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1107章 中原大战 6

第1107章 中原大战 6


  、、、、、、、、、、

  就在刘璟接到甘宁战报的同时,曹丕也接到了临淄守军发来的八里加急快报,万汉军突然出现在青州,一势如破竹,已横扫了大半个青州,现已兵临临淄城下,临淄城形势危急,恳求曹丕紧急派兵援助。

  曹丕得到这个消息时,正是他用午餐之时,青州形势危急令曹丕大吃一惊,手中的酒樽竟吓落在地上,脸色瞬间变得惨白,他颤抖着声音,急令侍卫去召程昱来见自己。

  曹丕也无心用餐,他心如火焚,青州若失,将威胁到河北安危,他该怎么办?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他手中兵力不足。

  在曹军投入中原大战的十五万军队中,曹仁率领八万军主力,谯县有万军,另外被汉军歼灭的于禁部有两万军,所以彭城的守军就只剩下两万,再加上曹丕带来的一万虎贲卫骑兵,彭城的守军只有万人,不仅要保护他曹丕的安全,还要守住彭城,哪里还有军队援助青州?

  想来想去,只有张辽的军队可以动用,但曹丕一时拿不定主意,他需要听一听程昱的建议。

  这段时间程昱身体不好,有些感恙,这也是他年事已高的缘故,他已年近八旬,跟随曹丕长途跋涉来徐州,一时不适应徐州的水土,便病倒了,直到这两天才稍稍有点好转。

  程昱拄着拐杖来到内堂,曹丕连忙命侍卫扶他坐下,关切地问道:“军师身体好一点了吗?”

  “好一点了,这两天可以起来走动。”

  曹丕叹息一声,“军师年近八旬,还随我南下,曹丕惭愧啊!”

  “殿下不必自责,既然魏公把殿下托付给老臣,老臣当尽心竭力辅佐,不知殿下有何急事?”

  程昱很了解曹丕,曹丕比较刚愎自用,不喜欢听取臣下的建议,来徐州后的调兵布局,都是曹丕的决断,他基本上不问自己,而今天他派人来找自己,必然是有大事发生了。

  曹丕现在也没有心思关心程昱的健康,他只是随口问一问,他随即道:“刚刚接到临淄的急报,数万汉军突然出现在青州,已攻取大半个青州,我们只有临淄的五千驻军,青州危在旦夕。”

  程昱也暗吃一惊,汉军怎么会突然杀到青州去?但他只是一转念,便明白过来,这必然是汉军战船从海北上,交州偷袭战再一次出现了。

  他微微叹息道:“这也是老臣所担心之事,在汉军攻灭交州后,魏公和老臣都很担心汉军会故计重施,派水军进攻河北或者青州,但这次中原之战,汉军主要是攻打许昌,似乎和水军无关,所以老臣也没有关注水军,没想到水军还是出动了,刘璟布局周密,滴水不漏,着实令人佩服。”

  曹丕脸色变得阴沉起来,原来父亲和程昱早就注意到汉军水军的动向,却没有告诉自己,现在再说遗憾又有什么用?尤其程昱夸奖刘璟布局周密,这无疑就是打自己脸,暗指自己考虑不周,这让曹丕心中很不舒服。

  他忍住心中的不满,又对程昱道:“我想让张辽军队北上救援青州,不知军师觉得是否可行?”

  程昱沉思片刻问道:“除此之外,还有别的方案吗?”

  曹丕摇了摇头,“要不然就只能派邺都的军队,但邺都驻军不足五万,出兵多,会影响到邺都安全,所以我想来想去,还是只能派张辽北上,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军队可调用。”

  程昱点点头,“既然世已决定,老臣也没有什么建议可说,就按照世的决定出兵吧!”

  “可是中原之战怎么打,难道军师没有一点建议吗?”曹丕又忍不住道。

  程昱叹了口气,“老臣唯一的建议就是世尽快返回邺都,要想办法征兵,兵力不足才是我们最大的弱点,但愿还来得及吧!”

  曹丕当然明白程昱的意思,就是要自己不要干涉曹仁指挥,这个他可以理解,他现在已经放手让曹仁全权指挥战役了,但程昱的话中还有另一层意思,就是暗指中原战役的被动是由他曹丕造成,这便让曹丕听得为刺耳。

  曹丕再也忍无可忍,起身对侍卫道:“军师身体不好,不宜久坐,扶军师回去休息,派医士好好给军师调养,不得怠慢!”

  程昱心里明白,笑了笑道:“老臣确实人老昏庸,得回去了。”

  他吃力地站起身,扶着侍卫慢慢离去了,曹丕一直目送程昱背影消息,终于忍不住将一方砚台狠狠摔在地上,大骂道:“这叫什么军师?有用的话不说一句,废话倒是一大箩,这种年老昏庸之人,不用也罢!”

  曹丕心烦意乱走了几步,但形势危急,不容他再考虑下去,他随即下令道:“传我的命令,命令张辽率部火速赶去青州,救援临淄城!”

  曹丕下达出兵命令,就在这时,一名侍卫疾奔到堂前,躬身道:“启禀世,华侍中有紧急快信送来。”

  ..。。

  程昱从曹丕的临时行宫出来,等候在行宫外的长孙程克连忙迎上来,扶住祖父道:“祖父当心台阶!”

  程昱点点头,“我们先回去!”

  程克扶祖父上了马车,命令车夫启动回府,马车内,程昱一直沉思不语,程克回头看了看护卫骑兵,见他们不在车窗前,便小声地祖父道:“刚刚收到父亲的信,曹彰和曹植先后来拜访了父亲。”

  程克的父亲就是程昱的长程武,这个消息令程昱一怔,他问道:“信在哪里?”

  “信在府中,孙儿没有带出来。”

  沉默片刻,程昱又问道:“信中还说了什么?”

  “还有就是夏侯惇不辞而别,据说是去了原。”

  程昱闭上了眼睛,半晌,他冷笑一声道:“回去收拾行李吧!今天或者明天,我们就要返回邺都了。”

  ..。。

  形势变化可谓瞬息万变,就在万水军偷袭青州之时,邺都的局势也发生了微妙变化,五万幽州军被张辽带走万后,曹彰采取果断措施,连夜入住邺都北军营,将剩下的两万幽州军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

  与此同时,曹植夜访夏侯惇,次日一早,夏侯惇便擅自离开了邺都,赶往原,并州是夏侯氏的势力范围,由夏侯惇的侄夏侯尚率军镇守。

  尽管邺都局势依旧十分平静,波澜不兴,但曹丕却看到了平静局势下的暗流湍急,他心急如焚,就在接到华歆急信的当天晚上,便将镇守徐州的军权交给了曹休,又命人将虎符送去给曹仁,命他全权负责中原战役。

  匆匆安排了战役之事,曹丕便连夜启程,在一万虎贲卫的护卫下赶回邺都,他心里很清楚,自己若再不回邺都坐镇,邺都就要变天了。

  ...

  六月上旬,张辽的万军队渡过黄河,杀向青州,曹丕的军队也进入东郡,即将渡河北上,而就在这时,和曹军对峙了近二十天的汉军终于发动了谯县的进攻。

  由于张任率领的益州军和孟达率领的汉中军都已抵达谯郡,使汉军大营内的总兵力达二十万之众,加上在相县拦截曹仁退的万汉军,汉军已经占据了绝对的兵力优势。

  刘璟当即率领二十万大军包围谯县,昼夜不停攻打城池,谯县形势危急,牛金连续向曹仁求援。

  尽管曹丕已经把指挥权交给了曹仁,但曹仁军队错过返回徐州的时机,相县有万汉军拦截,庞德骑兵在一侧虎视眈眈。

  曹军主力已无法撤回徐州,曹仁明知汉军是在逼他救援谯县,但他也无计可施,只得率领八万曹军向谯郡进发,除了和汉军决一死战外,曹仁已无第条可走。

  .........

  谯郡城外,从许昌运来的架巨型投石机昂然矗立,巨石投出,发出刺耳的呼啸声,直砸城头,城头上的士兵发一声喊,一齐低头伏下,巨石砸中的城垛,顿时碎石飞溅,连同碎裂的城垛砖块,巨石继续翻滚,又砸中城头上的最后一架投石机,木座被砸断,高大的投石机晃了几下,吱吱嘎嘎向城下摔去。

  这一次汉军没有使用火油,也没有动用军队攻城,而是用投石机和曹军对战,更多是为了向谯县施加压力,逼迫曹军主力赶来援助。

  在连续两天的投石大战中,汉军投石机凭借着更远的射程击败了曹军的投石机,几乎摧毁了城头上所有投石机,曹军伤亡两千余人,而汉军也付出了十五架投石机被摧毁的代价,数汉军士兵伤亡。

  两天昼夜不停的攻击使谯县城墙伤痕累累,尽管没有城墙垮塌,但城墙上到处是触目惊心的裂缝,大部分城垛都被砸断,城头上只剩下数千人把守,其余士兵全部退到城下躲避。

  这时,西城出现了险情,一段城墙终于承受不住汉军连续的巨石攻击,轰然坍塌了,出现了一段近十丈宽的缺口,城墙内的填充泥沙也跟着倾泄而下。

  “将军!”

  一名士兵疾奔至牛金面前禀报道:“西城一段城墙坍塌了,汉军攻势密集,兄弟们无法修复。”

  牛金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出现,一旦城墙被打开缺口,汉军就将攻入城内,谯县彻底守不住了,他急得直跺脚,“都督怎么还不来,要急死人!”

  他话音刚落,远处忽然传来号角声,一声接着一声,城头上的士兵顿时欢呼起来,有士兵大喊:“我们援军来了,援军来了!”

  在汉军围攻谯县两天后,曹仁的主力军终于到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