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极品朋友圈 > 第1036章 两次握手

第1036章 两次握手

  一打听,才知道,伊妹在跟着曹冲学说话和认字。由于语言功能基础太差,手指也太过纤细,不会念也不会写,但记忆力却超好,可以比着葫芦画瓢,记个大概。

  曹冲是伊妹最信任的人,什么事都跟他说,自然就把自己从麦小吉手机上看到的东西描绘出来。

  而曹冲又是个绝顶聪明的,根据嬴政的表达,猜出他的目的,随口便告诉了曹操。

  事情不大,却让麦小吉冒了一脑门子的冷汗,这都什么交际圈子,连捡来的野孩子也是绝顶聪明,看一遍就能把字当成画记下了笔顺。

  “冲儿,伊妹有长进,我很高兴,但是也得注意保密,不该说的,不要说。”麦小吉点拨道。

  “嗯,吉叔放心,冲儿有分寸的。”曹冲点头道。

  “好孩子,伊妹交给你我没有什么担心的。”

  “我跟伊妹说了,她学会说话,才会让她去见妈妈,所以也很努力呢。”

  麦小吉欣慰笑了,这也是让南宫月宽慰的话,若是听到伊妹思念母亲,哭得死去活来,只怕在城市里都要坐不住了。

  回到聚仙楼,很快嬴政也赶到了,他想要找麻衣道长,是想让他帮着给辉煌云端大酒店看风水。麦小吉不由埋怨道:“嬴兄,都是一家人,而且又都是为了集团的利益,有什么事情直接跟麻衣道长说就是了。我从中间传话,显得你们好像很生分似的。”

  “呵呵,有劳小吉了。”

  虽然做这个总经理,当初的嬴政还有些不情愿,但现在却看出,他有了正事做,还是很开心的,微微拱拱手,嬴政说道:“这次看风水,并不在本市,而且还要奔波于各大城市。唯有小吉代劳,方显尊重。”

  “嬴兄,你是不是打心眼儿里,还是瞧不上方士?”麦小吉压低声音笑问。

  “这个嘛,聚仙楼的道长们,自然跟那些江湖术士不同。”嬴政连连摆手。

  麦小吉哈哈一笑,带着他上楼一起去见麻衣道长,将此事说明。麦小吉来做动员工作是对的,在左慈的鼓捣下,麻衣道长打算要闭关几日,如果嬴政单独来说,还真不一定好使。

  麦小吉脱不开身,最后决定,由崔雷带路,开着带着嬴政和麻衣道长去外地看风水选址。

  “麻衣一人怎能忙得过来,算了,我也跟着你们去吧!”左慈得了便宜卖乖,故作为难道。

  “嘿嘿,真人,我觉得,你还是在家闭关的好。”麦小吉坏笑。

  “心中清静,在哪儿也是一样!”左慈说道。

  怎么说都有理,麦小吉乐见左慈也能跟着,一并答应下来。

  《霓裳羽衣》的首映式正式举办,本地市民会察觉到异样的气氛,严肃却又是低调的,并没有交通拥塞或者是道路限行等。

  麦小吉带领求职集团高管门前迎客,诸葛亮、沈万三、蔡文姬等人陪同。也许跟上官和要来有关联,企业家们表现都很低调,少有带车队出行的,九成都是一辆车。

  凤奇和卢有才的车几乎同时到达,却停在两个不同的方向,麦小吉干脆站着没动,等他们走近再说。

  总有碰面的时候,两人冷冷互视一眼,试图用眼神把对方杀死无效后,还是伸出手触碰握了下,然后并排走来。

  难得没吵架,还能握手言和,麦小吉为两人在公众场合的伪装点赞。

  “呦,凤总、卢总!”麦小吉这才嘘呼着上前,同时伸出一只手。

  凤奇嘴角上扬,邪魅一笑,步伐加快却抢先了一步,卢有才看出他的鬼把戏,也紧跟步伐不甘落后。

  麦小吉伸手的方向是卢有才,但距离凤奇却是最近的,眼看最尴尬的事情就要发生,麦小吉将手抬起,搭在两人肩头向内稍稍用力。都已经伸出了手,凤奇和卢有才反应也快,两人再次握手。

  咔嚓!记者们的快门纷纷落下,记录下难得一见的场景,麦小吉搂着两人肩膀笑得很开心,凤奇和卢有才两次握手,也必将引发一番商业猜测,这究竟想要传达什么信息?

  “你小子可真贼啊!”凤奇忍不住小声道。

  “够鸡贼的!”卢有才也低声嘟囔一句。

  麦小吉嘿嘿笑了,“只要能让两位多握一会儿手,随便你们怎么说。那位记者朋友说什么?哦,让我们仨笑一个?来,一起说,好嘞!”

  “两位这边请!”沈万三笑呵呵招呼凤奇和卢有才进入大剧院。

  麦小吉松口气,刚才的笑真的好累,都快装不下去了,保住两人颜面,还被骂鸡贼。今天是东道主,麦小吉还是把火气给压了下去,目前还得罪不起。

  就在这时,人群开始骚动,麦小吉抬眼一看,比明星还明星的广强到了。这回比较收敛,只带来两辆车,中规中矩穿了白衬衫黑长裤,也没有助理在一旁帮着打伞。

  看见这人就来气,正好况凝也到了,麦小吉过去和她打招呼。广强却厚着脸皮在一旁束手而立,赔笑等待。

  “小吉,你看我这朋友圈,工作群,全都给你做宣传了!”气色红润的况凝乐呵呵将自己手机掏出来摆弄。

  “我正为票房发愁呢,凝姐这么一吆喝,心里立刻就有底了。”麦小吉夸张道。

  况凝被逗得咯咯笑,“以后也不知道是哪个姑娘有福气嫁给你,肯定天天开心。”

  燕北飞和南宫月听到这话,都不由撇嘴,谁嫁给麦小吉谁倒霉,一辈子操不完的心。况凝还说自己又去做了复查,身体好得不得了,现在已经不再按摩针灸,只需要按时吃药就好。

  开心中的况凝说了不少,期间又有两位企业家到场,广强站的位置恰好又在太阳地儿,热的鼻尖上都是汗,喝过两次水,却还咬牙坚持。况凝刚进去,麦小吉正想要迎接下一位客人,广强却嘿嘿笑着过来拉住他。

  “广总什么时候来的啊,我都没看见!”麦小吉冷冷一笑。

  “我这不一直就站在你旁边嘛!”广强皮笑肉不笑,脸上肌肉都不会动了。

  “哦,原来站日头底下了,太毒!”

  麦小吉手指往上指了指,一脸不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