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1098章 亲临许昌

第1098章 亲临许昌


  、、、、、、、、、、

  程昱凝视着桌上的地图,半晌道:“我们应该面对现实,刘璟谋许都已久,早已布下大网,现在他已到了收网时刻,就算我们连夜出兵去救援许都,也来不及了,许都必失无疑。”

  曹丕脸色苍白,许都是他们兴盛之地,一旦许都丢失,对整个曹魏的打击大,后果恐怕不堪设想,尤其会引发夏侯惇的强烈反弹,自己又压不住他,结果会怎样,曹丕简直不敢再想下去。

  程昱叹息一声,“没有谁愿意面对这个结果,但如果我们一直沉浸在失去许都的哀痛中,我们还会遭遇更大的打击。”

  曹丕一惊,“军师所指何意?”

  “很简单,刘璟布局从来都是环环相扣,不动则已,一动则牵发全身,夺取许都只是他的第一步罢了,很快他的第二步就会实施,若世不做好准备,我们很快又会面临今天素手无策的窘境。”

  “军师认为刘璟的第二个目标会是哪里?”

  程昱缓缓道:“我认为他的第二个目标可能是徐州,夺取徐州,徐豫一体,整个中原就被汉军拿下了,这是最佳的战略,刘璟虽然战术多变,但战略却从不会走偏锋,而且从一些蛛丝马迹也可以推断出,比如在月时他视察了寿春和淮河,而他却从来没有去视察过蒲津关和潼关,由此可见他对寿春一线的重视。”

  “军师的建议是,要增兵徐州吗?”

  程昱点点头,“可以派张辽率幽州军去增援,也可以派曹休率青州军南下增援,两个方案都不错,殿下可以全盘考虑。”

  停一下,程昱又肃然道:“我们危机不在汉军,而在于内部,世不觉得我们现在很被动吗?”

  曹丕能理解程昱的意思,这次汉军大举进攻曹魏,他们确实很被动,尽管他们之前已经做了很多战备,但不知为什么,在汉军进攻之时,他们仿佛什么都没有准备一样,处处被动,这让曹丕也觉得有些奇怪。

  “军师觉得是什么缘故呢?”

  程昱叹息道:“从前和汉军作战,都是魏公通盘考虑,调兵遣将,每天军令如流水般出去,现在魏公病重,曹军就缺少了一个主帅,没有主帅的军队,下面人当然无所适从,处处被动也就难免了。”

  曹丕明白了,“军师是说,让我站出来,替代父亲成为军主帅吗?”

  “世已经得到了虎符和金令箭,还有什么可担心呢?”

  曹丕点了点头,程昱说得不错,父亲把虎符和令箭给自己,就是让自己成为曹军主帅,这一刻,曹丕下定了决心。

  次日,曹丕正式向朝野宣布,父亲已任命他为大将军,统领曹魏军,他连续下达了数道军令,令曹真不惜一切代价守住许都,绝不能弃城,又令张辽率万军赶往许都救援。

  同时又令于禁听从曹仁之令,令曹仁夺回城父县,保住徐州,另外又令青州都督曹休率五万军赶赴徐州,听从曹仁军令。

  十万曹军在曹丕的一连串命令下,终于开始运作起来,曹汉两军的中原大战,一触即发。

  .........

  汉军主力从洛阳南下后,率先夺取了襄城,使汉军获得了粮食补给,接下来,汉军主力并没有立刻攻打许昌,而是等待昆阳县的消息。

  此时已有聘率领的五万大军在昆阳县对峙,加上赵云率领的万军,八万大军围攻一座小小昆阳县,昆阳县城池面积虽然不算大,城墙却很高大坚固,城内民众早已全部疏散,由曹军大将李典率领一万五千人镇守。

  李典原是叶县守军,叶城失守而被汉军俘获,又被刘璟亲自释放,正是这个缘故,李典一直被曹真冷落,直到乐群案发,李典才又被曹真勉强启用,却将他降职为校尉,并派自己的心腹监视李典的一举一动。

  昆阳城头上,曹军士兵正在李典的指挥下,紧张地布署防御,将一捆捆箭矢,将一担担沙挑上城头,沙是用来对付火油,可以及时扑灭汉军投上城来的火油,还有巨石和滚木。

  另外,在昆阳城头还安装了四十架重型投石机和千台床弩,投石机分布在四面城头,尽管曹军的部署已非常周全,但李典还是忧心忡忡,襄城失守,洛阳的汉军杀至,截断了他的退,使昆阳和许昌都各自成为一座孤城。

  许昌只有一万军队,以曹真的能力哪里守得住城池,许昌必失无疑,汉军将一鼓作气占领整个豫州,豫州是曹军的根基,豫州失守,曹魏灭亡也就指日可待了。

  另外李典也得到消息,魏公的时日已经不多,曹丕将上位,李典更不看好曹丕,心胸狭窄,没有容人之量,如果是夏侯惇守豫州,形势绝不会如此被动,只是因为夏侯惇和曹植关系不错,便被剥夺了军权,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战胜刘璟。

  想到刘璟,李典又想到自己曾两次被汉军俘虏,都是刘璟将自己放回,这等宽宏的心胸,这种君临天下的气,李典不由长长叹息一声。

  “李校尉又在感慨什么呢?”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尖细的声音,李典眼中顿时闪过一丝厌恶之色。

  李典转过身,只见身后站着一名四十余岁的士,此人叫成谅,是曹真的幕僚,现任昆阳司马,此人就是曹真派来监视他的心腹,成谅不仅是监视他李典的一举一动,而且还掌控了昆阳的全部粮草物资,以及士兵的升赏功劳,都由他决定。

  成谅虽然只是士,手下却有四名心腹牙将,各掌两千人,使成谅控制的军队达八千人,也超过了李典,事实上,他才是昆阳县的真正总管。

  成谅心胸狭窄,心狠手毒,从他称呼李典为李校尉便可看出此人的尖酸刻薄,他慢慢走上前,皮笑肉不笑道:“李校尉是不是在想自己前途如何,悔不该当初诸如此类之事?”

  李典冷冷哼了一声,没有理睬他,转身向城下走去,成谅见他无礼,心中一阵恼火,提高声音道:“李校尉,我先警告你,不要胡思乱想,否则我有权罢免你的军职!”

  他举起一支令箭,这是曹真给成谅的令箭,若李典消抵抗,成谅可以当场罢免他,剥夺他的军职,若李典有异心,成谅甚至可以杀他。

  李典停住脚步,心中的愤怒终于使他忍耐不住,他回头缓缓道:“你算什么东西,我李典纵横中原之时,你还在哪里?”

  李典重重哼了一声,转身大步离去,成谅脸色铁青,慢慢咬牙切齿道:“李典,我非杀你不可!”

  就在这时,远处汉军大营内忽然爆发出一片欢呼声,城头曹军士兵不知所然,纷纷奔至城垛前向汉军大营望去,连成谅也惊讶地望向汉营,他隐隐听见汉军士兵高呼万岁,难道是..。

  ...

  汉军大营内的异动是因为汉王刘璟出现在军营内,令数万汉军士兵欣喜万分,情不自禁地爆出一片欢呼声。

  刘璟是刚刚才抵达汉军大营,虽然他名义上是坐镇长安指挥各大军进攻曹魏,但那只是对曹军的一种迷惑手段,使曹军误以为汉军是各点进攻,从而猜不到汉军的真正战略意图。

  到目前为止,所有的迹象都表明汉王刘璟依然在长安坐镇,可事实上,他在天前便悄悄离开了长安,一快马加鞭赶往南阳。

  眼看许昌夺城在即,一个历史性的时刻将来临,刘璟怎么可能还在长安坐得住,他要亲自激励士气,鼓舞军心。

  刘璟在数万将士的欢呼声中走进了中军大帐,聘和相国庞统上前见礼,刘璟让众人分别落座,这才对庞统笑道:“庞相国重当军师的感觉如何?”

  庞统呵呵一笑,“到目前为止,尚未能发挥出军师的作用。”

  他这句话有点歧义,他的意思是说,现在还没有什么事情可做,但很容易让人误以为他是被打压。

  旁边聘连忙道:“庞相国谦虚了,自从庞相国到来,将南阳军队整理得井井有条,很大程上增强了军队的战斗力,这是不能抹杀的事实。”

  刘璟笑了笑,放下了这个话题,又问聘道:“对昆阳县的进攻如何?”

  “回禀殿下,按照殿下的部署,卑职并没有大规模发动对昆阳县的进攻,只是两次小规模攻城,基本上没有什么损失,卑职得到消息,赵将军昨晚率领万主力杀到襄城,襄城守将已投降,昆阳成为了孤城,可以发动对昆阳的大举进攻了。”

  刘璟点点头,又问庞统,“军师的意思呢?”

  庞统捋须笑道:“昆阳县主将是大将李典,素来是忠义之人,却受到曹真的打压,被降职为校尉,而且曹真还派了心腹监视他,我只需略施小计,昆阳唾手可得,何必伤兵损将去大举攻城?”

  聘脸一红,问道:“不知先生有何妙计?”

  庞统低语几乎,刘璟笑了起来,“上兵伐谋,这就是我让相国再出任军师的意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