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21 化蛹

  呜~,兄弟姐妹们火力支援啊,票票,偶还差1名就上榜了!感激不尽!

  ---------------

  深秋的风,带着刺骨的寒意。

  叶秦手脚麻利的抓住绳索,沿着陡峭的岩壁往上爬,在天色彻底漆黑之前,攀登上了山顶,回到了他在山顶一块巨石下的临时住处。

  山顶,夜风凛冽。

  叶秦捡了一些枯柴和野草,燧火石点燃,在巨石下生起一堆篝火,架了小铁锅,烧点水来喝。在火光照耀下,他可以清晰的看到自己青色的粗布衣已经被撕开了好几道口子,手臂、身上留下好几道伤痕,不少黑硬的血痂。

  看着满身的伤,他再次苦笑,露出一丝苦涩。

  身上一丝疲惫的倦意袭来。不过现在还不能休息,清理了一下伤口,从大草药篓中找了一株最低级的止血草,嚼碎了,涂抹上去,忍着疼痛,咧着嘴巴。

  做完这些,他又整理了小草药篓。清点了今天一天的收获。这是他每天忙碌下来最大的收获,也是他最快乐的时候。

  叶秦清点完草药之后,兴奋的差点没有当场欢呼起来。

  今天一天在峭壁上采摘的草药,足足值得上百枚铜币,抵上平时三四天的采药工作了。而且还不包括那株在凸岩边缘采摘的罕见的小绿草。看来冒风险,也有冒风险的好处啊。

  所有地草药被归类整理。放入大草药篓中。

  叶秦最后拿着那株绿色地小草。这株小草被挖出来后。并没有像其它草药一样萎靡。依旧是鲜嫩地。那滴亮晶晶地露珠都还在。甚至还散着淡淡地草药清香。让他有一股强烈地一口吞下去地**。

  叶秦强忍着这股**。爱不释手地看了又看。却始终没辨认出它地准确价值。不由得有些懊恼。看来只能等自己回到县城地采药堂后。请内堂那些经验丰富地鉴药师。来鉴定一下了。

  小心地用一个皮袋子。把那株小草地根部。连泥带根须都给装好。

  咕噜。

  叶秦摸摸肚皮。感觉自己地腹中有些饥饿了。

  掏出小草药篓里的那枚灰蛋,他嘿嘿笑了起来,露出一副恶狠狠的表情,心中暗道:该死的扁毛畜生,敢抓我,差点害小爷我丢了小命,我吃了你们的蛋。

  他用衣服仔细擦去灰蛋上的臭泥巴和枯草叶。

  这枚灰蛋的外壳有些怪,上面似乎有几个淡淡的痕迹,像是灰鹰无意中在上面抓出的灰白痕迹,又像是某种神秘的远古铭文,痕迹的深处,偶尔闪过令人心悸的紫芒。

  可惜叶秦肚子都快饿扁了,山顶又乌漆八黑,哪里回去理会这枚灰蛋有什么怪异之处。

  叶秦拿起蛋在砸了锅边轻轻的砸了一下,蛋壳立刻裂开好多条细微的裂缝,但是被里面一层薄薄的蛋膜包裹着,没有流出一丝蛋黄来,足见他的手法之轻巧。

  叶秦把蛋壳敲碎裂,把碎裂的蛋壳给轻轻剥开一块,捅破薄膜,蛋壳贴着嘴巴,仰脖子猛吸一口,嗖!整个灰蛋蛋清连蛋黄,被他一口生吞了下肚,还打了一个呃,最后再把整个蛋壳内外仔细舔的干干净净,一丝蛋清也不留,连蛋膜也一起下肚。对于食物,他是绝不浪费半点。

  “真香甜,那群扁毛的蛋的味道还不错!”

  他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巴。

  天色已黑,叶秦没有注意到的是,这枚灰蛋的蛋壳虽然普通,里面的蛋清蛋黄却散着淡淡的灰色光芒,如神似幻,轻若虚无,又凝重如山岳,一溜进入他的腹内,消失不见。

  干净的蛋壳,被他随手丢弃在篝火边。

  叶秦吃了灰蛋,摸着小肚皮心满意足。

  他在山顶巨石下铺上一些稻草,熄灭了篝火,正打算躺下睡觉。突然感觉腹内出现一股磅礴的气息,如同大海掀起千百丈狂浪一样沸腾翻搅。他的小身板,就像一座小湖,根本无法容纳这样狂野的冲击。

  这是怎么回事?

  叶秦大惊。

  难道自己什么时候吃了毒物?

  以他这几年学习草药的经验,只有吃了剧毒,才会突然腹内如刀绞一般的疼痛。

  可是自己今晚也没吃什么特别的东西啊。

  莫非是那枚鹰蛋?

  可能性不大。

  不管是什么野兽毒虫下的蛋,几乎都不可能有毒。老鹰蛋更不可能有毒,他从来没有听谁说过这种离谱的事情。排除了蛋,那么唯一可能的,应该蛋壳上沾着某种剧毒的泥土毒物,没有擦干净,被自己连带着也一块吃了下去。

  叶秦脑海中本能的飞快分析出各种可能。

  他痛的有些受不了,爬向大草药篓,想找一些解毒的草药来吃。虽然并不知道中了什么毒,不过草药篓里疗毒的药多。还有可以让他呕吐的草药,把吃下的毒给呕吐出来,减轻毒力。

  但是他没能爬过去,已经痛的差点在地上打滚,只想大喊大叫,将体内的滔天巨浪给泄出来,以免痛的昏过去。

  不能慌乱,不能昏过去,否则无法及时解毒的话,必死无疑!

  叶秦死死的咬着牙关,拼命的朝意识中最重要的地方爬去,爬到了大草药篓,伸手进去。这数年来,他正是靠着这种冷静和求生的意志,才活了下来。

  他靠着最后的意志,抓住了一株草药,已经无法看清楚究竟是什么了,只想拼命塞进口里。可是一股强大的气流冲击上他的脑门,惨叫一声,昏厥了过去。

  一切并没有停止。

  叶秦的肌肤上冒出热气,很快整个人被这股白雾蒸汽笼罩着,浑身青筋暴起,脸上露出痛苦而狰狞的表情,浑身经脉不断的鼓胀收缩,一股神秘的力量在他体内狂冲直撞,气血沸腾,五窍流出一丝丝的鲜血。

  甚至连他的周身也产生了一股漩涡,这股气旋无风,却自动,无数枯草、泥土、碎石、篝火堆中的未燃尽的干柴枯枝,点点未熄灭的的星火,被漩涡带动,飞舞起来,环绕着叶秦,渐渐把他包裹成一团密封的枯草蛹。

  叶秦整个人在密封的蛹里面昏了过去,手里还死死的抓着那株鲜嫩轻灵的小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