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14 野外训练

14 野外训练

  早~!

  -----

  竹岐县城外,十余里的某处山崖。王采药师带着两捆绳索,飞身轻足攀上了山崖,从上面抛下一根粗绳索、一根细绳索。让他的徒弟,攀登上山崖。

  杨一成抬头望了一下前面高达二三百十丈高的陡峭悬崖,咽了一下口水,目瞪口呆。

  “我的妈呀,怎么这么高?万一摔下来,不成肉饼了?”

  冯小推了他一下,嘻笑。“快点,师兄,你是大师兄,当然凡事都要带个头才行,师父在上面等着呢!你要是再不动,他下来就要揍人了。”

  钱若秀、孙莹两人,躲在一处阴凉的小树下歇息,偷偷的看着他们三人。

  叶秦却在坐在不远处的一块草地上休息,恢复体力,默默的想着这最后一个月的野外生存训练。这个月的训练期完之后,他们便要正式跟随采药匠入山采药。

  在野外生存训练的第一天,师父就给他们一个下马威,让他们绕着竹岐县城的郊野足足跑了五十圈,把骨头架都差点给跑碎了。好在他们五人都是铁户、农户、猎户、织户平民子弟出生,自小吃苦长大,而且之前已经经历过了足足五个月的基础站桩功夫训练,否则也经不住这样强的训练。

  五十圈下来,除了叶秦以外,其他四人全部都趴下了,就连轻功最好的冯小也不例外。叶秦修炼的内家心法聚气凝神>,第一次显示出与众不同的威力出来。他的体魄耐力,已经完全过了杨一成、冯小、钱若秀、孙莹等四人。

  好在每天有大量的米饭,还有几块香喷喷的细肉,只休息了一晚,他们便把体力恢复过来。

  接下来地三五天。任务一天比一天更繁重。

  从在荒山野岭奔跑。到下河谷游泳划水。到爬老山钻密林。弄得遍体鳞伤。仅仅只是一些擦伤。摸点止血草药上去。也没什么大地妨碍。

  随后地三五天。他们又被叫去捅马蜂窝、大蚂蚁窝。下烂泥沟捉杀蚂蟥。捕蝎子、蜈蚣。野外驱蚊子。捉山鼠吃毒蛇。弄得全是红包。奇痒无比。挖陷阱。杀野兽。把小虫小蚁小兽给玩了一个遍才罢休。

  到了今天。王采药师更是让在县城外跑了三十圈之后。然后带他们来到这座高耸陡峭地山崖下。让他们五人在这里攀山。要是不小心一失足掉下来。不死也是个重伤。好在王采药师没打算让他们送死。带了绳索来。

  叶秦不怕苦。也不怕累。

  他跑完步之后。立刻开始寻了一处草地打坐。恢复体力真气。

  杨一成被冯小怂恿,第一个开始攀山。

  为了保险,他腰间栓上了那一根细一些的绳索,然后拉着粗绳索,开始往上爬。

  粗绳索上有绳结,不容易打滑。

  尽管这样,他使出了吃奶的劲,手足并用,也才爬了一百十多丈高,然后悬挂在半山腰,上不得也下不去,没有一丁点力气,动不了了。往上爬,不比在平地上跑,消耗的体力更大大。爬到后面,连手指头都麻的动不了。

  他练的外家功夫《虎拳》,猛虽猛,但是持久耐力不足。如果之前没有跑上三十圈,他现在或许还能多上三分力气来爬山。

  “师父,放我下去,我不爬了!”

  杨一成大哭。

  王采药师坐在山顶上,只是冷漠的看着,没有半点反应。

  三个时辰。

  杨一成在半山腰足足被挂了三个时辰,他哭一会,停一会,歇息够了,然后又继续爬。他要是不爬,那就只能吊死在半山崖上。

  从中午太阳暴晒,到几乎快傍晚的时候,杨一成才爬上上山顶,瘫软在山顶岩石上。

  王采药师不满的哼了一声。

  “废物,训练了五个月,爬个山竟然用半天时间!”

  叶秦、冯小他们几个,只是在下面仰着脖子,呆呆的看着杨一成被挂了三个时辰。心中寒。如果是他们被悬在半山腰,不要指望他们的师父会出力救他们。

  “二师兄,该你上了!”

  冯小畏缩的推了叶秦一下。

  叶秦犹豫了一下,从怀中掏出一个大馒头,撕了一半吃了,才开始攀爬。早上吃了饭,现在已经是近傍晚,还没吃东西,要是不先吃点东西,便没力气爬了。

  冯小瞪见叶秦手中的馒头,惊叫。

  “哇,二师兄,你早上竟然偷偷藏了馒头出来,早就预料到中午没饭吃。果然够奸诈,神机妙算,师弟我佩服的五体投地!”说着,还装模作样的拜了一下。

  叶秦好笑又好气,没理会他。他带馒头可不是事先知道中午没饭吃,而是最近养成的一个习惯,身上总要捎带上点吃的,才安心。

  他先用细绳索牢牢的绑在腰间,然后粗绳索,开始不慌不忙的往上爬。见识过了杨一成吃的苦头,他十分谨慎,尽量保留着每一丝力气。

  半刻钟,往爬了上百丈。

  叶秦已经感觉到有些微微不支,手脚麻,身体渐沉重,不由暗道一声不妙。

  攀山这东西是越往上,消耗的体力翻倍的增加。

  他立刻停下,开始运转丹田的真气。很快,一丝温热的气流,流过他的经脉四肢,令身体逐渐恢复舒畅,麻的感觉渐渐消失。

  这是叶秦现修炼《坐忘经》后一个好处,不管身体多么累,只要运行功法,都会很快缓解疲劳。

  叶秦开始继续往上爬。每当这种麻的感觉出现的时候,他都会停下来运转一下内气。到了后面,几乎每爬上十多丈,便要运转一下内气。

  用了三刻钟的时间,叶秦气喘吁吁的爬上了山顶。一个时辰,是八刻钟。三刻钟,还不到半个时辰。

  王采药师眉头微微扬了一下,没有预料到叶秦这么快就上来了,比杨一成快了足足七八倍。他不咸不淡的“嗯”了一声,挥手让他退到一旁。

  叶秦也不知道王采药师这是满意还是不满意,老老实实退在一旁,好瞥见杨一成躺在地上一副没力气的怏怏状态。他想了一下,朝杨一成挤了挤眼色,摸出怀中还剩下的半块馒头,丢给杨一成。

  杨一成感激的接过馒头,背着王采药师,狼吞虎咽的把半块馒头吃光,他可饿坏了。

  接下来是冯小。

  冯小的《梯云纵》,正是最适合攀山的轻功。起脚一跃便能往飞个上丈,所以他前面的百丈爬的非常快,比叶秦迅的多。

  不过到了百丈之后,度大大降低下来,冯小的已经体力不支了。越到后面越难爬,轻功也运转不起来,只能手脚并用。

  大约半个时辰左右,冯小才爬上了山崖,顾不得擦满头大汗,便赶紧来到王采药师身旁,拱手一拜,笑嘻嘻的说:“师父,弟子表现的怎么样?没丢您老人家的脸吧?”

  “哼,修炼轻功的还这么慢,等你练到比叶秦还快时候,那才算没丢我的脸。”

  王采药师讽刺了一句。

  冯小低着头,不敢多说什么,二师兄那个怪胎,虽然武功虽然不行,但是体力好的变态,他可不敢比。

  太阳已经落山,天也黑了。

  王采药师的训练并没有因此而结束。

  钱若秀、孙莹,二名女童,还是得老老实实地摸黑爬山,这个难度比白天更是艰难。一直到半夜,二人才攀爬上山顶上来。

  王采药师让他们在山顶找了点可以果腹的草根和虫兽,然后令他们摸黑下山。这样的攀山下山训练,持续了长达半个月。

  最后一个月的野外实地训练期结束,他们五人几乎被晒的黝黑,野外攀山涉水生存能力大增,初步训练成了五名有资格跟随采药匠入山的采药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