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23 紫府·本命元神碑 木

23 紫府·本命元神碑 木

  呵呵,现看书的兄弟们真的很厉害,剧情的每一处起伏,兄弟们都能明显的感觉到。

  不过百里在这里特别说明,紫府诞生时候动静稍微大了点,但其实大家换一个想法,不管紫府长什么样子,它的本质也就是一块“田”而已。只是作为一个种“庄稼”的平台,这也是本书的内核,绝不会yy的没边。百里作出郑重保证,庄稼地是种出来的,《紫府》主角的实力是一点一点长出来的。

  希望大家继续投票支持!

  ------

  它惊讶的现,在这片无边的灰雾虚空中,已经出现了一座漂浮的灰岩岛屿。

  这座漂浮的岛屿,由数量众多的坚硬无比的灰色岩石构成。岛屿的地面山峦起伏,方圆正好是一里,岛屿的下面是许多突兀尖锐的岩石林。

  岛屿上只有灰色的岩石,光秃秃的,没有任何生气。远离岛屿之外的地方,依旧是一片令人心悸的无尽灰雾和茫茫虚空。

  它大喜,立刻朝这座岛屿漂了过去。那种感觉,就像一个水手在无尽的大海里漂浮了很久很久,突然遇到了一座可以歇脚的海中岛屿一样,欣喜若狂,拼命的冲了过去。

  它漂到了岛屿上,踏上这座岛屿,它心中顿时产生了一种十分踏实的感觉,欢喜的在上面跳动,享受这种惬意。这里就像一个家一样,它再也不用像没根的浮萍在虚空中漂来漂去。

  岛屿的中心立着一块高约一丈宽三尺古朴苍老的石碑,似乎岛屿形成之初,这块石碑便有了,和整座岛屿浑然一体。这块石碑,被一道的光圈给包围着,范围达到近丈远,就像是一个大大的水珠气泡一样。

  不知道为什么,这块石碑给它一种非常安全的感觉。

  它心中一动。漂了过去。轻易地便一头钻进了这个光圈气泡内。看到了石碑上地东西。

  只见石碑上有一行行地纹路。像天生地裂痕。似乎又像是雕刻之字。其纹体古拙雄浑。字意艰深僻涩。但奇怪地是。它竟然一眼就懂了上面地字。是什么意思。

  从上往下。从左往右看过去。只见石碑上铭文写道:

  紫府·本命元神碑(木)

  府主:叶秦

  府域:方圆一里。完美无缺。

  府属性:木

  府主五行灵根:金二十、木二十、水二十、火二十、土二十。

  府主寿元:初始寿元八十一年整。增加寿元零年。已耗寿元十五年一月零二十九天。剩余寿元六十五年十一月零一天。

  府主福缘:天机

  府主命格:劫

  它“抚摸”着石碑上的纹路,心头一震,脑海中响起无数轰鸣,无数的记忆像潮水一般涌入它的脑海中,它终于记起了过去一切。

  叶秦!

  它不就是叶秦么?

  好像它在山峰采药,吃了一枚从老鹰巢**摸来的灰蛋,然后来到这个无尽的虚空。真是怪异了,自己怎么出现在这样的一个地方?

  这座被称之为紫府的浮岛,是什么什么东西?

  又怎么离开这里?

  难道自己是在做梦,这个梦也未免太长了一点。

  它想着,疲倦了,随即一股强烈的困意袭来,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

  叶秦感觉非常气闷!自己好像被什么囚禁了一样,喘不过气来。

  “啊~!”

  他实在憋不住了,拼命的挣扎,用尽全力,右拳猛的朝前击打出去,打在一块结实的壁体上。咔嚓一声,壁体被他的拳头击出一个拳头大小的洞。

  外面一股新鲜的带着寒风的空气,立刻涌入进来。

  他贪婪的大口呼吸着。

  “憋死我啦!”

  叶秦使劲把包裹着他身体的东西打破,爬出来。

  山峰顶上,天空依旧漆黑一片。

  黯淡的月光,微微照亮了山顶,勉强可以看清楚周围的情况。

  周围的情形,令他愕然。只见巨岩下,一个足以容纳十五岁少年的人形大的蛹,由枯草、木柴、灰烬、碎石泥土粘成的,十分怪异。

  刚才他正是将这个结实的枯草蛹打破一个洞,然后从里面爬了出来。

  自己就是被这怪东西给包裹住了?

  难怪这么气闷,使了好大的劲才打开。

  自己刚才似乎还做了一个离奇的梦,梦到自己到了一个奇怪的虚空,还有浮岛上。

  叶秦嗅了嗅身上,他短衫沾满了黏糊的泥巴和枯草,浑身一股奇怪的汗臭味。他把黏在脸上头上的一些枯草扯下,赶紧从大草药篓里翻出一个水袋,从头到脚淋了下去,洗干净脸和身上。

  清凉的水,把他的小身子板给淋的一颤,彻底冻清醒过来,也把今晚生的所有的事情也都清晰无比的记起来了。

  先是吃鹰蛋,中了不明的毒,腹如绞痛,然后做了一个离奇的梦,无尽的虚空、灰雾、凶险的紫雷、浮岛、本命元神碑,梦里的所有情形他还清晰的记得,再然后是醒来,从蛹里钻了出来。

  叶秦摸了摸肚子,不管怎么样,至少那剧毒已经不在作了,他的性命应该是无忧了。至于那个奇怪的梦,他无法理解,也不再去多想了。没必要为了一个梦,弄得自己心神不宁。

  天色依旧漆黑,山崖上寒风凌厉。

  叶秦钻到巨石低下,重新铺了草,缩着身子,沉睡了过去。

  次日,天色放亮,阳光初升。

  叶秦愁眉苦脸的看着眼前的一堆草药。

  早上起来的时候,清理了一下大草药篓,把药材拿出来晒一晒,现那株稀罕的小绿草不见。

  隐约记得,昨天晚上肚子痛的时候,他似乎从草药篓里抓了一株草药出来。但是拿了一株什么草药,他却已经不记得了。估计自己是把那株小绿草给吃了,才解了毒吧。

  他不由暗暗惋惜。

  那株小绿草,估计至少值得一枚银叶,可抵得上三四天的采药量。

  不过,好在其它的草药没事。

  叶秦又仔细清点了一下这些草药的价钱,现大约值得三四个银叶,也就是说他已经完成了这个月五分之三到五分之四的采药任务。看来这个月应该能够正常的完成采药任务,甚至还会有些许的多余。剩下的时间,他也不用再冒生命危险去那些险恶的地方采药了。

  这天的早上,他没有去采药。而是在山顶寻了一处开阔平坦的岩石处,把药材都倒出来,在太阳底下晒一晒。这些草药大多已经枯萎,晒干了不会霉变质,容易保存,而且份量会轻很多。

  在晒药、看药的时候,叶秦也没有闲着。

  他靠在一块石头阴影旁坐下,从怀里掏出早在采药童子时候便从采药堂里得到的那册薄薄的心法口诀《坐忘经》,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叶秦已经习惯每天看一遍口诀,再进行打坐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