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18 分道扬镳

18 分道扬镳


  三年锻炼期过后,所有活下来的二三十余名采药童子,经过采药堂季副堂主的评定,在采药师们的主持下,杀鸡祭神,进行交刀仪式,正式晋升为采药堂的采药学徒。

  叶秦从王采药师的手里接过一把象征性的采药小刀,小心的贴身收藏好。有了这把小刀,也意味着他已经出师,有资格独立或者结伙外出采药了。

  随后,季副堂主宣布了采药学徒必须遵守的规矩:成为采药学徒之后,采回来的药材,必须上缴给采药堂,然后由鉴定师鉴定药材的价值,会按照草药价钱的百分之五,进行奖励。

  每个月有最低采药限额——五枚银叶子份量的药材。

  (这里指的是采药学徒采药后,可获得奖励的钱,而不是指药材本身的价值。药材的价值远远过这个数。后文的计算,不特别指明的话,通常情况下也都指的是奖励的钱。在武国,一百枚铜币可以换一枚银叶子,一百枚银叶可以换一枚金叶。)

  连续两个月达不到最低限额,将被惩罚,轻则减少奖励额度,重则刑堂处置。

  如果每次入山采集的药材很多的话,采药堂将会逐渐提高奖励额度百分之六到百分之十,甚至奖励一些采药堂炼制的极珍贵的药品,在关键的时候可以保命。奖励额度过百分之十,可以晋升为采药匠,那个时候获得奖励将会更高,百分之十到百分之二十。达到百分之二十的时候,有资格晋升为采药师。

  众采药学徒们十分欣喜。

  以前跟随采药匠出去采药,每个月只能得到一二百枚铜币的辛苦奖励。而以后自己出去采药,价钱是按照采集到的草药价值进行评定的,获得的收入肯定能够远过以前,最少能有五百枚铜币(五枚银叶)。

  有了这个刺激,刚刚晋升为采药学徒的众少年,纷纷心急着去采药。

  杨一成、叶秦、冯小、钱若秀、孙莹等五师兄弟,也相约组团去采药,路上好相互照顾。

  叶秦在离开之前。去了一趟杨家铁铺。和成大牛告别。成大牛跟着杨老爹打了三年地铁。肌肉已经变得相当结实。再也不像当初那个弱不经风地小孩了。每月能够靠打铁挣一点钱。至少能够养活自己了。

  叶秦欣慰。就算自己不在。大牛也能够活地好好地。这样他也能放心地进山采药。

  随后。五人离开县城。前往数百里地深山老林中采药。

  依旧按照他们以前地组队模式。叶秦一人背着草药篓。担着所有人地负重。走在中间。杨一成在前面开路。孙莹在侧策应。钱若秀和叶秦走在一起。驱逐虫蚁。而冯小则在周围数百步到处乱飘。捡取一些低价值地草药。

  没有了那个谢泽采药匠。不用再担心会被派去冒死顶替采药。他们这一路上显得非常轻松惬意。谈声欢笑。并不会特意去危险地险峰峡谷冒险。

  对于叶秦来说。负重已经是一个很轻松地活。修炼了三年多地《坐忘经》预篇聚气凝神>。让他体内地那一丝气息渐渐壮大了好几分。每次恢复地体力也增加了一倍。这三年地心法锻炼。让他在体力上又有了长足地进步。精神上也相当充足。

  十多天下来,他们就像游山玩水一样,多少有些散漫。

  叶秦有些担忧。

  他每天晚上都会计算一下草药篓里草药的价值。计算药材的价值,是采药人的最基本的能力之一。

  因为众人并不认真采药,到现在为止采集到的药材并不多。他仔细算了一下,五个人平均分下来,也就是每人一枚多银叶的药材,离五枚银叶的最低限额还差的远。但是时间上,却已经过了一个月的三分之一。

  叶秦把这个情况跟众人一说,杨一成、冯小等人顿时惊跳起来,钱若秀和孙莹也露出惊容。

  这可不是小事。

  要是第一个月就没能完成任务,那么下个月就危险了。采药堂的刑罚,不是用来开玩笑的。他们亲眼见过刑室内的血淋淋的人皮,被抽筋拔骨的血人,都是因为触犯了某些堂规而遭到惩罚的门徒。有的是任务没能完成,有的是私自将采集到的药材贩卖给了别人,有的是叛帮被抓回来的。

  散漫的气氛顷刻间消失不见,他们接下来的几天,不得不急匆匆的去一些有些峡谷绝壁等,危险,但是可能有珍贵药材的地方进行冒险,尽可能的多采集一些草药。

  在这些危险的地方,第一个被派上场的还是冯小。因为他的轻功最好,身手最为灵活敏捷,他出手采摘绝壁上的药材最有把握。

  冯小颇为不满的抱怨,但是其他四人一致要他去,他不能不去。

  这样一来,叶秦背着的草药篓里的药材,也开始渐渐增多。时间快满一个月的时候,他们不得不离开深山,往竹岐县城回赶。顺便在回来的路上荒郊野外采了点低价值的草药,用来凑数。

  尽管这样,快到县城的时候,五个人把草药篓里所有的药材都倒出来,分成五堆,最后仔细清算了一遍,草药篓里大约是二十一枚银叶稍微多一点的药材。就算往高了估计价钱,也顶多是二十二枚银叶,至少还差了至少三枚银叶的草药。

  五个人面面相觑。

  也就说,只有一个到两个人可以完成采药任务,而剩下的三个肯定完不成这个月的采药任务。

  谁拿五枚银叶的草药,谁拿四枚银叶草药?

  “我要拿五枚银叶的。里面有价值的草药,至少其中有一半是我拿命去采回来的!”

  冯小憋了一会儿,开口便要五枚银叶的草药。

  众人默然。

  冯小冒的险最大,要拿五枚银叶,他们是没意见的。

  但是剩下的,谁多拿一点?

  杨一成、钱若秀、孙莹三人都有意见。杨一成说自己一路上驱逐豺狼虎豹,见山开路,要多拿一点。钱若秀说她路上捉了许多虫蛇药材,药材中很多是她找到的,她要多拿一点。孙莹说她杀的野兽也不少,为什么她要少分?

  关系到这个月的采药任务能否完成,却是谁也不肯轻易的让步。

  叶秦只是在一旁,默然的看着。因为他几乎根本没有采过草药,背一个草药篓也谈不上是多大的“贡献”。他也不想为了那点草药,加入这种争执。

  他看着三人吵来吵去,心中突然生出一丝黯然。纵然是师兄弟姐妹,三年来曾经为了保命而齐心一致,但是在缅甸残酷利益面前,却也争执起来。

  几个人结伙一起去采药,虽然方便,却容易为了分药是否公平而伤感情。

  或许,是该考虑独自一人去采药了。

  有这个想法的,并不是只有他一人。

  回到县城采药堂之后,所有的药材被送去内堂的鉴药处清点药材的价值,叶秦、杨一成、钱若秀、孙莹采药量只达到四枚银叶。因为是第一个月,从轻落,每人只遭到十鞭子的责罚,并还被扣了一枚银叶,只了三枚银叶。

  冯小一人因为采药足够,而免遭处罚,得了五枚银叶的奖励。

  五人回到他们住的石屋。

  冯小第一个提出拆伙,他自觉地自己一个人去采药,完全可以采集到更多的草药,不用被其他人拖累。

  杨一成冷眼瞧着冯小,冷哼一声:“你只学了轻功,要是遇着豺狼,我看你怎么自保!”

  冯小毫不在意:“当我傻啊,我打不过,难道我不会跑啊?凭我的轻功,什么豺狼能追上我?”

  杨一成没再多说什么,他也决定一个人去采药,凭他的一手撕狼裂虎的外家功夫,哪里去不得。

  过了两日,再去采药的时候,五人各自背上了行囊,分道扬镳。

  钱若秀和孙莹决定两人一起去采药,临走之前她们还询问了一下叶秦,问他是不是和她们一起去,人多也好照应一下。看她们的流露出来的表情,却是同情叶秦。因为叶秦是五人中间最弱的一个,要武力没武力,要轻功没轻功,只是体力足,走的久而已。她们要带上叶秦,多半也是出于同情。

  叶秦苦笑,淡淡的摇了摇头。三个人走的话,分药的时候,他还是个垫底。他还是决定一个人走,试一试运气。

  而且,叶秦心中也有一股傲气,不相信自己会比其他四人差多少。

  实际上,过去跟随谢泽采药匠,他跟在谢泽五步之后长达三年,对谢泽观察药、采药过程中的一举一动都默记在心里,学到的实用技巧最多。相比之下,杨、冯、钱、孙四人因为四散开来,反而学到的少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