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1092章 攻城血战

第1092章 攻城血战


  、、、、、、、、、、

  但当天色大亮后,徐晃便明白了汉军在一夜之间填平壕沟的秘密了,他终于发现四步外出现了十几座小石墙,他便猜到了原因。

  很简单,汉军趁夜间掩护挖掘了十几条地道,这些地道直通壕沟,而入口则在投射机的射程之外,就算被曹军发现,也无法重击汉军,汉军便通过地道运送泥袋,一夜之间便填平了两条壕沟。

  徐晃的猜测完全正确,这正是法正的地道之计,先在营中打井,探明地下水位,然后在一丈深的地下挖掘地道,最终填平了壕沟。

  随着壕沟被填平,汉军进攻不再有阻碍,赵云命令大将关兴和张苞各率一万军队,发动对函谷关全面进攻。

  函谷关上空的朝阳射出万道金光,汉军大营前的旷野里,两万汉军已列队就绪,杀气腾腾,等待着进攻的命令。

  在队伍之中,巨大的巢车、云梯和棚车随时发动,城头上,八千曹军和五十部重型投石机和五部床弩也已准备迎战,双方剑拔弩张,大战一触即发。

  赵云战刀一挥,喝令道:“出击!”

  ‘咚!咚!咚!’

  激烈的战鼓声骤然敲响,两一万汉军士兵如狂潮奔腾,向函谷关掩杀而来,拉开了汉军的全面攻城之战。

  或许这只是第一次进攻,但绝不是试探进攻,而是正式进攻,在汉军两军多年的战争中,彼此间早已熟悉对方的套,不需再试探。

  汉军早已清楚曹军的防御套,远以投石机和床弩,而近以弓箭防御,再近就是滚木礌石。

  尤其汉军之前已探到了消息,在洛阳还有一万余守军,那就是意味着曹军不会死守函谷关,如果守城不利他们就会后撤洛阳。

  正是这个原因,汉军一开始便全力以赴进攻,汉军士气如虹,有了这五万大军的底气,他们便可以集中兵力,将曹军的关隘城池一一攻克。

  这时长安又传来消息,蒲津关的五万汉军也开始对河东郡曹军发动了进攻,寿春方面也有了进攻的迹象。

  也就是说,汉军已经从并州、洛阳、南阳、寿春四个方向同时发动了对曹军的进攻,这便给赵云带来很大的压力,他必须要最快速拿下函谷关,将曹军逼入洛阳,汉军的关键战略才能实施。

  正是长安传来的消息的令赵云下定了决心,要不惜一切代价,以最快速夺取函谷关。

  在轰隆隆进攻的鼓声中,汉军两万大军分为四个方阵,一起向关城前沿推进,人数密集,从高处望去,黑色的汉军军密密麻麻,如蚁群一般,将函谷关外的大地覆盖住了。

  “前进!”在鼓声中,汉军大将张苞高声呐喊。

  “杀啊!”

  在滚雷般的呐喊声中,汉军大军如排山倒海般地向函谷关推进,这一次汉军军使用了很多攻城武器。

  先是巢车和云梯,这是汉军攻城的主力武器,这些重型武器都是拆散后从关中运来,又临时拼装而成,巢车和云梯下面都装有巨大的木轮被汉军士兵推动着前进。

  其次是斗车,这是汉军抵御投石机巨石冲击的传统防御武器,所谓斗车就是一种用粗木搭成的架,上面覆盖了数层牛皮,牛皮涂上厚厚的油脂,滑腻无比,又有一定的斜角。

  当巨石砸上牛皮,则容易被卸力滑飞,尽管不是每一块巨石都能防御住,但至少可以防御住四成的巨石飞射。

  一架斗宽丈,长五丈,下面装有木轮,可以缓缓推行,而下面则躲藏了四名汉军士兵。

  在战鼓声中,汉军进攻阵型一步步向前推进,巢车、皮斗、云梯以及浩浩荡荡的汉军士兵汇成了一道壮观的黑色大潮向城池奔涌而来。

  城头上,曹军已经准备就绪,多达五十架重型投石机吱嘎嘎地拉开了,皮兜里放上了一块十斤重的巨石,每一架投石机需要一人来拉拽,曹军无法分出这么多兵力,便从弘农郡各县征来千民夫补充拉拽投石机。

  汉军大军越来越近,已经进入了四步线,如果是两人的超大型投石机便可以投射了,但函谷关的投石机略小,射程只有步远。

  负责指挥投石机的曹军大将名叫霍宁,是徐晃同乡,跟随徐晃近二十年,南征北战,一步步升为校尉,合肥大战时,就是他率军伏击赵俨之军,最终使汉军在六安县遭遇惨败。

  主将徐晃注视着汉军的进攻浪潮一步步迫近城池,前军锋头已至四步了,徐晃下达了射击命令,先是床弩射出,五支四尺长的铁箭和无数密集的小箭一齐射向汉军大军。

  冲在前方的汉军一阵人仰马翻,数名汉军士兵被射倒,强烈的射击**诱惑着霍宁,他低声提醒徐晃,“将军,火球可以发射了!”

  但徐晃始终没有松口,使霍宁手中的红旗无法挥下,红旗不挥下,五十名投石机指挥手便不敢下达射击的命令。

  步,汉军终于进入了投石机的射程,徐晃点点头,霍宁手中的红旗终于挥下了,“射!”五十名曹军指挥手几乎是同时嘶声大喊。

  重型投石机发动了,五十根长长的抛杆挥出,将五十块巨大的石头向汉军大阵中砸去,巨石发出尖利的呼啸声,在空中翻滚,迅疾无匹地出现在汉军军的头顶,汉军士兵一阵大喊,纷纷向两边躲闪,或者躲到斗车后面。

  ‘轰!’的一声闷响,巨石砸下,尘土飞扬,几名汉军士兵躲闪不及,被砸成了肉酱,强大的冲击力使巨石继续翻滚,直冲进汉军士兵群中,顿时惨叫声一片,十几名士兵被撞死,血水四溅,整颗巨石被染成了红色。

  又是一声巨响,一块巨石砸中了斗车,‘嘭’的一声震响,牛皮上的滑腻使磨去了棱角的巨石无法打实,滑飞出去二十余步,这一块巨石没有达到效果。

  但并不是每一部斗车都能承受巨石冲击,这取决于石块本身的光滑程,如果石块粗糙毛棱,那斗斗就很难发挥效果。

  又是一声闷响,伴随着支架的碎裂声,一架斗车被砸塌了,数名藏身皮斗下的汉军士兵跌跌撞撞爬出,不少人被倒塌的木柱砸伤,在斗车下痛苦呻吟。

  第二轮投石机再次发射,五十块巨石在空中翻滚,呼啸着砸来,砸得汉军士兵人仰马翻,血肉横飞,斗车破碎,云梯折断,紧接着第轮、第四轮.....

  每一轮投石发射便有数人伤亡,尽管投石机威力巨大,但毕竟数量少,无法形成巨大的杀伤力,一万余名汉军大军已经奔涌到了城下,城上曹军万箭齐发,箭如冰雹急雨,铺天盖地向汉军士兵射去。

  汉军士兵举盾相迎,不断有人中箭惨死,在箭雨中,几千汉军士兵推动数十部巨大的云梯靠近城墙,形成了二十几处攻城点,一架架数丈高的攻城梯搭上了城头,一群群凶悍的汉军兵冲上梯,开始向上攀爬。

  曹军的箭雨斜射而至,滚木礌石迎头砸下,一串串汉军士兵惨叫着从楼梯上摔下,身上被箭射中,头颅被砸碎,城墙下死尸堆积如山,紧接着又有汉军士兵疯狂地攀上楼梯,不顾一切向上冲锋。

  这时,汉军大营中再次鼓声大作,又有五千名汉军弓骑兵飞驰而至,尘土飞扬,他们是用最快的速穿过两步到步这一段巨石和床弩的射程区。

  巨石呼啸而至,将骑兵砸翻,床弩之箭强劲快疾,铁箭能射穿骑兵身体,战马惨嘶,士兵翻滚,大石下,到处是惨不忍睹的尸体和血浆。

  此刻,汉军军已投入了两万五千名攻城士兵,城池攻防战进入了最白热化的阶段。

  ........

  和汉军血战函谷关不同,汉军在并州一线的战斗却稍显轻松,在去年汉军攻克离石县、占领西河全郡后,曹军被迫在并州进行战略收缩,驻扎在河东郡的万军队不得不东撤到上党郡,和原郡连为一体,成为邺都的第一道西线防线。

  这个时候,土地和人口已经不是那么重要,而构筑对汉军的防御线才是当务之急,河东郡和原郡之间隔着平阳郡和上党郡,一旦汉军从西河郡向东进军,原和河东就会面临被各个击破的风险。

  在曹军无法再增兵的情况下,只能收缩防线,将五万曹军主力集中放在上党郡和原郡上,只要守住这两个郡,汉军就难以突破行天险。

  正是出于这种考虑,曹军实际上便放弃了河东郡和平阳郡,当大将关羽,军师诸葛亮率领五万汉军从蒲津关杀入河东郡后,守卫河东郡的五千军队不战而溃,迅速向上党郡撤退。

  关羽和诸葛亮并没有再继续向北进军,而是巩固对河东郡的占领,按照汉王刘璟的战略部署,关羽令关平为后援,大将吴兰和冷苞率一万步骑兵向东进发,天后,汉军攻克王屋山脉的箕关和轵关,大军挺进河内郡,向西南方向的孟津渡杀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