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1 乱世

  乱世。

  是年,平州竹岐县大旱,盗贼纷起。

  叶秦跪在地上,双手抓着一片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碎瓦砾,在一棵孤零零枯黄的老树根部,用尽全身的力气刨挖着,想挖出老树根来吃。瓦砾并不锋利,但是长久的刨挖,却已磨破他的掌心。

  天空的太阳毒辣辣的,亮的刺眼。老树稀松的枯枝勉强遮住了炎炎烈日。

  挖了一会儿,叶秦有些疲倦。他已经一上午没吃任何东西,腹中饥饿,喉咙干渴,令他一双消瘦小手几乎没有力气刨下去。

  老树的另一旁泥地上还躺着一个饿昏过去的农家少年,是同村的小孩成大牛,一头草窝一样的糟发,一块烂麻布遮身,半昏厥着,口中含糊不清的说着一些呓语。

  叶秦看了成大牛一眼,舔了一下干裂的嘴唇,咬牙继续刨下去。

  他本是数百里外深山老沟小村落里一家猎户的小孩,连年的兵灾、匪祸和重税,已经把乡野村民压得喘不过气来,今年初开始的大旱,庄稼地几乎绝收,山林里猎物大减,更是令大量的人口死去。

  大人都难以求活,更别说小孩了。身为家中老大,今年十一岁的他拜别了爹娘,离家外出寻食,减轻爹娘身上的口粮压力,让家里的小弟小妹们能够有足够的口粮活下去。根据他们乡里的规矩,一旦拜别爹娘离家,便意味着离家独自立业,从此不再依靠爹娘和宗族。

  叶秦算不得立业,但也算是独身一人外出闯荡了。

  所幸,同村一起结伴出来寻食的还有另外四五个八到十岁的小孩,其中以叶秦的年龄最大,经验最多,所以由他带着众小孩。

  这大半年,他们在竹岐县城各地的乡野村镇流浪,因为没有足够的食物,以及野外野狗豺狼的袭击,在路上已经死了三四个,只剩下叶秦和成大牛还活着。

  大牛比他要小一岁。

  昨天凌晨,他们在荒野上的一处凉棚睡觉。两人正熟睡的时候,凉棚被一条饿的发昏的老野狗钻了进来,把大牛的小腿给咬伤了,要不是叶秦及时惊醒过来,用石头木棒把老野狗狠狠砸跑,大牛差点丢了小命。无论如何,他和大牛都不能再死了,否则孤零零一个人更难在这个世上活命。

  叶秦忍着双手的疼痛,刨着,想着。已经刨了一尺来深,却还没刨出可以吃的老树根来。

  老树已经枯黄,它的根能不能吃,谁也不知道。但是总得试一试,附近几乎找不到其它可以吃的草根树皮。半年的大旱,几乎把所有的草树都晒死了。

  终于有一段老根被挖出来了,还新鲜,有湿气。

  啊,叶秦惊喜的用钝瓦砾猛的戳打老根,好半天才挖出其中的一小截,咬了一小块湿润的树皮下来,爬到成大牛旁边,把成大牛摇晃醒来,喂他吃。

  成大牛闻着树皮湿气,迷茫睁开眼睛,竟然从半昏厥中醒了过来,勉强嚼了一点树皮,却是没力气吃下去。

  叶秦连忙把树皮嚼碎了,塞进他的嘴巴里去。

  不吃,就要死。

  成大牛吃了点树皮,终于喘过气来,恢复了一点精神,清醒了些。

  靠着这一截树根,让叶秦和成大牛又多活了大半天。

  虽然吃树皮会让他们胃腹有些疼痛,但是总比饿死好。两人在老树根遮荫处休息了半天,等太阳渐渐西落,不再毒辣的时候,叶秦搀扶着一瘸一拐的大牛向东走着。

  天要黑了,荒郊野外有许多俄的发慌的野狗和豺狼,不安全,必须去可以住人的地方。

  叶秦带着大牛去昨天他们住的那座凉棚,那座凉棚在东面数里外荒坡的驿道旁边。

  驿道经常有商人和马匹经过,饥渴了要喝水。白天那里会有一家从附近镇上来的酒家,专门卖给沿途经过的客人茶水和酒肉。

  不过为了避免遭遇盗贼,酒家每天晚上都会离开,凉棚空了,他们正好可以住在凉棚里面,躲避野狗豺狼。而且还可以从地上捡到一点点客人丢弃的剩菜饭,当作晚饭。

  这小半个月来,叶秦两人晚上都住在那里。

  傍晚,天空出现晚霞的时候。

  叶秦扶着大牛来到了那座凉棚的一侧,蹲在旁边一处乱草丛地上歇息。这座凉棚,是一些竹子搭建成的一间简陋的竹房,门口是露天大棚,棚下有十多条茶桌椅凳。

  现在凉棚里的酒家主人还没有离开,酒家老头、一名年轻的小二正在忙碌,招呼十多条身穿一色青褂袍的提刀汉子。这一群汉子在凉棚内嘈杂嘶嚷,交杯换碗,大口的喝酒吃肉,热闹非凡。

  叶秦闻着凉棚前飘出来的酒香味儿和肉香味儿,馋的要死,但是只瞄了一眼,便惊惧赶紧缩回头,不敢再多看半下。这些瘦炼精干的汉子都穿着官差的衣服,是竹岐县城的官差。

  他当初刚从乡下出来寻食的时候,还差点把这些穿着衙役官服的官差当成好人。但是这大半年下来,在县城和好几个村镇讨过饭,见得恶事多了,对这些人极为畏惧。

  如果是盗匪还好些,没有钱财,也不会随便杀人害命。这些官差可比盗匪狠多了,要是看谁不顺眼,把往死里打,打死了割了头还被算成盗贼头颅送去县城领功。

  叶秦穷的只有一条遮体的破麻布,是宁见盗匪也不愿意见到官差。

  成大牛饿的犯迷糊了,没看清那些汉子是官差打扮,想爬过去讨些吃的。

  叶秦一惊,赶紧一把把他给扯了回来,摁住大牛的胳膊。大牛使劲力气挣扎,想出声说什么。叶秦慌忙一把又捂住他的嘴巴,拼命使眼色,别过去找死。

  大牛本来就比他小,又受了伤,挣扎了一下没挣脱,没力气了,只能迷糊着躺下休息。

  两人在凉棚外旁边的隐蔽处缩成一团,尽量不引起这些官差的任何注意。

  叶秦看了一下天色,太阳也快下山了,这群官差吃饱喝足,相信不会在这荒郊野外久待。等这群官差走后,他或许能找到点遗漏下来的东西。

  他心中暗暗叹了一声。这种挖树根过活的日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尽头。

  凉棚下,传来汉子们热闹的喧笑声音。

  被众汉子围聚在中间,一名相貌削瘦枯黄的中年官差,颇有威严,显然是众官差的头目。

  中年官差咕噜咕噜灌了一口酒,摸去胡须残留的酒水,大声道:“真他娘的晦气,那一伙强盗也真能跑,从竹岐县城跑了数十里,逃到这鸟不拉死的鬼地方,把咱们兄弟差点累死了。兄弟们多吃一些酒肉,晚上还要摸黑赶路,尽早抓住那群强盗。”

  叶秦藏身在凉棚一侧乱草窝中,和凉棚内坐着的众官差隔了十多步,他们的话一字不差的都落在他的耳朵里。

  众官差们纷纷讨好那中年官差。

  “这此还多亏了李爷亲自出手啊,否则这群强盗早就跑的不见踪影了。咱们辛苦一些不要紧,但是不能让那伙强盗逃了,以免让李爷一番辛苦白费。”

  “不错,只要抓住那伙强盗,割了贼人的脑袋回去领功,李爷少不得可以得到一笔厚赏。咱们兄弟们也跟着沾光得些好处啊!”

  “李爷不亏是咱们县城的头号捕头,每次出手绝不落空。这次咱们也是托了李爷的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