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1117章 攻打井陉

第1117章 攻打井陉


  、、、、、、、、、、

  井陉位于乐平郡中部,素有‘行八陉之第五陉,天下九塞之第六塞’之称,是晋冀通衢要冲,历代兵家必争之地,当年韩信的背水一战便发生在井陉。

  尽管汉军已经屯兵黄河南岸,同时万水军也能从黄河及海面轻易进入河北,在河北以西,打通一条从并州通往河北的道也同样显得至关重要,而井陉就是这条战略之道。

  相对于井陉而言,曹军更关注滏口陉,滏口陉位于井陉南面,可直达邺都,夏侯惇就是从滏口陉率两万军赶赴邺都,在滏口陉的东面关隘上驻有重兵。

  但刘璟对滏口并不感兴趣,他要打通并州到河北的道,井陉才是他的理想目标,不过要拿下井陉也不是那么容易,曹军也同样在井陉关隘布下了重兵,由名将张郃率五千人镇守。

  井陉西起乐平郡上艾县,东止常山郡井陉县,全长约里,可行粮车骡马,它实际上是行山的一座裂缝,横贯行山脉,便成为了穿越行山的战略要道。

  井陉道上主要由两座险关,一座是西面入口附近的苇泽关,也就是后世的娘关,另一座便是东面出口处的土门关,目前曹军由于兵力不足,主要驻兵在乐平县和娘关两处雄关险隘。

  十一月中旬,两万汉军在相国诸葛亮的率领下抵达了乐平郡,此时并州刚下了一场大雪,平原山梁、河流森林,整个并州大地都变成了白雪皑皑的世界。

  诸葛亮率领的军队走得并不快,过了北山后,短短十里的程足足走了一天,直到黄昏时分才抵达乐平县,乐平郡号称七山两水一平原,行山纵贯其境,随处可见雄伟险峻的大山,一眼望不见尽头。

  乐平县便位于一座险峻大山的山腰处,是一座依山建造的县城,城墙都是用巨石砌成,为坚固高大,与其说它是一座县城,不如说它是一座坚堡。

  城内有驻军两千人,由一名校尉统帅,县城正好位于前往井陉的必经官道旁,如果汉军是大队军民,就必须先拔掉这座坚城,否则,县城内的曹军很容易断掉汉军的后军粮草辎重。

  诸葛亮坐在一辆马车内,透过车窗远远望着山腰处的县城,对骑马跟在一旁的大将王平笑道:“王将军觉得张郃如何?”

  王平冷笑一声道:“此人勇则勇矣,却智谋贫乏,兵力本来就不多,还要分布两处驻守,或许认为这座县城不用就可惜了,我们不睬它又如何?”

  诸葛亮抚掌大笑:“王将军不愧是汉王盛赞的智将,果然名不虚传,张郃分兵驻守,确实是他不智之举。”

  说到这,诸葛亮又淡淡道:“不过我只略施小计,这座县城的驻军便灰飞烟灭。”

  .......

  两万汉军在茫茫的雪地里浩浩荡荡向北行军,站在乐平城头上的曹军士兵则警惕地注视着汉军的一举一动,乐平县有驻军两千人,统帅这支曹军的校尉名叫王兴,河间郡人,年约四十余岁,是乐平郡主将张郃的部将。

  王兴受张郃的委派率军驻守乐平县,主要是为了从侧面牵制汉军对井陉的进攻,乐平县相距井陉关约十里,这个距离正好适合乐平县协助曹军守关主力。

  王兴手握大刀站在城墙之上,目光阴冷地注视着远处浩浩荡荡开过的汉军,他看得很清楚,这支汉军都是轻兵简装,没有携带粮草辎重,或许他们以为很容易就能攻下井陉关,获得关内的粮草补充吧!

  王兴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嘲讽的笑意,手中大刀捏得更紧了。

  入夜,寒冷刺骨的山风如刀一般在悬崖峭壁之间穿行,发出一阵阵尖利的啸声,乐平县的守军对这种山风怪啸声早已适应,城头格外安静,数名当值的士兵裹着毛毯蜷缩在墙角,只有几名士兵在探头向下张望,他们似乎听到了一点异常动静。

  这时一个小黑点向县城疾奔而来,这是一名曹军骑兵斥候,不多时他奔至城头,高声问道:“王将军可在?”

  “什么事?”一名当值的军侯问道。

  “速去禀报王将军,发现了汉军的粮草辎重队。”

  这时,主将王兴也快步走到城垛前,蜷缩在墙壁的曹军士兵纷纷站起身,王兴探头向下问道:“发生什么事?”

  “启禀将军,我们发现了汉军辎重粮队,就在西面的小道上。”

  王兴抬头向西面望去,西面是大片森林,遮住了通向北面井陉关的小道,他这才明白,原来汉军辎重队是走另外一条道。

  “有多少粮车,多少护卫士兵?”王兴又急问道。

  “千辆粮车左右,五余护卫士兵,他们粮草辎重车很沉重,行走缓慢!”

  王兴沉思片刻,立刻喝令道:“传令,军队立刻集结!”

  他们的任务就是拦截汉军后方辎重,张郃可不是让他们来这里看热闹,一刻钟后,王兴率领两千士兵冲出了城门,王兴一马当先,率军向西面森林奔去。

  在距离县城约两里外是一片长数十里的黑松林,此时松林也被皑皑白雪覆盖,黑白间杂,在松林的另一边,是一条通往井陉关的小道,它实际上也是一条官道,这条官道从原过来,稍显得狭窄。

  此时在官道上,一支粮草辎重队正吱吱嘎嘎向北而行,这支粮草辎重队由千余辆马车组成,每辆大车由两匹挽马拉拽,地上的积雪已被车队踏烂,满地泥泞,行军格外缓慢。

  就在这时,松林内传来一阵惊鸟腾空的扑棱棱之声,护卫粮队的士兵顿时警惕起来,纷纷拿起盾矛,向松林内的探望。

  “是曹军!”

  队伍中忽然传来一片大喊声,只见松林内冲出无数黑影,乱箭齐发,不少拉车的挽马中箭,惨嘶声、叫喊声响成一片,汉军士兵纷纷向另一边的雪地里逃去,赶车的马夫也跳下马车,跟随着士兵奔跑,只片刻,官道上的汉军士兵便逃得干干净净。

  两千曹军士兵从松林内奔出,他们欢呼雀跃,竟如此轻而易举地获得了大量的汉军辎重,但主将王兴却有点不安,这些辎重抢得容易了,难道汉军的后勤就这么容易失守吗?

  这时,有士兵惊呼起来,“将军,不对啊!”

  王兴心中一惊,急忙催马上前问道:“哪里不对?”

  士兵们将盖在大车上的油布掀开,大车内都是干草,王兴连忙下令查看所有的粮车,不断有士兵的喊声传来,“这边全是干草!”

  “这边也是,没有粮食!”

  王兴只愣神了片刻,便大喊起来,“不对,快撤!”

  他已经反应过来,这支辎重队是汉军的诱兵之计,根本不是真正的辎重队,但此时已经有点晚了,只听远处鼓声如雷,道两边顿时火光大作,两支汉军一左一右杀来,正是关兴和张苞两员年轻的猛将,各率五千人向曹军杀来。

  曹军士兵一阵大乱,纷纷调头向松林内奔跑,但松林内已经被汉军封锁,一万汉军从四面八方杀来,箭矢如雨,射得曹军士兵人仰马翻,哀嚎遍野。

  曹军主将王兴率领余向北突围,却正好遇到了张苞,张苞颇有其父风范,吼声如雷,丈八蛇矛快如疾电,一枪将王兴挑于马下,复一枪将他刺死。

  主将被杀,退被断,两千曹军士气丧尽,纷纷跪地投降,恳求饶命,与此同时,八千汉军杀至乐平县城下,城上只有余守军,就算拥有坚固的城池,他们也守不住,曹军已无斗志,只得开启城门向汉军投降。

  ...

  乐平县被汉军拿下的消息并没有传到井陉关,此时的井陉关内已如临大敌,两万汉军兵临城下,井陉在行山以西有两座关隘,一座是谷道入口处的井陉关,另一座则位于井陉中部,也就是苇泽关。

  张郃率领千守军便镇守在井陉关城之上,井陉关是一座长约两里的雄关,两边是陡峭的山崖,身后便是井陉入口,无论是商旅前往河北,还是军队穿越行山,都必须从关城中经过,汉军要想夺取井陉,井陉关就是一道绕过不去的坎。

  张郃原以为汉军会先全力进攻原,却没有想到汉军竟然是先打井陉关,这让他心中略略有些懊悔,早知如此,自己就不该让王兴守乐平县,应该集中兵力守井陉才对。

  事实上,张郃在并州策略上和夏侯尚存在着严重分歧,张郃认为死守井陉和北方的几条行山通道才有利于大局,并州在曹魏的大局中并不重要,河北才是关键,他要求夏侯尚至少分兵一半守井陉。

  但夏侯尚却不重视井陉,相反,他更偏重守御原,他有这种想法也很自然,并州是夏侯氏的地盘,而河北不是,但迫于张郃的再要求,夏侯尚才勉强拨出五千军队给张郃守乐平郡,其中也包括了井陉。

  但汉军并没有立刻攻打井陉,而是在距离关城约两里外扎下了大营,一连两天,源源不断的汉军从南面开来,不断入驻大营,张郃暗暗推断,至少有四万汉军驻扎在井陉关外。

  这样一来,原那边的压力就没有了,在汉军全力攻打井陉的关头,夏侯尚难道不应该做点什么吗?

  张郃希望夏侯尚能分兵替他减轻压力,一旦井陉失守,汉军将大举进兵河北,这后果恐怕就不是夏侯尚能承担得起。

  张郃沉吟良久,他是下属,他不能要求夏侯尚做什么,只能告诉夏侯尚实情,汉军主力大举进攻井陉,他可以建议夏侯尚能率军南下,突袭汉军空虚的后勤重地。

  张郃立刻修书一封,让信鹰将汉军情报和他的建议送去原。

  汉军大营内,诸葛亮正负手站在大帐前观察天空,他看得如此全神贯注,只见天空乌云密布,寒风凛冽,眼看又一场大雪即将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