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16 进山
  还有四章就20了,精彩即将到来。

  -------

  叶秦带着大牛,在县城里找到了杨一成家的铁铺。

  他要想办法安置好大牛。

  让大牛在县城里乞讨,再受人欺辱,是绝对不行的。好不容易才找到大牛,他不能再让大牛受这苦了。可是,现在他的地位身份,也根本没办法让大牛进采药堂,做采药童子。

  这县城里,和他有交情的人不多,只有师父以及其他四位师兄弟亲近一些。冯小家是县城外的佃户,钱如秀、孙莹是裁缝和织户,都不是太适合。

  想来想去,也就杨一成家的铁铺合适。就在县城里住,而且可以学到一手打铁的手艺,以后能靠自己的双手挣饭吃。

  杨一成走的时候,曾经跟他说过,他家在县城里的什么地方,所以并不难找。

  叶秦很快便在县城东南的平民区找到了杨家铁铺。这是一个很小的破旧打铁店铺,门口插着一杆烂旗,里面一个铁炉子和一些锤头,打造修理一些锄头、镰刀什么的农具。

  杨一成正在帮他爹打铁。

  见到叶秦登门拜访,杨一成显得非常高兴,急忙跟他爹介绍,这是他的同门师兄弟,非常厉害。杨老爹是黝黑老实的中年打铁汉子,见了叶秦,只是憨笑笑着点头,老半天也吭不出半个字来。

  叶秦暗暗奇怪。这么老实憨厚地人。怎么生出杨一成这样能说会道。整天闲不住地家伙来。不过。这话也就在心里嘀咕着。否则杨一成又要飙了。

  叶秦把后面跟着地大牛拉了过来。跟杨一成介绍了一下他同乡兄弟成大牛地事情。想让大牛在杨家铁铺找个活干。

  “小事一桩!”

  杨一成没有迟疑。立刻拍胸脯答应下来。然后跟他老爹说。把大牛留下来。

  杨老爹却着愁眉。只是摇头。

  “爹。不就多一个人吗?咱们杨家铁铺多个帮手。不正好吗?我兄弟第一次求上门来帮忙。就帮不成。叫我以后怎么见人?”

  杨一成急了,叶秦在师门里也没少关照过他。要是因为这样一点小事失了面子,伤了感情,那他以后还怎么当这大师兄。

  杨老爹脸涨红老半天,才憋出一句话来,说的不清不楚。

  不过,叶秦听明白了,大致的意思是铁铺太小,生意清淡,养不起人。

  叶秦就是因为家里养不起人而离乡出走的,自然明白小店铺的难处,养一个人不容易,不是想招人便能招的起的。没有活干,多一个人反而会成为拖累。

  他立刻从怀中掏出一百枚铜币来,塞到杨老爹的手里。

  “杨老爹。这里的钱不多,每天花三个铜币给大牛买几个馒头就成,应该能让他吃上一个月。我以后在采药堂挣的钱,都会送过来,作为大牛的伙食。”

  杨一成脸上一红,也从怀里摸出一百枚铜币,塞到他老爹的手里。

  “爹,我忘了告诉你,师父给我们了点钱。这些钱反正我暂时也用不上,干脆凑够两个月的伙食得了。我们进一趟山,估计一两个月应该能回来一次,到时候肯定还能有钱,就让大牛待在咱家铁铺。”

  杨老爹手里兜着二百枚铜币,显然没有想到他们两个会拿出两个月的伙食费来,愣住了,终于点下了头。

  杨一成大喜,拍着叶秦的肩膀大声道,“瞧见没,我早说了小事一桩,二师弟,你这位同乡以后就待在我杨家铁铺了!”

  叶秦暗暗感动,大师兄平时虽然一副大大咧咧,偶尔欺负人,但是在关键的时候也仗义。

  在杨家铁铺里安置好大牛,叶秦这才放心的离开。

  次日。

  采药堂的三四十名采药童子,正式进入锻炼期。他们分成了十组,在十名采药匠的带领下,离开县城,分别前往四面八方的千百里之内的深山老林,寻找草药。

  叶秦他们五人,跟随的是一个名叫谢泽的青年采药匠。

  这个谢泽,是季副堂主**来的徒弟,现在大约二十七八岁,一袭普通的粗布衣,身材瘦长,话语不多,但是很冷酷。看上去像是一个普通的采药人,但是如果仔细看他的一双修长干瘦鹰爪一般锋利的手,却能现足足有十多年的鹰爪功的功力。放到江湖上,绝对是一个厉害的角色。

  不知道为什么,叶秦总感到采药堂的人,尤其是,很多都有一股阴冷、淡漠之气,不把别人放在眼里。这并不是功法的原因,而是几乎大部分的人都是这样。

  叶秦背着一个的沉重大草药篓,里面盛放着绳索、钩、油盐香料、铁锅、饮水袋、各种各样的布袋子皮袋子等等,一脚深一脚浅的,默默的跟在谢泽后面五步之内。

  六个人的负重,全背在他一个人身上。

  谢泽了解了他们修炼的功法之后,便给他们五人作出了分工。

  六个人,正好组成了一个分工明确的采药组合。以谢泽采药匠为中心,前后左右四散开来。叶秦紧跟在他的后面,靠得最近,也最安全。

  杨一成一双掌上外家功夫威猛,负责正面开道,遇到猛兽则击杀驱逐。孙莹背剑,在左面,给予杨一成支援。钱若秀学的是灵巧的折梅手,在右,捕捉虫蛇蚁兽。一些有价值的虫蛇蚁兽,可以入药。

  冯小轻功暂时用不上,他总是使着轻功在众人的周围数百步范围内飘来飘去,美名其曰“侦查”。不过,炫耀的成分更多一些,偶尔也能被他给捡到几株低价值的小草药,算是个意外的收获,把冯小给喜的情不自禁。

  叶秦缺乏攻击和防御能力,但是体力强,背上了六个人去采药所需要的所有东西,给其他的五人减轻体力上的压力。众人没有负担,体力好,自然能够走的更快更远。

  叶秦对此没有丝毫的怨言,他知道自己的本事,《坐忘经》的预篇聚气凝神>的作用很怪异,让他的体能旺盛,在短短的六个月内远过其他四个师兄弟。但是,论打斗,他却只怕比不上四个师兄弟中的任何一个,也挥不出普通内功应有的攻防效果来。就像书中说的一样,这册秘笈只能增强体魄,延年益寿而已。

  背着负重赶路,叶秦一路上都在边走边修修炼。那股微弱的一丝气息,在体内经脉各处每运转一个大小周天,都可以化解掉他的身体四肢上的疲倦,让他及时恢复消耗的体力。

  不过可惜的是,那股气息似乎很难培养壮大,总是只有那么若有若无的一丝。

  每运转一圈,恢复的体力也都有一定的限度。如果体能消耗过快的,也会恢复不过来。

  好在谢泽走的并不快,一路往西南方向的大山深处寻去。进入数百里之外的山林之后,度更是慢了下来。走走停停,在山谷悬崖,观察一下是否有值得一次采的草药。偶尔在悬崖边、河谷边拔了棵草,采了根茎叶什么的。

  这几百里路走下来,不经意之间,已经采集了许多的根、茎、块、叶子、花、种子、果实等药材,把好几十个小麻袋子、皮袋子都装满了。

  叶秦一直紧跟着谢泽的五步之内,所以看的清楚,不由的暗暗佩服,这个谢泽师兄的眼光之敏锐。他们五个都没有注意到的草药,这个师兄远远的瞄了一眼就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