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20 灰蛋
  今晚冲榜,大家帮帮忙有言都加精华!

  -----------

  叶秦心中暗暗估计了一下价值,那株叶瓣上有一滴露的小草,或许能值得个一枚银叶左右。这个价值,足以让他冒险一试了,这可以让他后面几天轻松很多。

  叶秦又飞快的扭头打量了周围的天空,现有几只老鹰在远处的蔚蓝天空盘旋,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他不由暗喜,自己只要在下降二三丈,便能站到那块凸起的岩石上。

  他松了一下腰间的细绳。双手紧抓粗绳索,缓慢的往下移动。

  小片刻功夫之间,叶秦已经一脚站到了那块岩石。他先把附近的几株普通草药采摘了,放进挂在腰间的小草药篓里。然后往岩石的边缘蹭过去,准备动手采摘那株露滴小草。

  近在咫尺,望着这株小草的时候。

  叶秦心中生出一股怪异的感觉,这株小草似乎蕴含着某种神秘的灵气,令他无法自抑的生出一股惊艳的感觉。

  他暗暗好笑,连忙甩掉脑袋里的胡思乱想,集中精力挖草药。

  采摘这种稀有的小草,必须十分小心。因为不知道药性,无法知道它最有价值的部位是在叶上、茎上,还是在根部。所以他准备整株,连根带泥,都挖起来。

  叶秦熟练的从右腿绑带处拔出一柄绑着的采药小刀,小心谨慎,沿着那株小草的根部,一点一点的往下挖泥巴,避免伤及它脆弱的根系。

  出乎他地意料。这株小草根上地茎叶才仅仅是他地小拇指大小。但是根须却有近半尺长。足足半刻钟。才把它连根带泥一起挖出来。

  啾——!

  身后地天空传来一声尖锐地鹰啼叫声。

  叶秦闻声一惊。心中蓦然生出一股不妙地感觉。自己太专注挖这株草药。耗地时间太久。竟然忘了这是鹰巢。他才刚回看去。便瞥见一只灰色影子从半空中带着一股凌厉地狂风袭来。

  叶秦想都没想。手腕一翻。采药小刀反手便迅猛地朝那灰影刺去。“噗哧”。那灰影没能躲开。也不知道被刺中了那里。凄厉地惨叫一声。带着叶秦地采药小刀一头栽下了悬崖。落在了密不可见地深山峡谷中。

  叶秦也痛地倒吸了一口冷气。几乎撕裂开了嘴巴。那灰影临死前翅膀猛烈地一拍。把他整个右手小手臂都打地几乎骨折。还有几道被厉爪抓出地深深地血痕。

  他忍着右手的疼痛,不敢耽搁。左手一把抓住那株绿色小草,塞进了腰间的小草药篓。随后准备立刻往上攀登。这里有好几个鹰巢,可不只一只老鹰。必须尽快离开。

  那只灰鹰临时的惨叫,已经惊动了周围的灰鹰。

  天空中鹰鸣大作,数道灰影朝他所在的位置急袭而来。

  叶秦在这个时候已经不再抱有任何幻想,也没时间去后悔,他知道自己不可能在一群灰鹰的围攻下,攀上山顶去,自己已经处于死地,必须回身应战,不是他死便是鹰群亡。

  他心一横,反而背靠岩壁站在那凸起的岩石上,用粗绳索死死的拴住自己,并拿出了自己最后的武器——一把挂在后腰有些钝卷的小砍柴刀。

  正面对着那些灰鹰。

  叶秦体内也在默默的运行聚气凝神>,自丹田而生的那丝气息经过右手小臂,化解右手小臂大半的钻心疼痛。这套内功心法不仅仅只是给他很强的身体恢复能力,也让他目光敏锐,身手敏捷,变得远远比以强很多倍。

  虽然没有学过强有力的攻击型武功招数,但是最基本的砍、刺、劈杀动作,他异常的熟练。否则早就死在某条不知道名的山林老沟里了。

  四五头灰鹰朝他扑来。

  叶秦几乎在一瞬间,便已经看清楚了它们在半空中的滑翔轨迹。其中两只飞的最快,距离他已经不足三十步,而后面三只则慢了一些。

  各个击破!

  这是他头脑中几乎没有迟疑便跳出的想法。

  就在那两只灰鹰及身的瞬间,叶秦瞧准了,手中的砍柴刀狠狠的朝身前横劈了过去。扑哧,喀嚓,两只灰鹰被他一柴刀给劈成了两半,落下山崖。

  而他也被两只灰鹰迎面的猛烈撞击给一下结实的拍在岩壁上,整个身体就像遭到两只巨大的铁锤撞击一般,那股撞击比大师兄的拳头还要硬上几分,咽喉一口鲜血上涌喷洒了出来,单脚扑通一声半跪在岩石上,头脑中一片昏眩。要不是他身上还绑着绳子,只怕要一跟头栽下山崖下去。

  剩下的三只灰鹰见到自己的同伙在转眼间身死,顿时被惊住,出一阵阵悲愤苍凉的呼啸,在半空中盘旋。这几只灰鹰鹰目血红,愤怒和急躁,怒视着这个入侵它们巢**击杀了它们伙伴的元凶。

  几个呼吸之间,叶秦喘过气来,他的眼睛布满了血丝,目光中露出一股刺骨的杀意,单手抓着砍柴刀,和那三只灰鹰对峙着。

  十岁之前,叶秦跟随老爹数十次进深山打猎,便在深山里明白了一个很浅显的道理,山林里只有最凶悍的野兽,才能生存下来,转身逃跑的,只有死路一条。三年前,他带着大牛在荒郊野外流浪的时候,便敢在半夜不要命的和贪婪的老野狗搏斗。现在他已经十四岁,体魄不知道比以前高了多少倍,又岂会惧这三只灰鹰。

  只是叶秦刚才遭到猛烈撞击,浑身近乎僵直。如果这三只灰鹰趁现在狂袭而来,只怕他要立刻被它们苍劲有力的铁爪撕裂成无数的碎片。

  但是那三只灰鹰被他表现出来的凶悍给吓住,没能抓住时机起进攻。三头灰鹰不敢起进攻,只是在鹰巢外盘旋。

  叶秦也不敢攀登,把背部暴露给这几头灰鹰。

  他抓紧时间,半跪在凸石上,默运内功心法,舒缓僵直的筋骨肌肉,恢复拼杀的能力。

  对峙了几个时辰,太阳渐渐落山,悬崖上刮起了刺骨的寒风。三头灰鹰终于失去了耐心,再次出悲愤的鸣叫,似乎知道自己敌不过这个占据它们巢**的敌人,一振灰色的翅膀,转头朝远方山峰飞去。

  叶秦终于松了一口气,松开了紧抓着砍柴刀的手,挂回到后腰上去,摸去嘴角边的干涸的血迹。他再看自己全身,至少不下七八条鹰爪留下的血痕,早已经在大风中凝涸。

  心中苦笑一下。

  该死的畜生,今天自己可差点死在这里了。为了采摘那株罕见的小草,几乎把一条小命都给搭上,真不知道这究竟值不值得。

  叶秦占了这一片的鹰巢,惊走了这里所有的灰鹰,暂时是安全了。便盘膝在岩石上休息了片刻,恢复足够的体力,准备天黑之前攀登上山顶上去。

  轻松下来,鼻子上难免嗅到了一股鹰巢的腐臭味。

  想到那几只灰鹰差点要了他的命,叶秦痛恨之心顿起,伸手把那几座鹰巢都给挖了出来,准备毁掉。让他惊奇的是,其中一个鹰巢里竟然有一枚灰蛋。

  “咦,这蛋有点怪,灰不溜秋的。也好,晚上正愁没什么好吃的呢,正好拿它来开胃。”

  他随手那那枚蛋给塞进了腰间的小草药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