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15 大怒

  长达六个月的采药童子训练期结束。

  这天早上,王采药师给叶秦他们五人每人了一百枚铜币,让他们休息一天,在竹岐县城里好好玩一玩,买点吃的用的之类。等明天他们跟随采药匠入山之后,往往需要长达数个月才能回来一次,以后很少有机会在县城里玩乐。

  叶秦非常兴奋,他还是第一次有这么多的铜币,这笔钱几乎等于县城里寻常人家十天的伙食。要是在县城里的酒楼餐馆,还能点上一小桌的酒菜美美的吃上一顿。

  杨一成更是大赞,“师父看似面冷心狠,钱财上却不亏我们!”

  冯小等纷纷点头。

  他们四人是县城和县城附近的人,难得有一天的休假,领了钱之后,都赶着回家。和家里人说一下,以后要进深山采药去了,难得回来一趟。

  叶秦的老家在数百里之外,却是没机会回去。

  他健步出了采药堂,怀里兜着铜钱,一个人在县城里的熙熙攘攘,人流众多的主街道逛着。街道两旁,酒楼茶肆,豪客盈门,门面店铺,不少富家公子小姐光顾,有些农夫挑着新鲜是瓜果蔬菜,沿街叫卖。

  这个县城,叶秦已经很熟悉了。身为采药堂的童子,他已经感觉到了自己身份的改变,带来的一点点异样。至少那些县城里普通平民,看他穿着采药堂的特制的衣服,神态便有些敬畏,不敢欺他是个仅仅只有十一岁的童子,而是当贵人看待。

  那些蹲在街道巷角落里的乞丐,更是不敢靠近他。

  想当初,五个月前,他也是一个只敢低着头走路,见人就要避开的小乞丐。哪里能像现在这样昂着头走在街道上,不用回避别人。就算是那些携带刀剑包裹的江湖中人,多少也会拿正眼来看他,而不是瞧都不瞧上一眼。

  叶秦有些雀跃。又有些心酸。大牛也不知道现在在哪里。还活着没有。在不在这县城里?以后他回了家乡。怎么跟大牛他们地爹妈交代?

  正想着。也不知道走到了什么地方。前面地小巷处传来踢打嘶嚷声。

  一个二十多岁地流氓头子。正吆喝着三四个比他略小几岁地泼皮无赖。踢打一个又脏又臭地小乞丐。大声叫嚷。“小子。这个月地例钱呢?在县城讨饭。不给小爷们上钱。不想活了啊!给小爷狠狠地打。”

  那些泼皮无赖打地正兴起。不顾那小乞丐地痛苦叫唤。

  叶秦迎面看到这伙人。不由微微一怔。他对这群人有点印象。他流浪到竹岐县城地时候。便曾经被一些流氓无赖欺负过。只是他已经忘了他们地相貌。但是看他们地凶狠。却是一般没有差别。

  他心中顿时一股无名地火起。当初要不是这些流氓无赖地欺负。他和大牛至少也能在县城里讨口饭吃。不至于逃到荒郊野外去寻食。以至于大牛被野狗给咬伤了。他们现在又在这里欺负人。真是该死。

  他现在可不怕这些死流氓无赖。

  叶秦猛的冲了过去,二话不说,抬起脚便朝往那个流氓头子的腿上踢过去。别看他才十一岁,但是练过内功,加上大半年的高强度训练,也有几分蛮力。一个没练过武功的人,未必能比得上他。

  “哎呀!”

  流氓没有察觉,遭到这突然的一脚,顿时一个踉跄被踢倒在地上,和地上的泥巴啃了狗吃屎。一看是个十多岁的小男孩,顿时大怒。

  “你爷爷的,哪里来的小鬼,敢踢你家爷爷!”

  其他几个泼皮无赖也弃了那小乞丐,转头朝叶秦扑了过去。四五人一拥而上,围着叶秦来打。

  叶秦一人单斗他们四五个,也丝毫不惧。挨了几拳之后,他现这几个流氓无赖的脚下浮虚,打出的拳脚根本没有几分力气,软绵绵的,踢打在身上也就是挠痒痒。还比不上杨一成的一分力气。就算是杨一成挥出的铁拳头,他也能抗住一两下。

  “我呸,我才是你爷爷!”

  叶秦干脆不挡了,一个飞身扑倒那流氓头子,骑在那流氓头子的身上,抡起拳头便是十多拳狂砸下去。刹那间,流氓头子脸上开了花儿那么灿烂,鼻血四溅,哭爹喊娘大叫饶命,“妈呀,痛死我啦,别打了,你是爷爷,我是您孙子,别打了!”

  其他的几名无赖,见到叶秦狠不要命的狂打那流氓头子,惊惧的不住后退。倒退了十多步之后,撒腿狂奔而去,头也不敢回,搬救兵去了。

  叶秦没有因为那流氓头子求饶而停手,愣是把那流氓打了半死不活,整个脸都打的浮肿起来,宣泄了心中的怒气,这才停手。

  那小乞丐因为遭到流氓无赖的踢打,一直抱头缩着身子。后来见那些流氓无赖不打了,反而出惨叫声,他不由的小心探出一张乌黑的脏脸,看了过去。然后愣愣的望着叶秦。

  “秦~,秦哥儿!”

  小乞丐声音都在颤,有些不敢肯定。

  叶秦听着声音,大惊,望向那躺在小巷里的小乞丐。

  “大牛,是你!”

  “是我啊,秦哥儿!”

  小乞丐见着叶秦,嚎啕大哭了起来。

  叶秦急忙跑过去把他扶起来,两个同乡出来的小孩抱头痛哭起来。叶秦原本以为,采药堂门口那一别之后,只怕再也难见了。没想到事隔半年之后,竟然还能遇上。

  哭完之后,大牛擦了眼泪,说起了他这大半年的遭遇。

  原来成大牛因为腿伤没有被采药堂驱赶出去。可他又不想叶秦分开太远,便一直在采药堂附近转悠,希望能够见着。但是很快被县城里的一个流氓帮会现了,想把他训练成一个小贼去盗窃。只是没有训练成功,因为他有腿伤,跑的太慢,那个流氓帮会不得不放弃了把他训练成小贼的这个念头。

  大牛便一直在县城讨饭。只是县城里的乞丐,经常欺负驱赶他。那些流氓也经常找他要例钱。

  叶秦听了,心中大恨,又来到那流氓头子身边,狠狠的踹了几脚。

  小巷子的头上,忽然跑出一二十个提着大棒的青衣大汉来,在三四个泼皮无赖的带领下,朝他们奔来。为的一个提着烂斧头,穿着布衣的魁梧大汉,口中还怪叫,“好啊,哪里来的小子,敢欺负到我野狗帮的头上来了,爷爷我敲碎他的骨头!”

  “老大,那小子就在前面,还没有逃走呢!您老人家威,把他的皮给抽了。”

  那几个泼皮无赖兴奋的大叫,跑在最前面。

  叶秦朝巷头望过去,顿时吃了一惊。他没想到那几个泼皮无赖,竟然这么快就叫一大群的帮手来了。他打三四个手无寸铁的泼皮无赖还可以。但是一二十个拿着大棒斧头的大汉,可不是他现在能对付的了的。怎么才能逃走?

  他飞快的扫视了一下巷子尾,准备带大牛逃跑。

  不过,事情并没有像叶秦想象中展。

  魁梧大汉看清楚了叶秦的穿着的衣服打扮,还有胸口那醒目的采药堂的叶瓣标记。突然愣住了,那眼神像是见了毒蛇蝎子一样猛缩,露出一丝惊惧。

  他还以为是县城里别的流氓帮派的人把他的野狗帮的小弟给打了,怎么是采药堂的人?

  采药堂在竹岐县城可是头号不讲理的豪强大户,门徒上千,各个心狠手辣,要钱不要命。要是不小心惹上了一个门徒,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他这竹岐县城有数十号无赖手下的下三滥小帮会,连人家随便伸出一个手指头也都不够瞧,怎么敢碰采药堂的人?!

  别看眼前只是一个十多岁的采药堂童子,谁知道他身后有没有大哥大姐大叔大妈,要是引出稍微厉害点的人物,他野狗帮从此也就成为竹岐县城的一段历史了。

  魁梧大汉脸都吓白了,顿时暴跳起来,劈头盖脸给了那几个泼皮无赖四五个大耳光子,“混账东西,你们没长眼睛啊,没见到是采药堂的大哥吗?!快给大哥磕头道歉!”

  那几个泼皮无赖被魁梧大汉几个大嘴巴给扇的昏头转向,扑倒在地上,猛的朝叶秦、成大牛磕了几个头,大哭。

  “大哥,爷~,我们错了!”

  “您老人家千万别见怪!”

  叶秦惊的后退了好几步,一脸愕然。

  大牛有些畏惧的小心缩在叶秦后面看着野狗帮的人,眼睛瞪圆了,嘴巴都张大的合不拢,秦哥儿变得好像很厉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