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都市特种兵 > 第2938章 真正的植物人!

第2938章 真正的植物人!

  “咦,这是谁呢?好奇怪哟”看到这个诡异而又美丽的背影,陈天心里不由得诧异无比,正想起身朝这个背影走去,把这个背影的主人看个清楚,可就在这时候,这个背影忽然“嗖”一声把脸转了过来!

  陈天不禁有些猝不及防,瞪圆了一双略带错愕的虎眼便赫然看清了这一张脸!

  当陈天看清楚了这张脸后,不禁“呀”地叫出声来!

  陈天究竟看到了谁,为何这么惊慌?

  原来此刻出现在陈天面前的这个人,不是别人,居然是不辞而别的琉璃夜!

  没错,这个人目如繁星,嘴如皓月,身姿绝美,倾国倾城,可谓“双瞳剪水迎人滟风流万种谈笑间”,真的就是陈天心头挂念的琉璃夜。

  而且此刻琉璃夜身上穿着的这一件暗红色旗袍,胸口位置如同初代毒母穿着的那一件一样,骇然绣着一只黑色的大蜈蚣,张牙舞爪的看上去十分凶悍,就像是要从胸口的旗袍上飞跃出来咬蜇人一般,令人望而生畏。

  看到琉璃夜的这副楚楚可怜的模样,陈天“咕咚”、“咕咚”地咽了咽口水,惊奇地问道:“琉璃夜,你你怎么在这里啊?”

  琉璃夜黯然地抬起了光滑洁白的下巴,用迷离的媚眼痴痴地望着眼前的陈天,可这双美不胜收的眉眼之中,原本顾盼神飞的光线却变得十分朦胧浅淡。

  此时此刻,琉璃夜那长长的睫毛上挂满了泪珠,犹如出水芙蓉般清丽。那泪珠仿佛留恋那洁白的肌肤,迟迟不肯落下,让人看上感到十分的心碎。

  “陈天,救我,救我”在凄楚地说完这一句之后,琉璃夜那瘦弱的脊背,终于忍不住猛烈地抽搐起来,泪水立刻顺着她低下来的那张清丽绝美的脸庞,无声地流下。

  苦涩的泪水,痛苦的唏嘘,仿佛是从琉璃夜灵魂的深处艰难地一丝丝地抽出来,散布在陈天的眼前,织出一幅难以言喻的哀怨。

  看到琉璃夜在自己面前竟然哭了起来,陈天马上感到心疼不已,不禁对琉璃夜大声叫了起来:“琉璃夜,别愁,我在这,我来保护你”

  可陈天的话还没说完,琉璃夜赫然“咻”一下抬起了头,陈天立刻看到了一张皮肤黝黑丑陋、双目浑浊呆滞、牙齿森白外露的鬼脸!

  陈天压根没想到,原本一张美丽绝伦的俏脸会骇然变成此刻这么一张恐怖骇人的鬼脸,不由得“啊!”叫出声来,下意识地“噌”、“噌”倒退了两步!

  这这哪里像一个人的外貌哦,简直就是切尔贝丽军事禁区的那些黑僵尸的翻版嘛!

  看到这诡异骇人的场景,陈天的冷汗马上“簌”、“簌”、“簌”地流遍了全身!

  “陈天,救我,快救我啊”此时此刻,琉璃夜痛苦无助的声音依旧在陈天的耳畔回响,陈天不禁心急如焚,但又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一时间整个人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团团转,只感到胸口好像有一团火正在熊熊地燃烧,烫得陈天心神不宁起来。

  陈天的内心不由得越来越焦虑和纠结,情不自禁地“啊”一声大叫起来,可就在这个时候陈天的耳畔忽然传来了一声冷冷的斥责声:“嘿,陈天,你在干什么呀,失魂落魄的?”

  “这声音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啊?呃这是战狼博士的声音?”听到这一声斥责,陈天不禁感到十分错愕,立刻“叮”一声睁开了眼睛,只见有一个人拿一张臭臭的表情果然出现在陈天的眼睛前边!

  陈天“吧嗒”、“吧嗒”地猛眨了好几下眼睛,只见这个人唇白齿红,容颜冷艳,而且身材丰满,颇具成熟韵味,只不过表情傲慢自大,戴着一副考究的金丝眼镜,俨然一副“灭绝师太”的模样,不是战狼博士还能是谁?!

  我去,原来刚才陈天看到的琉璃夜,居然是在梦境之中出现的!

  只能说,陈天勇闯切尔贝丽军事禁区后,又一路从季付马不停蹄地飞回了华夏生物安全试验所,心里边仍旧惦记着道格拉斯的安危,可自己的身体在前边一系列的战斗和奔波之中消耗太大,早就不堪重负,于是在漫长而又无聊的等待之中打了一个瞌睡!

  所以就有了一个绮梦,出现了刚才陈天梦里和琉璃夜相见的一幕!

  陈天不由得瞪圆了一双炯炯有神的虎眼,用极为困惑地语气对站在自己面前的战狼博士呓呓地念叨道:“嘿,为什么是你,战狼博士?怎么不是琉璃夜”

  看到陈天若有所失的模样,站在战狼博士身后的女专家李如花忍不住开口训斥陈天道:“嘿,你这家伙怎么这么奇怪呢?刚才还上蹿下跳地缠着人家说要快些打听到道格拉斯的情况,现在一见到战狼博士,就想申请去旅旅游?你这前后的变化也太大了吧?”

  “旅旅游?”听到女专家李如花这句话,陈天不由得一愣,但是很快就回过神来,明白了女专家李如花口中的“旅旅游”实际上就是“琉璃夜”,是因为女专家李如花听错了才这么曲解陈天的意思。

  陈天不禁觉得尴尬无比,只好故意“嗯哼”地干咳了一声,掩饰了自己的难堪,对战狼博士说道:“战狼博士,你终于来了,真是等得我急死啦!”

  战狼博士马上从鼻腔里边发出一声极为鄙夷的“哼”字,然后对陈天阴阳怪气地说道:“陈天,不是我说你呀,就瞧你刚才如此销、魂的睡姿,我实在是看不出你有半点的焦急!”

  “噗嗤”站在战狼博士身后的女专家李如花不由得捂着嘴笑出声来。

  听到战狼博士这句嘲讽,陈天不由得“嘿”、“嘿”、“嘿”地干笑了几声,回头“咚”一声泄愤似的敲了邱泽的脑袋,睡得稀里糊涂的邱泽不禁“哇”一声惨叫,整个人捂着脑袋上的大包从沙发上蹦了起来,嚷嚷个不停。

  看到邱泽这样,陈天这才心满意足地对战狼博士说道:“别嘲笑我啦,战狼博士!好歹我也是在这里候了六个小时,你总得告诉我道格拉斯现在情况怎么样吧?”

  听到这一句,战狼博士不禁扶正了自己娇小可爱的鼻梁上的金丝眼镜,用略带忧伤的语气对陈天说道:“关于道格拉斯,有一个好消息,也有一个坏消息,你想听哪个?”

  陈天抿了抿已经龟裂的嘴唇,认真地说道:“要不先听好消息吧,毕竟有东西垫着点,待会不会摔得太惨太疼!”

  战狼博士马上回答道:“好消息是,道格拉斯经过我们的抢救,算是活了下来!”

  “哈哈,太好了!”陈天高兴地叫喊了起来,然后迫不及待地和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忘记了疼痛的邱泽击掌,“啪”的一声响彻了整个休息室。

  战狼博士好看的樱桃小嘴的嘴角往下一沉,“哎”地轻叹了一声,方才对正高兴不已的陈天问道:“陈天,你只是听了好消息而已,难道不想再听听坏消息吗?”

  陈天点了点头,正色道:“好吧,你现在说,我已经有心理准备了!”

  战狼博士忽然用极为古怪的眼神望了陈天一眼,望得陈天心里直发毛,这才对陈天幽幽地说道:“实际上,道格拉斯也只是活了下来而已,但是他成了成了一个植物人!”

  听到战狼博士这句话,邱泽忍不住就叫喊出声来:“什么?!道格拉斯他成了一个植物人?天哪,难道没有别的办法吗?”

  “是啊,难道华夏生物实验所这么强大的专家阵容和顶尖的医疗设备,都不能治好么?是不是说虽然抢回了一条命,但是道格拉斯却脑死亡了?”陈天眉头紧锁地低声问道:

  战狼博士小嘴翕张了一下,忽然用一种十分无奈的语气对陈天说道:“陈天,或许你没有听清楚刚才我所说的意思实际上,道格拉斯真的成了一个植物人,纯粹的植物。”

  听到战狼博士这一句,陈天一时间也蒙圈了,不禁追问道:“什么,纯粹的植物?什么意思嘛,说清楚点!”

  “是啊,难道成了一株植物,需要埋在土里,浇浇水,晒晒太阳?”邱泽也十分不解地在一旁小声地嘀咕道。

  这时候,听到邱泽这一句质疑声的人体研究组的首席欧阳老专家马上接过了话茬:“邱泽特工你说的没错,道格拉斯现在就像一棵冬虫夏草一般,被我们种在培养液里边!成为了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植物人!”

  “啊,不是吧,这也行?”陈天和邱泽异口同声地叫起来。

  首席老专家欧阳点了点头又继续叙述道:“实际上前三个小时,我们是按照人体的抢救方式来对待道格拉斯的急救,但是几乎没有效果后边又耗了一个多个小时,战狼博士忽然提议用对待植物的方式来处理,我们一开始也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但”

  “但居然成功了,”说到这首席老专家欧阳还陡然提高了音量,“这简直就是医学界、生物学界的一个奇迹!”

  在陈天和邱泽脸上挂着一副难以置信的神情时,一旁的女专家李如花又补充道:“研究还表明,他的心电图和脑电图对光照十分敏感所以我们真的推他去晒晒太阳了,没准还真的可以进行光合作用!”

  纳尼,光合作用?!

  亲,你确定你没说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