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1125章 别样心怀

第1125章 别样心怀


  、、、、、、、、、、

  建安二十五年的旦日对未央宫而言,注定又是一个冷清的新年,刘璟率领大军屯兵并州,无法返回长安过新年,不过刘璟的妻儿早已习以为常,在他们记忆中,刘璟至少有五六个新年没有和他们在一起过。

  新年即将到来,未央宫也和普通人家一样张灯结彩,忙碌地清除污秽,干干净净地迎接新年到来,此时未央宫内宦官和宫女的人数已经达到五余人,也颇有几分热闹气息。

  除夕上午,未央宫上下都开始了最后的布置殿阁,挂上灯笼,缠上彩带,清理垃圾,五余宫人都在忙忙碌碌,这时,一辆轻便马车从马道上缓缓驶来,车窗上露出一张红润兴奋的俏脸,很多宫女都认识她,是诸葛相国的女儿诸葛果,她有随时进未央宫的特权,不过一早便看见她,着实比较少见。

  马车在凤凰台前停下,诸葛果从车内跳下,正好陶湛在十几名宫女的簇拥下从大门内走出,迎面看了诸葛果,诸葛果高兴地跳起挥手,“陶姨!”

  “原来是果儿,怎么一早就来,很少见啊!”

  陶湛笑着走上前,这个少女是丈夫指定的儿媳妇,虽然她不是很满意,不过作为长辈,她还是尽力去喜欢这个孩,诸葛果长得很秀丽,身材也好,十足的美人胎,方方面面她都满意,唯独她的心性有点像小孩,总长不大,只有这一点让她不满意,陶湛唯一的希望,就是随着她长大,她的心性能慢慢转为沉静。

  不过从目前来看,似乎还要再耐心等待几年,而且联姻这件事除了陶湛、孙尚香和黄月英人知道外,其他人都被瞒住,更不用说这些孩。

  诸葛果今天不用读书,她显得十分兴奋,打开车门道:“陶姨,看看我做的军鞋。”

  从十一月开始,陶湛便在长安妇女中掀起了支军运动,给前线的将士缝制军鞋,她们用羊皮为里,用两个月时间缝制了几十万双厚实暖和军鞋,陆陆续续发送给军队。

  陶湛听说诸葛果也缝制了军鞋,她顿时有了几分好奇心,走上笑道:“果儿也能做军鞋了,让陶姨看看!”

  她走上前,只见马车里放着七八双军鞋,她顺手取过一双,竟是一双羊皮军靴,用上等羊皮做成,里面是细软的羊毛,非常暖和,针脚细密,竟然缝了条线,十分结实耐穿。

  陶湛惊讶地问道:“这是你和母亲一起做的?”

  她实在不相信这孩能有这么大的耐心缝制军靴,诸葛果撅起红艳艳的小嘴道:“陶姨小看人家了,这都是我一个人做的,足足做了一个月。”

  陶湛歉然笑道:“陶姨没有想到果儿这么能干,这些军靴陶姨让人送去兵部。”

  “不!不!”诸葛果连忙摆手,“这八双军靴,四双给我爹爹,另外四双给汉王,我是给他们做的。”

  “你这个古怪精灵!”

  陶湛捏了捏她粉嫩的脸蛋,笑道:“好吧!我会让人捎过去,今天下午正好有人去原。”

  这时,一名女侍卫快步走上前道:“启禀王妃,马车已准备好,世也在车内等候,现在出发吗?”

  “陶姨要去哪里?”诸葛果问道。

  “去慰问士兵家眷,每年都要去。”

  陶湛心中一动,笑问道:“你来得正好,要不也陪陶姨一起去吧!”

  诸葛果顿时有些扭捏起来,俏脸微红,期期艾艾道:“我去方便吗?”

  她不是不想去,而是想到要和刘致坐一辆马车,她就有点脸红,陶湛拉着她的手腕笑道:“快走吧!你就陪陪陶姨,下午再来和珠儿玩。”

  诸葛果只得跟着陶姨一直来到马车前,刘致已经在马车前等候了,他也很惊讶,母亲怎么把果姊也拉来了,他连忙上前施礼,“参见母亲!”

  又向诸葛果行一礼,“果姊好!”

  刘致性格静,成熟大气,和天性活泼的诸葛果完全不同,不过两人都是情窦初开的年龄,见了面也略略有些不好意思了,诸葛果也红着脸回一礼,陶湛暗自好笑,拉着两人上了车,“好了!好了!别礼来礼去,耽误时间,快走吧!”

  马车启动,几名贴身女护卫骑马跟随,马车驶出未央宫,早等候在这里的两骑兵立刻将马车团团护卫住,向霸陵城驶去。

  ........

  在长安的座卫城中,咸阳主要以工坊为主,是工匠的聚居之地,城内有数千家各种工坊,而杜陵县主要以商业为主,各种商铺市集也有数千家之多,是商人的聚居之地。

  而霸陵县则是军城,生活着上万军户,城内近十万人都是将士家眷,而霸陵县西北面,便是长安最大的霸陵军营。

  陶湛要慰问军属,自然就是要来霸陵县,今天是除夕,霸陵县的大街上格外热闹,很多从杜陵县购买年货的人回来,牵着骡马,赶着牛车在大街上缓缓而行,车上和骡马背上都驮了大大小小的年货包裹。

  一群群孩穿了新衣,在雪地上追逐奔跑,笑声传遍了大街小巷,这时,陶湛的马车在侍卫的护卫下缓缓驶进了城内,城内人们都立刻猜到,这一定是王妃来了,每年的除夕上午,王妃都会来探望士兵家眷,这已成为了惯例,大街上人们纷纷让开一条,无数人跪下,向王妃行拜礼,以表示他们对王妃的尊敬。

  马车缓缓而行,来到了城东,今天陶湛要来探望几户阵亡将士的家属,马车在一座小院前停下,这是一座占地不到一亩的小宅,长安的大部分人家都是这样,前面一个座院,还有五六间平房,房是新建没几年,看起来很干净。

  房主人早已得到消息,已等候在大门前,当女侍卫扶着陶湛下了马车,两老口连忙上前跪下,“小民参见王妃!”

  陶湛连忙上前将他们搀起,“两位老人家不必多礼,请起!”

  她回头对侍卫笑了笑,“把东西搬进院里!”

  侍卫们将几袋米和几口猪羊抬进院,两老口连忙千恩万谢地将陶湛迎进院,刘致和诸葛果也跟在后面进了院,这家主人姓李,夫妻二人都五十余岁,陶湛之所以选择慰问他们,是因为他们个儿都在军中服役,其中次在中原大战中阵亡。

  陶湛没有进他们屋,中午阳光温暖,她坐在院里和老夫妻聊天,陶湛柔声道:“我也只能在除夕来看看你们,希望你们明年能全家团圆。”

  “感谢王妃前来探望,兵部的官员也说了,明年战争会结束,两个儿都能回家,我们也准备返回家乡了。”

  陶湛笑着点点头,又问道:“两位老人家是哪里人?”

  “我们是并州平阳郡人,前年全家逃来关中,因为个儿从军,所以官府给了我们这个住处。”

  “府中就只有两位老人家吗?”

  老者歉然道“当然不是我们,还有个儿媳和两个孙,次儿媳回娘家了,准备改嫁,小儿媳回汉中娘家过年,小孙也带去了,大儿媳一早去杜陵县买年货,大孙在官读书,要下午才能回来,所以不巧,只有我们两人。”

  陶湛轻言细语和两个老人聊着家常,刘致和诸葛果站在她身后,刘致有些奇怪的偷偷瞥了一眼诸葛果,他发现一向疯疯癫癫的果姊今天居然很安静,上了马车后就像淑女一样,静地笑而不语,今天她转性了?

  正好诸葛果一双俏眼也偷偷瞄过来,两人四目相触,两张脸蓦地红了,连忙扭过头,刘致的心怦怦乱跳,心中竟生出一丝异样的感觉,他才发现,果姊竟然长得如此秀美。

  这时,陶湛起身告辞,老夫妇千恩万谢地将她们送出小院,陶湛回头对两个孩笑道:“你们两个,磨磨蹭蹭做什么,还不快上马车?”

  “陶姨,你看前面!”诸葛果小声道。

  陶湛这才发现了前面口竟然挤满了县城民众,黑压压地足有数千人,这些都是将士的家眷,听说王妃来探望他们,他们都从四面赶来,侍卫们有些紧张,陶湛却笑了笑,拉着两个孩,迎了上去,人群有些涌动起来,士兵们慌忙上前拦住。

  “王妃新年好!”有人大喊。

  陶湛停住了脚步,朗声对众人道:“将士们都在前线浴血奋战,汉王殿下也要在前敌指挥作战,不能回京和家人团聚,我代表汉王殿下来探望大家,希望大家能过一个祥和平安的新年,汉国所有军户,每户人家都能得到一只羊,这是汉王给大家的一点点心意,希望大家不要嫌弃。”

  众人情绪激动,一起大喊起来,“感谢王妃,感谢汉王殿下!”

  不知是谁振臂高呼,“汉王万岁,王妃万岁!”

  “汉王万岁,王妃万岁!”

  呼声震耳欲聋,所有人的情绪都被感染了,人们发自内心的呼唤,就连诸葛果的眼睛也湿润了,她忍不住回头对刘致道:“你要记住了,这些都是你的女,你将来一定要善待他们,爱惜他们,否则我绝不饶你!”

  刘致默默点头,沉声道:“我会的!”

  陶湛却很惊讶,她回头望着诸葛果,她才忽然发现,这个少女的胸中,竟然有一颗如此善良宽柔的心,陶湛也被她感动了,不禁握住了她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