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5 分离

  采药堂门口,站着的身着黄衫的青年看门刀手,双手交叉在胸,一脸高傲的看着街道上来来往往的江湖中人。因为采药堂在竹岐县屈一指的豪强大户,更因为药王帮在整个平州境内的尊崇地位,连带他们这些看门人,脸上的傲气都比别的小帮会看门人高上七分。

  那些在乡野间横行的县衙官差,在他们这些看门人面前连个屁都放不响。普通的江湖中人,也不敢在采药堂的地盘上撒野。

  叶秦见他们气势逼人,哪里还敢过去询问招募采药童子的事情。他带着大牛远远的缩身藏在街道一处角落上,小心翼翼的往府门大开采药堂里望去,想看看里面是不是在招募采药童子。

  忽然,他看到采药堂的侧门处停了一辆熟悉的驴车。

  老乡绅正带着他的小胖儿子,跟采药堂的一个总管模样的人说话,从驴车里拿出一个饱满的钱袋塞了过去,老脸一脸媚色道:“张大总管,小儿的事情,就拜托您了!一点小小的意思,不成敬意。”

  此时的老乡绅,哪里还看得出有半点在乡下的跋扈之色。

  那张大总管瞥了一眼袋子一角露出的银色泽,掂量了一下钱袋份量,沉甸甸的,估计不下一二百枚银叶。换成金叶,也就是一二枚金叶而已。一枚银叶,能换一百枚铜板。

  张大总管眼中露出失望,不咸不淡的说道:“好说,好说!老夫自会适当照顾一二,不让他有所闪失。不过能不能加入采药堂,成为采药童子,还要看你家小子的造化其实,如果钱够的话,加个十倍,直接送你家小子进内堂成为内堂弟子制药童子,是最好不过了。老夫这大总管说话也是顶事的。”

  老乡绅十分尴尬,他也就是个有个数百亩贫瘠薄田的小地主,哪里来这么多钱?凑着一二百枚银叶便不容易了。况且今年的收成不好,更是缺钱。要不是他六七十岁老年得子,疼爱至极,想给儿子图个好前程,也不会费这笔钱送他儿子到竹岐县城豪门采药堂来。

  可怜的老乡绅根本没有想过,采药堂的内堂和外堂有什么区别,他那儿子能不能吃得消外堂采药童子的苦。这笔钱注定要白花了。

  看到老乡绅一脸尴尬,张大总管也知道他拿不出更多的钱来,便不耐的收了钱银,直接带着那胖小子从侧门进了采药堂。而老乡绅欢喜的仰着脖子见儿子跟着张大总管进了府里面,方才驾着驴车走了。

  半个时辰之内。至少又有十多个年龄**十岁地小孩。在被一些城里地平民送进了采药堂。不过。他们都是从正门进采药堂地。并不像那老乡绅地儿子一样走侧门。

  叶秦这才敢肯定。采药堂地确是在招人。而且招地不少。那两个看门人几乎不怎么询问小孩来历。直接放他们进去了。至于大人。则统统被挡在府外面。不许进去。

  叶秦看天色有些黑。再不去便有些晚了。

  他壮了壮胆子。拉着大牛。畏畏缩缩地磨蹭到那两个看门人。不敢抬头看。只是说道。“这~这里。是不是~在招采药童子?”

  那两个黄衫看门刀手大笑。蔑视着他们俩。“哈。两个小乞丐竟然也跑来要当采药童子?当咱们这采药堂是乞丐窝啊?”“快滚远点。别脏了采药堂地台阶!”两看门人估计是怕弄脏自己地手。甚至不愿意动手驱赶他们。

  他们还没有笑完。一个四十余岁地青衣汉子从里面缓步走了出来。冷眼扫过府门前。

  两个看门刀手笑声嘎然而止,慌忙拱手施礼。“王药师,您老怎么出来了!”“这里有咱们两个小的看着就行了,不知道您老有什么吩咐?!”

  王采药师背负双手,哼了一声。

  “你们不知道我采药堂的规矩吗?我采药堂招募采药童子,从来不论出身来历,只要来了便招。你们两个在干什么?把前来应征的童子往外赶?”

  两个看门刀手顿时冷汗淋背,不敢辩解,只是一个劲的讨饶。

  在采药堂,地位等级森严。

  药师的地位极高,整个采药堂内也仅仅数十人而已。可不是两个看门刀手得罪得起的。

  王采药师也不看他们,道:“把这两个小家伙带进去,准备明天的试药!”

  “是,是!”

  两个看门刀手得了吩咐,也顾不得两小乞丐身上的脏臭,赶紧一人提了一个,分别抓着叶秦和大牛的脖子,大步往采药堂门里走。

  叶秦呆了,也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不过他听的清楚,这个王采药师是要收他们,所以他也没有挣扎。大牛更是吓得不敢动弹,被拎着脖子走。

  “等一下!”

  王采药师突然现了什么,喝止了他们。

  两个看门刀手停下脚步,不知所措,不知道王采药师为什么又叫他们停下来。

  王采药师来到大牛身前,漠然的看了大牛小腿上的两个洞一眼。

  “小腿筋应该是被野狗咬伤了,行走不便,以后也多半是个没用的废物,丢了!剩下的那个,带进去!”

  两个看门刀手立刻醒悟过来,暗暗佩服王采药师的眼力。其中一人赶紧把那小腿受伤的小乞丐往外丢,另外一个则拎着叶秦往里走。

  叶秦完全没有想到会出现这个突然变故,他和大牛竟然被分开,顿时大急,挣扎叫喊起来,什么也顾不得,猛的用脚踹那看门刀手,想要挣脱开来。

  那看门刀客岂是易于之辈,丝毫不理会他的踢闹,老鹰抓小鸡似的往背上一扛,进了采药堂的大门,往院里深处奔去。

  叶秦几乎绝望的大喊,“大牛,别走,等我!”

  “秦哥儿!”

  成大牛被抛出采药堂的大门外,哭喊挣扎起来,在那看门刀手冷酷的注视下,却不敢丝毫靠近大门。他在宅府附近徘徊了整个晚上,知道再也无望见到叶秦,终于一瘸一拐的离开,不知道去向。两个同乡出来的伙伴,被拆散,一个在采药堂内,一个在采药堂外。

  叶秦踢闹间,被那看门刀客背着,也不知道跑到采药堂的什么地方,被丢进了一个小院里,然后扔下不管,把小院们再次锁上。

  小院门处也有刀手看着。

  叶秦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正要想办法逃走,一看小院子内情形,却愕然。

  这个小院子内,竟然已经有数百名七至十二岁的孩童,有男有女。分成了数十伙,分别围聚在一起。从穿着上来看,这里的孩童都是一些乡下富户,县城平民出身,或者是乡野穷苦出身的小孩。

  他们一个个奇怪的看着叶秦。在他们的眼里,采药堂的看门刀手已经是非常有身份地位了。什么样的人物,需要他们亲自背着进来?

  叶秦从来没有和这么多陌生的孩童相处过,缩了一下身子,慢慢躲避到一个角落上去,尽量避免吸引别的孩童的注意力。

  忽然人群中一个胖小孩,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指着叶秦惊恐大叫,“你不是街上那小子吗?你怎么进来的?这里是你这样的人能来的么?看俺揍死你!”拽着拳头便要来揍叶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