多了,口不择言,钟公勿怪!”

  钟繇微微叹息,“实不相瞒贤侄,我去年出使交州,回来时专门去了汉国,和汉王深谈,他曾许我中书令之职,为相国之。”

  陈群愕然,刘璟竟如此看重钟繇,他又急问道:“那钟公又为何拒绝?”

  “人情难却啊!”

  钟繇苦笑道:“我当时是使者身份,怎能答应?回来后,曹丕指使杨添弹劾我私通汉国,还找到了人证,我确实说不清楚,如果魏公较真,完全可以判我私通汉国,这样倒也就罢了,偏偏魏公压下了弹劾,不予理睬,公开说,元常绝不负我!如此,我怎能再背叛他去汉国?”

  陈群也慨然叹道:“如此,却误了钟公的前程。”

  “两国相争,没有什么误与不误,魏国也不差,只是世继位后要铲除异己,我们难逃罗网,我还稍好,他不敢做得过分,但贤侄就难说了,所以我劝贤侄早谋退,不要冤死狱中。”

  陈群知道钟繇说得对,他这两年也反复考虑过,他多次出使汉国,刘璟对他为看重,尤其希望他来主持新汉律的制订,陈群怎么能不动心,但他和钟繇一样,也感曹操厚待之恩,不忍背叛。

  但现在眼看魏公时日不多,他的危险也一天天临近,尤其今天曹丕对他的冷淡,使他感到一阵阵寒意,留给他的时间也不多了,如果今晚钟繇不劝他,他或许还犹豫不决,但正是钟繇的一番劝说,使他终于下定了决心,连钟繇都劝他走,他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他缓缓点头,“钟公说得对,我是该有所作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