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7 恐怖试药

7 恐怖试药

  叶秦在孩童群中间,默默的看着台上那张大总管。他觉得有些眼熟,仔细一看,不就是昨天他在采药堂府宅侧门看见的那个收了老乡绅钱袋的张大总管吗?!

  叶秦又远远的瞧了一下那小胖子,心中暗道,不知道这张大总管会怎么照顾这小胖子。

  叶秦也非常希望能够成为采药童子,过上衣食无忧的日子,但是他也绝不会傻到冒头去签这生死契。他要看看,这试药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其他孩童们也有些惊疑,不敢轻易过去尝试。

  小胖子大胆的很,竟然第一个主动跑过去,“俺来,俺第一个来试药。”仗着他老爹曾经给过张大总管钱,根本不惧这试药。

  很快,另外几名乡绅的小孩也跑了出来,要做第一批的试药孩童。

  张大总管见仅仅数人应答,还缺了一大半。他也不急,笑眯眯扬声说,凡是先进去木屋内试药的,在完事之后直接奖励一只香喷喷的大鸡腿。

  这个诱惑一出,顿时有数十多名孩童出来抢着去试药。这些贫苦出身的孩子,一条鸡腿足以诱惑他们去冒险了。

  张大总管点了其中的五六人,让他们和那几个乡绅的孩子一起,先按了生死契,然后放他们进小木屋中去试药。

  小木屋是半闭半开,每个小木屋里面还坐在一个中年人监督试药。

  十名孩童进入小木屋,在那些中年人的监督下,往嘴巴里吃进了什么东西。

  外面地数百名孩童远远地看着。都能看见里面地一点点情况。只是看地不是太清楚而已。他们都伸长了脖子。屏息地等待着。

  试药地过程有些漫长。

  在最初地半刻钟。十间小木屋里没有任何反应。令人暗生焦急。

  直到半刻钟之后。突然其中一间小木屋中传来一声凄厉地声音。那间小屋里地孩童疯狂地跑了出来。口中吐着白沫。全身隐隐红涨。大声叫喊着。“救命。救救我——!”。

  但是。少年少女们表情冷漠。没有一个有动手去救人地打算。

  数百名孩童们震惊地呆。纷纷望向高台上地张大总管。期盼着他出手救人。

  那张大总管笑眯眯的稳坐在台上,叼着一杆翠竹大烟斗,吞云吐雾,淡声道:“试药,纯属自愿,生死与他人无关!九株以下中毒者,不属于本门采药童子,就算被毒死了,不会有人救。吃够九株以上,成为本门的采药童子,才有的救。”

  那口吐白沫的孩童,在众人的眼皮底下,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但是没有立刻死去,而是一个劲的抽搐。

  整个场上的数百名孩童,就算是大胆的小男孩,也浑身寒,汗毛都惊的立了起来。而那些小女孩,更是一个个脸色惨白,吓得哭泣起来。他们已经明白,这个试药,会死人的,而且死的很恐怖。

  在不到一个时辰之内,又有四间试药小木屋里的孩童,惊恐欲绝的跑了出来,倒在场地上。他们中的毒各不相同。有的表面上看不出什么,只是全身奇痒无比,抓的差点烂掉。有的长满红豆,化脓,破疮,臭不可言。还有一个小女孩,摇摇晃晃的从小木屋走了出来,一句话也没说,喷出一口黑血,气息全无软倒在地上。

  叶秦茫然的举目望去,场上的数百名孩童,至少有一半吓得嚎啕大哭,还有一小半胆小的吓得**尿流,剩下的十多个胆大的孩童,也像他一样茫然不知所措。有几个孩童想要逃走,被周围监视的锦衣少年抓住,当众毒打了一顿,打的哭爹喊娘。

  上午,批十名试药的孩童全部出来了。

  其中一个贫民孩子剧毒而死,被张大总管命人直接抬去县城外十多里的荒野乱坟岗埋了。四个中了毒但是没死,被赶出府去,如果能够及时找到大夫救治,说不定能够侥幸不死。还有三个中了微毒,虽然没有什么大碍,但是也丧失了加入采药堂的资格,都被赶了出府去。

  那个小胖子,被毒的满脸花斑,吓得当场尿裤子,目光呆滞,张嘴巴胡乱叫喊,“爹~,爹,你在哪里?”,看样子只怕离吓得傻掉也不远了。

  叶秦注意到,张大总管却突然出手,给那小胖子嘴里塞了一颗小药丸,然后令几名锦衣少年送那小胖子离开。看来那老乡绅给的一袋子银叶,多少还是起了一些效果。

  叶秦有些懊恼,他之前还想着以后怎么狠狠的揍这个往自己身上吐唾沫的小胖子一顿呢,没想到这么快就被赶走了。

  那些被赶出府的落选孩童,都被锦衣少年们声色俱厉的下了封口令,如果敢对外人提起采药堂试药的事情,那么他们会直接找上门去“拜访”他们全家,给他们家上点颜色。这些被赶出去的孩童们噤若寒蝉,哪里敢不答应,只是点头,保证不会对任何人提起采药堂里试药的事情。

  批十人,只有一个过关。那是一个年纪十二岁的平民男孩,吃了十株草药,勉强撑过了试药关,被正式列入采药堂采药童子的行列,奖励了一只鸡腿。这个过关的男孩,脸色白,双腿软,浑身都在颤抖——倒不是中了毒,而是惊吓过度。

  下午,继续试药。这回再也没一个孩童肯上了,谁都知道这根本就是在玩命,别说一只鸡腿,给一整只肥鸡也不行。纷纷哭嚷着,要离开。

  张大总管冷笑,采药堂的门,进来容易,出去可就难了。

  他朝几名少年使了一下眼色。

  那些锦衣少年领会,立刻飞扑进入孩童群中,身手敏捷的直接抓了十个孩童出来,押到高台前,抓着他们的手,强行摁下鲜红的生死契手印,送进试药的小木屋去。

  叶秦曾经在县城各地流浪乞讨了大半年,早就体会到了人心险恶,学会了察言观色。他一直在盯着那张大掌管和那些少年的脸色,一见不对,便立刻缩身后退,躲在数百名孩童的中间,及时的避开了那些抓人的少年。

  他的脸色白。论胆子,他的胆子在数百名孩童中间,可以说算是较大的那一小批。但是面对这些身怀武功的锦衣少年,他也只有傻眼的份,只能想办法躲在孩童群的深处,尽量避免自己被抓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