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第1130章 四面楚歌

第1130章 四面楚歌


  、、、、、、、、、、

  夏侯惇对汉军大寨的进攻已经到了几乎疯狂的状态,此时夏侯惇已经得到邺都城破的消息,他像一只即将被困死的野兽,对汉军发动了拼死进攻。

  中午时分,位于军寨东面的曹军发动了又一次疯狂攻城,由曹军主将夏侯惇亲率万大军进攻,军寨东面不仅有一条坡道,而且山岗高稍低,用土制的攻城梯可以攀上去,另外东面地形平坦开阔,可以排开进攻大阵。

  跟随大军进攻的,还有数架用大树简单制成的攻城梯,夏侯惇已孤注一掷,派出了最精锐的士兵。

  万大军排列成五个方阵,每个方阵间相隔步,就俨如五幅巨大的黑色地毯,在大地上起伏前进,军队杀气冲天,他们从两里外向山岗逐渐靠拢,汇集成了一片军队的海洋,鼓声如雷,号角连天,旌旗遮天蔽日,长矛如林,盾牌如山,在阳光的照射下泛起死亡的黑色。

  夏侯惇骑在战马之上,用战刀一指城池,大喝道:“前进!”

  “呜~~”

  低沉的号角声响彻天地,曹军队伍中间竖起了十几座粗糙的木制斗蒙,这是用来抵御汉军飞石,伴随着木制斗蒙下的巨大轱辘声,以及数架攻城梯,队伍开始缓缓向山岗杀去。

  汉军军寨内也鼓声大作,大将蒋钦眼睛通红,吼叫声连连,尽管曹军主要以进攻东面为主,但汉王刘璟并没有给他增加守军,他手下还是只有一万千人,这便给他造成了巨大的压力。

  十架巨型投石机吱嘎嘎的拉开了,黑黝黝的投石机矗立在山岗上,就俨如十尊魔兽,斤重的巨石放进了弹兜,余人拉拽着二十根手臂粗的皮带,等待着发射的命令。

  在投石机中间是七千弩兵,他们半跪在地,列为排,举弩对准了越来越近的曹军。

  在弩兵身后则是千弓兵,他们手执长弓大箭,一支支四尺长的粗杆箭已经搭上弓弦,手指粗的箭杆,锋利的箭尖呈流线型,四边有放血槽,冰冷的箭尖指向天空。

  敌军已渐渐地进入了投石机射程,蒋钦下达了射击的命令,他嘶哑着嗓音大喊道:“射击!”

  红旗挥下,众军奋力,只见十尊魔兽的长臂挥出,十块巨石凌空飞射,呼啸着向山岗下砸去。

  曹军士兵一声呐喊,纷纷向斗蒙下躲去,但还是有大量的士兵无处藏身,他们叫喊着四处躲闪,巨石砸下,‘嘭!’的一声巨响,尘土飞扬,几名士兵躲闪不及,被巨石砸成肉酱,巨石余劲未消,继续向前翻滚,一连撞翻数十人,才停了下来。

  一块巨石砸中了斗蒙,‘咔嚓’巨响,斗蒙被砸塌,名士兵连滚带爬从下面钻出,石块却被斗蒙反弹,又向前弹出了二十余步,冲进了人群中,一片惨叫声响起。

  尽管汉军的投石机给曹军带来了近千人的伤亡,但它根本无法阻挡万余大军的进攻,随着曹军后阵中催战的鼓声加快,士兵们开始奔跑起来,数以万计的曹军士兵如蚁群般铺天盖地地向山岗冲去。

  鼓声再敲响,汉军的箭矢一齐发射,密集的箭矢如暴风骤雨般射向奔跑而来的曹军士兵,一片片士兵被箭矢射中,惨叫着扑倒在地......

  刘璟站在哨塔上冷冷的注视着曹军进攻,他并没有把曹军士兵的进攻放在眼中,就算曹军攻上山岗又能如何,难道就能击败自己,恢复曹魏江山吗?

  这不过是夏侯惇的困兽犹斗罢了,近七天的激战,曹军伤亡超过两万人,而汉军伤亡不到千人,兵力对比已经失衡。

  更重要是,刘璟看出了曹军士气的逐渐消退,现在进攻的万军是曹军最精锐的军队,这说明什么?夏侯惇在孤注一掷了。

  刘璟给赵云下达了天攻破邺都的命令,他相信赵云的能力,从时间上算,邺都应该在两天前就被攻破了。

  那么夏侯惇这次进攻,就是鱼死网破的最后挣扎,想到这,刘璟回头令道:“命令徐盛率八千投矛手支援防御!”

  “遵令!”士兵快步跑下哨岗。

  东山岗下的死尸迅速堆积,血流城河,从尸堆中渗出,染红了大地,随着徐盛率领八千汉军投矛手赶来支援,汉军的反击愈加犀利。

  远程有投石机的轰砸,步内有一万弓弩手的密集射击,而在十步内,八千投矛手发挥出强大的杀伤力,一根根短矛密如雨点般射下,山岗前的十步内,很难有活着的曹军士兵。

  曹军士兵的伤亡迅速增加,短短半个时辰,曹军的伤亡便超过了五千人,而除了利用斜坡进攻外,曹军攻城梯没有发挥任何作用,曹军士气遭遇重挫,渐渐变得低迷起来。

  夏侯惇的心也渐渐绝望了,他知道曹军根本不可能攻下汉军大寨,只会给曹军造成更多死伤。

  这时,郭淮骑马疾奔而至,大喊道:“大将军,这样打下去不是办法,死伤惨重了。”

  夏侯惇的脸庞一阵抽搐,无奈地下达了命令,“退兵!”

  ‘当!当!当!’退兵钟声敲响,士气低迷的曹军如潮水般向后奔逃,队伍混乱仓促,早已没有了刚开始进攻时的气势。

  山岗上的汉军士兵的欢呼声顿时响彻云霄。

  .........

  当天晚上,曹军大营内悲声凄凉,连续进攻失利使士气愈加低迷,与此同时,一个惊人的消息迅速在大营内传播,邺都已被汉军攻破,曹植投降,曹魏已经灭亡。

  这个消息令所有将士都感到万分震惊,尽管让人无法接受,但却没有多少人怀疑它的真伪,谁都知道,汉军在黄河一带有数十万大军,现在曹军主力都被带到北方,邺都只有几万新兵镇守,他们能守得住城池吗?

  就算士兵们消息闭塞,不知底细,但将领们却个个清楚,曹军将领们都开始惶恐起来,毕竟大部分人的家眷都在邺都城内,如果邺都被攻破,他们该怎么办?

  很快,中军大帐前聚集数名军侯以上的将领,他们心中焦虑,纷纷要求夏侯惇出来澄清事实,而在大帐内,夏侯惇、郭淮、张辽和曹彰四人也在紧急商议对策。

  这时,张辽低声建议道:“不如给将领们说清楚,邺都没有失守,这只是我们的诱兵之计,然后我们佯作南撤退兵,诱引汉军主力前来追击,这样我们便可反戈一击,在败中求胜。”

  郭淮摇了摇头,“现在军心动摇,只要我们南撤,恐怕立刻会引发士兵逃亡,现在不能轻易撤退,必须要先稳住军心。”

  旁边曹彰一直沉默不语,他的两万幽州军遭到夏侯惇一步步吞噬,一万骑兵被借去堆砌斜道后便没有归还,被张辽控制住,他心中早对夏侯惇恨之入骨,暗暗后悔自己不该来邺都,现在邺都被攻破,他曹彰又该何去何从?

  夏侯惇瞥了他一眼,问道:“彰公的意见呢?”

  曹彰不想让夏侯惇看出自己的心思,他连忙收回思虑,恭恭敬敬道:“回禀大将军,卑职赞同郭将军的意见,现在我们确实不能轻举妄动,而且我们粮食还能坚持半个月,当务之急应该是犒军,激励士气,澄清谣言,等军心稳定下来,再考虑诱兵之计也不迟。”

  夏侯惇此时进退维谷,虽然张辽的计策可行,但郭淮也说得有道理,如果不先稳定军心,只要军队一撤退,必然会有大量将士逃亡,夏侯惇只得叹口气道:“大家先回去稳定军心,军心稳定后,再考虑下一步对策。”

  众人也知道夏侯惇其实束手无策了,都心中暗叹离去,守在大营外的数名将领在张辽、郭淮等人的劝说下,也纷纷离去,整个夜晚,曹军大营内都充满了不安和悲观的情绪。

  更时分,夏侯惇忽然被亲兵推醒,“大将军,快醒醒!出事了。”

  夏侯惇本能地坐起身,急问道:“出了什么事?”

  “刚才东营来报,彰公率领一万军队冲出大营,向东去了。”

  “啊!”

  夏侯惇顿时目瞪口呆,半晌说不出话来,他早已怀疑曹彰有异心,只是需要军队稳定,所以才迟迟没有对曹彰对手,而是采取了逐步吞并他军队的办法,没想到这混蛋在关键时刻竟然跑掉了。

  就在这时,帐外忽然传来一阵喧哗声,夏侯惇一怔,顾不得曹彰之事,快步走出大营,只见几名斥候在大喊:“有紧急军情,我们要立刻见大将军!”

  “发生什么事?”夏侯惇大喝一声道。

  几名斥候急道:“禀报大将军,军营以南十里外,发现了无数汉军,大约有十余万人,正向我们军营杀来。”

  夏侯惇向后退了两步,眼前一黑,险些晕倒在地。

  刘虎万军据守邺都,而赵云和聘则率十八万大军疾速北上,终于赶到高邑县,但赵云还是晚到一步,曹彰率领一万军队突围而去,随着赵云大军的到来,刘璟也改变了策略,不再固守军寨,他下达了反攻的命令,十万大军冲下含龙岗,迅速从北面包围了曹军大营,近十万汉军将曹军大营团团围困,此时曹军兵力已不足六万,士气低迷,军心动摇,军队灭亡在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