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11 选功法

  呜,挑选秘笈,鲤鱼能不能跃龙门,在此一举了。

  -----------------------

  入门之后的第二天,数名十五六岁的锦衣少年,带着所有的四十余名孩童到了采药堂府宅内一座独立的三层阁楼,“藏书阁”。

  藏书阁一楼是众多的草药、药材、药品类书籍,堂内弟子可以借阅。二楼是守卫处,有堂内十一名青年一代的高手坐镇。三楼是秘笈室,这里储存着高达上千种刀谱、剑谱、外功、内功心法,看管严格。

  药王帮在平州境内的江湖上是一个很有威望的帮会,已经传承了数百年之久。一向以中立帮会自居,尽量避免卷入江湖纷争,而且它从建立帮会的一开始便没有自己的武功心法口诀,只是一个单纯的药材帮会。

  因为药王帮的主业是采药、炼药,以药材起家。它常常拿一些珍贵的药物,去和江湖上其它的小帮会交换心法口诀,从而获得练功法决。

  在救命药物和心法口诀之间,那些小帮会被迫拿出秘笈来交换药物。虽然其中的大部分秘笈都是低级练功谱,并不珍贵。但久而久之,数百年下来,药王帮积累下来的武功心法口诀,也几乎多的能够堆积成一座小山,丝毫不缺武功心法口诀。

  光是竹岐县采药堂的秘笈室,供采药童子选择的入门秘笈便高达数百种之多,中级、高级的武功秘笈也不下数百种,多的有些吓人。

  要知道其它的小帮会,能有数本、十余本秘笈就不错了。就算是平州境内江湖上的大帮大会,往往也不会过数百本秘笈的数量,不会想药王帮一样秘笈多的离谱。

  药王帮的秘笈很多,并不代表它很强。

  平州境内的大大小小帮会数百上千。药王帮长期以来位列第五大帮会,从来没有进入过前三。原因很简单,药王帮拥有的秘笈太杂乱了,以至于杂乱到师父经常不知道徒弟修炼的是什么,徒弟往往不知道师父修炼的是什么。师父无法指导徒弟的武功,徒弟大半靠自修。

  就像王采药师。他修炼地是一种《鹰爪功》地外功武学。手上功夫极其了得。而叶秦他们五个。却需要在秘笈室内内独自挑选一个功法。并不和王采药师学同一种武功。如果他们五人选择外功。王采药师还能稍微指点一下诀窍。如果选择内功。王采药师则根本无法深入地教导。

  好在。药王帮地主攻是采药、制药。和平州地绝大部分江湖帮会都交情广泛。人脉极众。武学上弱一点。并不妨碍它成为平州境内大帮会地地位。在平州地江湖上。药王帮地功夫以繁杂而著称。别地帮会完全无法预料药王帮弟子都会些什么。也不敢轻易招惹。

  采药堂藏书阁地二楼。

  锦衣少年。带着众孩童们进入阁楼。登上了二楼。

  却见宽敞地二楼大厅空荡荡地。数百丈方圆内。仅仅只有十一个坐垫。每个坐垫上盘膝坐着一名冷峻地青年。正在闭目打坐。修炼内功。而他们地身前。则各放置着一柄锋利地武器。或者是剑。或者是刀。

  数名锦衣少年带着大群孩童上楼。将他们惊动了。

  那数名锦衣少年,羡慕而畏惧的看着十一名年青男子。这些男子大约二十到三十岁之间,一个个冷冰冰的神态,都是采药堂的入门很早的师兄,而且是核心弟子,是堂主、副堂主、长老之类的亲传弟子,在这藏书阁闭关潜修,地位远不是他们这些普通弟子可以相比的。尤其是当中为的一人,更是采药堂李堂主的亲传弟子,武学资质极高。

  叶秦好奇的东张西望,打量着空荡荡的二楼。他不清楚守在这里的十一个青年男子是什么人,心中自然毫无畏惧。只是这里沉闷肃杀的气氛,令他不敢说话。

  一名锦衣少年,恭敬的上前,朝其中为的那青年拱手道:“谢云大师兄,新入门的四十余名采药童子、制药童子,都已经在这里。季副堂主吩咐我等带他们来这里,还请谢云大师兄为他们选择秘笈,修炼武学。”说完之后,他便退下。

  大厅中央,一名为的身材修长的青年,终于睁开眼睛,朝那锦衣少年点了点头。然后站了起来,扫视了众童子一眼,淡漠说道:“我叫谢云,你们以后叫我大师兄就行了。我采药堂的规矩,采药童子每人只准挑选一册低级武学秘笈,**秘笈室,不可多选。制药童子,可以选择两门低级功法秘笈。所有童子只能练自己的秘笈,要是被现擅自修炼他人的秘笈,将受到严厉惩罚。”

  叶秦微微一愣,内堂的制药童子,怎么比他们外堂的采药童子硬是多选一门功法?这不是吃了一半的亏吗?

  众青衣童子,不由的怒视那五个白衣童子。那五个白衣童子丝毫不害怕,高傲的昂着头,咱就是比你们多学一门功法,你们又能怎样?想打架,来啊,谁怕谁!

  要不是有数名锦衣少年和那些青年男子在,只怕双方要当场打起来。

  杨一成、冯小等人也暗暗撇嘴,低声骂了几句,十分不服气,和其他的一些不怕惹事的采药童子暗暗商量着,什么时候揍这些高傲的家伙一顿,以消心头之恨。

  那为的青年守卫宣布完规矩之后,带着他们上了三楼,打开了秘笈室的大门。

  叶秦早已经悄悄的挤到了最前面,抢了一个好位置,门一开,便和其他孩童立刻抢着挤了进去。

  其它的童子们,也顾不得争执,连忙跟着冲了进去。毕竟把秘笈拿到手里,这才是正事,别被其他童子把好秘笈都抢光了才好。

  三楼的秘笈室十分大,三大排的书架,横放在密室内。书架上,满满的全部都是书,不少的书上都积满了灰尘。第一排,是低级功法秘笈。第二排,是中级功法秘笈。第三排,是高级功法秘笈。绝学类秘笈不会放在这种地方进行保存。

  叶秦在第一排书架中飞快的寻找秘笈,想挑一本好点的秘笈。不过当他拿到一本低级秘笈的时候,直接傻眼了。因为他根本看不懂上面的字是什么,翻开书来看,两眼一抹黑,怎么知道这秘笈是好是坏,自己以后要修炼的是什么东西?

  叶秦心中一急,回头看其他的童子的情况。

  绝大部分青衣童子跟他差不多,手里拿着一两本低级秘笈,傻愣着,他们大多是农户出身,根本没读过书,也看不懂字。

  那五个白衣童子,得意洋洋的读着秘笈上的字。他们要么是有家境、有门路的,这才能进入内堂,自然读过书念过字,虽然不多,但也足以看懂秘笈上写着什么。

  那青年守卫早已经预料到会出现这个局面,他们在这里,除了守护秘笈室之外,目的之一也是为这些什么都不懂的入门童子,挑选秘笈。

  那青年走了进来,冷着脸,指着书架,淡漠的语气告诉众青衣童子,书架上面是什么种类的秘笈。

  “这里所有的秘笈都归过类。刀谱、剑谱、枪谱、弓谱器械类、轻功类、外功类、内功类、内外兼修类。江湖上绝大部分种类的秘笈,这里都一应俱全。你们想要学什么种类的功法,只要跟我说一声,我可以推荐大家具体功法。”

  他说的很详细,似乎对这里的绝大部分秘笈都了如指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