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1095章 猎熊战局

第1095章 猎熊战局


  、、、、、、、、、、

  汉军占领了函谷关内,并没有继续向洛阳进攻,赵云令副将吴懿率一万五千军队守函谷关和宜阳一线,防止洛阳曹军反扑弘农郡,他则率领万汉军调头向南,向许昌方向杀去。

  这便是刘璟的中原战略,并不是要攻打洛阳,也不是要攻取徐州,而是要集中军队力量,拿下许昌,早在去年南阳试探进攻中,其实就已经隐隐暴露出了刘璟的企图,夺取许昌。

  这是刘璟在两年前便制订的战略,那时曹军内部权斗使支持曹植的夏侯氏失败,夏侯惇被免去了豫州都督一职,而由曹真取代他进驻许昌,这便使刘璟看到了机会。

  曹真无论资历、经验和统帅力都远不能和夏侯惇相比,刘璟曾在合肥与曹真较量,知道他的能力,由他来镇守许昌,无疑是将许昌送给汉国。

  尤其是曹真重用乐群这种贪婪财富之将,更让刘璟下定决心先从许昌破局,但许昌毕竟是曹魏的南都,对曹魏意义重大,一旦汉军攻打许昌,曹军必然会赶来救援。

  正是考虑到这一点,刘璟便决定先打外围两个救援点,一个是徐州,另一个便是洛阳,对付徐州比较简单,他利用张礼的弱点,策反这员大将,使两万汉军能进驻城父县,这就如同在曹仁的眼皮下打进了一根楔,便牵制住了徐州的军队,使曹仁无法去救援许昌。

  其次是洛阳,攻下函谷关,对洛阳西面形成威胁,牵制住徐晃南下救援许昌,而另一颗重要棋便是吴兰和冷苞的一万军队,他们进攻河内郡,占领孟津渡,负责拦截邺郡南下的援军。

  从表面上看,汉军是各点出击,河东、洛阳、南阳、寿春,但透过现象看本质,就会发现,汉军最终矛指许昌。

  当然,曹操方面也有高明人物,比如程昱、钟繇等人,所以刘璟就必须以最快的速完成战略包围,利用交通、消息相对迟缓的机会,在曹操来不及部署前,一举夺下许昌,一旦完成了外围的部署,许昌便成为了汉军的盘中之餐,七万汉军将会猎许昌这头中原之熊。

  赵云的万大军在攻克函谷关的次日,便疾速向南赶去,从洛阳南下许昌,主要有两条线,一条是主道,从洛阳到成皋、新郑后南下,这是平原线,也是中原地区最重要的官道。

  而另一条线便是襄城线,从宜阳、新城到梁县,最后沿汝水直达襄城,在向北转道许昌,这条线稍微次要,属于偏,但赵云率领汉军走的正是这条襄城线。

  清晨,天色还没有大亮,浓厚如白乳般的雾气笼罩在汝水和周围的山地之上,这里是梁县和襄城之间的丘陵山区,汝水如一条玉带般在一座座低缓的山峦间蜿蜒流淌。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打破了清晨的宁静,鸟雀惊飞,远处的官道上出现了余名汉军骑兵,战马在官道上疾奔,马蹄翻飞,泥浆四溅,“驾!驾!”士兵不断催促战马,余骑兵如一阵风似的消失在远方。

  又过了片刻,大地开始震动起来,闷雷般声响在山谷间回荡,宽阔的汝水河面上也泛起一圈圈涟漪,很快,远处出现了一支黑压压的骑兵队伍,但不再是余人,而是数千人,甚至上万骑兵,他们的速并不快,没有纵马疾奔,但也不慢,一骑接着一骑,连绵不绝。

  这是由骑兵主将庞德率领的八千骑兵,庞德并没有参加攻打函谷关的战斗,而是在函谷关外等待南下的命令,他的任务是以骑兵的速,截断襄城和许昌之间的联系。

  这也是会猎许昌棋局中其重要的一步,目前许昌有万驻军,由于南阳的汉军已经开始攻打昆阳,许昌的曹军也随之南下,两万重军部署在襄城和昆阳一线,许昌反而是后方,只有一万军队驻守。

  在赵云在攻克函谷关后,庞德的八千骑兵就必须以掩耳不及迅雷之势南下,截断襄城曹军的退,使襄城和昆阳的曹军来不及退回许昌,这样一来,许昌便只有一万守军,由赵云负责攻破许昌。

  而襄城和昆阳的曹军则由聘的南阳军队围剿,庞德的骑兵将配合聘,将襄城曹军一举歼灭,这是为高明的一步棋,其中关键就在于快速,在曹军还没有意识到汉军的真正目的时,汉军就已经完成了对许昌的包围。

  庞德在骑兵队的中间,他看了看天色,已经快到黄昏时分,他喝令道:“传令全军加快速,天黑之前必须赶到襄城!”

  八千骑兵加快了行军速,此时他们离襄城已不到十里,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曹军巡哨的踪迹,看得出,曹军并没有意识到汉军会从洛阳突然杀至。

  ...

  襄城县也就是今天的平顶山,位于许昌的西南方向,距离许昌约八十里,而再向南走四十余里便是曹军的最前沿防御点—昆阳县。

  襄城县是一座大县,城池宽阔,但它并不是战略要地,军事意义不大,所以县城虽然占地广阔,但并不算高大坚固,城高只有两丈,城门也显得比较破旧了。

  不过襄城最近一两年却成了前敌重镇昆阳县的后勤中转重地,县城内囤积了八万石军粮和大量的军用物资,目前城内有驻军五千人,由一名校尉统领。

  夜晚,城头上的曹军士兵在来回巡逻,由于数万南阳汉军已经越过边界,对昆阳县发动了进攻,战争爆发,襄城县的曹军也格外紧张,将夜间巡防的士兵增加了一倍,由五人巡防变为一千人巡防。

  但不管曹军怎么重视防御,他们的关注方向都在南面的昆阳县,没有任何人想得到,汉军会从身后杀来。

  南城头,曹军校尉韩清正扶着城垛凝视着南方,他很担心昆阳县能否守得住,也担心曹军这次能否顶住汉军的进攻。

  韩清只能算一名中级军官,以他的地位,他不可能知道汉军已经在洛阳发动进攻,他的消息只能局限于南阳一线,他只知道汉军出兵近五万人进攻昆阳,声势浩大。

  不过让韩清有些疑惑的是,自从七天前南阳汉军对昆阳县发动攻势以来,似乎有点雷声大雨点小,尽管汉军出兵五万,但攻打昆阳却并不尽力,七天来只发动了两次攻城战,这让韩清思不得其解,汉军为什么不尽力攻打昆阳,只是驻兵造势,难道他们是在等待什么吗?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阵马蹄声,一队巡哨曹军骑兵由远而近,奔至城下大喊:“韩将军可在?”

  “我在,发生了什么事?”韩清探头高声问道。

  “启禀将军,我们发现一支汉军骑兵斥候,约余人,在我们的北城之外。”

  韩清一怔,汉军斥候骑兵怎么会到北城外,难道汉军要偷袭襄城吗?韩清心中顿时紧张起来,襄城囤积了大量的粮食军资,一旦汉军真的偷袭襄阳,后果简直不堪设想,他必须要弄清汉军的真实意图。

  他又高声问道:“这支汉军骑兵斥候现在可在?”

  “回禀将军,现在还在北城外一带观察地形。”

  韩清有点不放心,从许昌过来的运粮队正在前往襄城的途中,半可别出什么意外,他立刻回头吩咐一名牙将道:“你可率一千弟兄去接应粮队,务必要小心!”

  “遵令!”

  牙将快步下了城池,片刻,北城门开启,一支千余人曹军疾奔而出,沿官道向北奔去。

  ...

  就在韩清派出手下去抓捕汉军斥候的同时,一支运粮曹军队伍正在十里外的官道上快速向襄城而来,这支运粮队由两千辆木牛组成,运载一万石粮食。

  汉军发明的木牛早已传遍了天下,曹军也制造了上万辆,专门用于运输军粮,从许昌到襄城主要以平原为主,非常适合用木牛运输粮食。

  由于汉军大举进攻昆阳县,使昆襄一线的局势骤然紧张,曹真紧急下令再向襄城运输两万石粮食,使襄阳的囤粮达到十万石,以保证主力曹军的粮食供给。

  而这支连夜赶的曹军运粮队,正是曹真向襄城派出的两支运粮队之一,运粮队由千人组成,其中两千人推动木牛粮车,另外一千士兵则在两边护卫粮队,他们从昨天中午出发,即将抵达襄城,尽管夜已很深,但运粮队并没有休息,准备一口气赶去襄城后再好好休息。

  两千辆排成四队,在宽阔平坦的宽道上浩浩荡荡行军,月色清朗,将银晖撒满了大地,使道变成格外清晰,道两边是大片的农田和树林,远处则是一片低矮的丘陵。

  运粮曹军无声无息的快速行走,但也并不紧张,这里是后方,不会有敌军出现,但就在他们经过一片树林时,树林内突然响起了一阵梆声,紧接着乱箭齐发,密集的箭矢射向正在官道上行军的粮队。

  曹军粮队措不及防,护卫粮队的士兵纷纷中箭倒下,惨叫声响成一片,官道上的粮车顿时乱成一团,为曹军大将拼命大喊:“不要慌乱,列队防御!”

  就在这时,从树林内冲出大队骑兵,他们已收起弓箭,挥舞长矛杀向官道上的曹军粮队,而另一边也杀来一支汉军骑兵,左右夹击,顿时冲垮了还没有组织起来的曹军防御线。

  竟然是骑兵,曹军士兵吓得胆寒心战,纷纷掉头逃跑,但汉军骑兵从四面八方杀来,使曹军士兵无处可逃,只得纷纷跪地投降。

  汉军拿下这支运粮队几乎毫无悬念,只用了一刻钟,千曹军几乎全部投降了汉军,粮食也成为了汉军骑兵的补给。

  就在这时,一名斥候骑兵飞奔而至,在马上向庞德抱拳禀报:“启禀将军,南方发现一支曹军,约千余人,似乎是来接应粮队。”

  庞德冷笑一声,喝令道:“正面迎战,包围全歼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