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1099章 反间之计

第1099章 反间之计


  、、、、、、、、、、

  就在阳已经下山,夜幕尚未降临之时,几名汉军骑兵从汉军大营内冲出,直奔昆阳城而来,立刻引起了昆阳城头的警惕,守城士兵纷纷探头向这几名骑兵望去,他们当然不是前来攻城,所有守军都能猜到,他们是前来送信。

  四名骑兵没有来到同一处,而是分别来到东西南北四面城墙之下,骑兵士兵高喊道:“汉王殿下给李典将军之信,请速转给李典将军!”

  大声喊完,骑兵张弓搭箭,将一支无头箭射上了城头,箭上穿着一封信,四面城头各射了一封内容完全一样的信,早已士兵拾到,飞奔下城去。

  此时正是晚饭时间,李典坐在自己的营帐内喝着闷酒,尽管战争期间不许饮酒,但这种军规对李典这样的主将没有约束。

  李典的心情着实不好,他一直是夏侯惇的部将,但也不算是夏侯惇的心腹,而夏侯惇被曹丕打压,曹仁得势,所有夏侯惇的心腹都被清洗,尽管他不算心腹,但也受到了牵连,被曹真用失守叶城的借口将他贬为校尉。

  现在虽然又用他为昆阳守将,但依然不信任他,派一个心腹幕僚出任司马,掌握大权,他实际上只有临战指挥权,其余主将权力都在成谅手中,这让他怎么高兴得起来。

  他叹了口气,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这时,他手下心腹牙将杨链匆匆走进到大帐前,低声道:“将军,有急事禀报!”

  “什么事?”

  杨链快步走进帐,取出一封信递给李典,“这是汉军射上城头之信,好像是汉王给将军的亲笔信。”

  李典一惊,连忙放下耳杯接过了信,他没有先看信,而是问道:“这封信多少人知道?”

  “应该城上很多士兵都看到了,不过南城士兵都是卑职手下,将军不用担心。”

  李典打开信迅速看了一遍,果然是汉王刘璟写给他的亲笔信,许昌攻克在即,希望他能看清大势,为汉室社稷效命,不要再让士兵为一场无意义的战役丧命。

  李典看完信,心中乱成一团,他也不知自己该怎么办才好,刘璟竟然亲自写信给他,旁边杨链小声问道:“将军,汉王说了什么?”

  “汉王希望我投降,不要再抵抗了。”

  杨链犹豫一下道:“将军,如果真是汉王写来的信,我倒觉得将军应该归顺汉军,曹真无情无义,根本不信任将军,眼看曹丕即将上位,将军为何还要为曹丕效命?”

  “哎!我也知道,只是.。。让我想想吧!”

  正说着,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只听李典亲卫道:“请成司马留步!”

  随即听见成谅厉声问道:“李将军在哪里,让他来见我!”

  李典暗暗一惊,成谅这么巧赶来,难道他知道汉王给自己送信之事了吗?他快步走出大帐,只见成谅带了大群士兵堵在自己大帐前,李典拱拱手道:“成司马有什么事吗?”

  汉军射上城四封信,倒有封落到了成谅手中,他顿时勃然大怒,怒气冲冲来找李典质问,成谅冷笑一声道:“李将军还真会装糊涂,你真不知道我是为何事而来?”

  李典摇摇头,“我不知道成司马为什么事来兴师问罪。”

  成谅也担心李典反抗,他当即喝令道:“将他给我绑了!”

  立刻冲上来几名士兵,用绳捆绑李典,李典奋力挣扎道:“成谅,你想干什么?”

  成谅后退一步,从怀掏出信,大喊:“你勾结汉军,企图献城投降,连刘璟都给你写信,你装着不知道?”

  李典心中顿时有点明白了,原来汉军不止射了一封信,但信中哪有自己勾结汉军的意思,这分明是成谅趁机陷害自己,夺取军权,李典大怒道:“你这个无耻小人,为一己之私,不顾大敌当前!”

  成谅确实是有私心,他想掌握昆阳全部军权,然后他来和汉军谈判,以捞取自己的地位,没想到刘璟却写信给李典,令他嫉妒万分,他挥舞胳膊大喊:“把他抓起来,就地正法!”

  他这句话喊出来,顿时惹恼了后面的牙将杨链,杨链大吼一声,拔刀冲上乱砍,一连劈翻几名士兵,救下了李典,他性一不做二不休,冲到成谅眼前,挥刀向他劈去,“饶.。。”成谅话没有说完,人头便被一刀劈飞,尸体栽倒,杨链对周围亲兵大喊:“给我动手,杀!”

  数十名亲兵们也冲上来参加了战斗,将成谅带来的手下全部杀死,李典阻拦不及,眼睁睁看着成谅被杨链杀死,他不由叹息一声,事到如今,自己不降也得降了。

  当天晚上,李典发动兵变,斩杀了成谅的四名心腹大将,掌控全部军权,他随即下令开城向汉军投降,刘璟亲自受降,一万五千曹军士兵正式投降了汉军,刘璟随即封李典为昆阳亭侯,偏将军,并升牙将杨链为校尉,赏黄金五两。

  昆阳曹军投降了汉军,便为汉军夺取许昌扫清了最后障碍,刘璟当即下令,赵云、聘两军合并,他亲自为主帅,赵云、聘为左右副帅,十万大军包围了许昌城。

  .........

  许昌城内早已乱成一团,但这种乱并非表面上的乱,而是人心混乱,经过汉国在经济上的釜底抽薪后,许昌的商业破败凋敝,粮食和邺都一样,也实行了配给制,大街小巷早已冷冷清清,稍微有点余财的人家都已离开许昌,而只有无可走的贫困人家才留在许昌,等待官府粮食配给救济。

  正是这种粮食配给制在曹军强行抓走万民夫后,许昌民众也只能忍气吞声,不敢公开闹事,但人心向背早已明确,没有人会支持强行抓自己亲人去打仗的政权。

  贾逵带着几名随从骑马在大街上缓缓走着,贾逵出任颍川守,在许都留守曹植被调回邺都后,许昌的政务也由贾逵接管,兼任许昌丞,尤其这几个月,贾逵几乎每天都要忙碌到深夜。

  贾逵不管军事,直到前天,曹真大规模在城内抓壮丁,贾逵才知道洛阳汉军已攻下襄城的消息,这令他大吃一惊,很显然,许昌将成为汉军集中兵力攻打的第一个目标,而且许昌城内军队只有一万人,如何守得住这座周长足有十余里的雄城?

  贾逵经历过宛城失守,许昌这一幕令他何等熟悉,宛城失守的情形又原原本本地在许昌发生了,那曹真会不会再走曹洪的旧呢?他确实不知道。

  但有一点贾逵很清楚,无论如何他要再劝一劝曹真,如果曹真不听,那他贾逵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贾逵进了军营,军营内也同样忙碌混乱,到处堆满了各种军器物,显得杂乱无章,一队队士兵举着火把向营外奔去,贾逵摇了摇头,他直接来到曹真的大帐前,对侍卫道:“请替我禀报曹将军,我有事和他商议。”

  侍卫转身进了大帐,片刻出来道:“贾守请进!”

  贾逵快步走进了大帐,大帐内,曹真正和几名幕僚商议军务,见贾逵进来,他便对众人道:“就按照刚才商议的方案来办,大家先回去休息吧!有事情再召集大家。”

  众人起身,向贾逵见了礼,便各自退下去了,大帐内只剩下曹真和贾逵两人,曹真笑道:“本来也想请先生一起来商议军务,怕先生事务繁忙,所以就没有打扰先生。”

  贾逵知道他说得言不由衷,他若真有心听自己的建议,他就不会在上任后从来对自己不屑一顾,更不会对自己隐瞒汉军已到襄城的消息,无非是自己曾是夏侯惇的军师从事。

  贾逵笑了笑,回礼道:“多谢曹将军看重,但我只管政务,军事方面的事情不是我的职责,今天我来,是想和将军商议一下许昌民众之事。”

  曹真当然也只是说说罢了,他有自己的幕僚,并不希望贾逵参与军务,不仅仅是贾逵曾是夏侯惇的军师从事,更重要是,一旦贾逵参与军事,以他的地位,必将分掉自己很大一部分权力,这是曹真决不能容忍。

  也正是这样,曹真推荐贾逵出任许昌丞,表面上看,曹真希望重用贾逵,但实际上是要将他束缚在政务上,无暇顾及军事。

  曹真端起茶杯慢慢喝了一口,漫不经心道:“不知道贾守要和我谈什么事情,现在军务繁忙,汉军渐渐迫近,恐怕我没有多的精力。”

  “我理解曹将军肩头压着重担,我也长话短说,当初廉将军在宛城也遭遇类似的情况,汉军大举压城,城内只有一万军队,廉将军强征民夫守城,最后非但城池没有守住,而且..”

  曹真的脸色越来越阴沉,最后他终于忍不住奴道:“贾守的意思,是说我会像廉将军一样,被乱民所杀吗?”

  贾逵连忙道:“我并非此意,我是说,强征民夫会严重损害魏公在许昌的声望,当年宛城本来是支持曹军,最后却变成敲锣打鼓欢迎汉军入城,我担心.。。”

  “够了!”

  曹真霍地站起身,将曹丕的命令摔到贾逵眼前,“这是世的命令,你自己看!”

  说完,他转身怒气冲冲而去,走到帐门口吩咐亲兵,“请贾守回郡衙,这里不是他该呆的地方。”

  曹真翻身上马,催马疾奔而去,几名亲兵站在贾逵身后道:“贾守,请吧!”

  贾逵看了看曹丕的命令,只见上面写着,‘不惜一切代价守住许都..。’

  他不由长叹一声,怅然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