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26 缓慢的修炼

26 缓慢的修炼

  王采药师一番苦口婆心,威胁加利诱,也要逼迫叶秦去更加拼命采药,这其中自然是有原因的。王采药师作为师父,有权从徒弟采集的草药中获得一部分的分成。叶秦采集的草药,百分之五的钱归自己,百分之十的钱归王采药师,剩下的归采药堂。所以王采药师自然是希望自己的徒弟采的草药越多越好。

  叶秦对此心知肚明,只是低头沉默以对。

  一年下来他挣了六十枚银叶,离一枚金叶购买一册低级秘笈的钱都都还差得远,没有足够的武力,他怎么会轻易去冒险?药是别人的,命可是自己的。为了采药而丢命,这笔帐他怎么算都觉得划不来。至于杨一成和冯小,他们要拼命那是他们的事情。

  叶秦苦恼的,不仅仅是每个月都会被王采药师说上一顿。

  他更愁的是自己的修炼进度。

  在过去长达一年的勤奋修炼,他也仅仅让自己的白光球的亮度增加了不足十分之一。按照这个度来计算的话,也就说他至少要十年的时间,才能让光球增加一倍的亮度。

  而《坐忘经·坐望无我》的最低级的第一层境界,至少要让光球增加一倍才算圆满完功。第二层,所需要的能量更是翻倍。

  做一个简单的粗略估计,练完第一层境界需要十年,练完第二层境界需要二十年,练完第三层境界需要三十年。

  等叶秦把《坐望无我》最低级的第一层、第二层和第三层境界都练完的时候,他都已经是七八十岁的垂垂老朽的老头,然后呜呼哀哉了。

  而他的寿命,仅仅是八十一年而已。

  这个岁数,清楚楚的刻在他的本命元神碑上,每过一天,便少一天。虽然叶秦不知道这块石碑上为什么会有自己的寿命,但是这一年来,他早已经对那块石碑深信不疑。

  一想到自己将会在八十一岁地时候死去。叶秦心中便有一丝无力地恐惧感。对死亡地畏惧。这是人地本能。尤其是知道自己哪一天会死。这种恐惧感更甚。这跟他地勇气大小没有任何关系。

  在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死之后。叶秦对王采药师说地晋升采药匠。在采药堂混出个名堂。娶妻生子之类地事情。已经兴趣缺缺。提不起半点兴趣来。

  除了这些之外。叶秦地身体上也出现一些变化。

  因为《坐忘经·坐望无我》地第一层至第三层功法。在修炼地过程中。要求收敛一切外泄地“气息”。以避免任何地元气外泄。

  第一层收敛外泄地“表情”。尽量避免表情波动。

  第二层收敛内泄地“情绪”。尽量避免情绪波动。

  第三层收敛“心力”,尽量避免去做殚精竭虑,耗费心力的事情。

  这样一来,可以起到收敛一切精气神,加快修炼的效果。如果无法收敛的话,则会造成精气神额外的损耗,一定程度上会减慢修炼度。

  叶秦现在刚刚开始修炼第一层,所以要收敛表情。

  这整年下来,不管是刮风下雨电闪雷鸣,烈日炎炎还是寒冬,或者是别人的冷嘲热讽,他几乎都维持着一个神态——淡漠。因为这种表情能够长年累月的维持,不用耗什么力气。

  他也渐渐变得很少说话,因为话多容易改变神态。

  现在,叶秦心中情绪纵然还在剧烈的波动,心力更加清晰敏锐在思考,但是表情却纹丝不动。

  别人不清楚其中的原因,在那些认识叶秦的人的眼中看来,他无疑变得有些的冷漠,难以接近。

  过去在采药童子的三年期间,叶秦处事淡然,从不咄咄逼人,自有一股凛然的少年气势。既不像杨一成那样争强好胜爱耍拳头,好像江湖中的混混大哥,也不像冯小那样斤斤计较一些琐事,市侩味太浓。师兄弟五人当中,无疑是叶秦最好相处。

  钱若秀、孙莹这两个师妹都喜欢悄悄找他聊天,跟他分享一些有趣的事情,还拿些她们特意制作的糕点来给叶秦品尝。女孩总是比男孩早熟,心思也巧许多,已经再为她们将来的事情做打算了。

  可是自从成为采药学徒,这一年下来,只有每个月回县城的时候才偶尔能见上一面,她们有很多话想要和叶秦倾说。可是叶秦却一次比一次更淡漠,对她们所遇到的欣喜雀跃的事情毫无反应,就像是陌生人听到陌生的事情一样,这样的“绝情”,却让她们伤透了心,反而对他怨恨起来,不再理睬他。

  叶秦心中除了一丝苦涩,还能怎样?

  就算是苦,也是心中苦,脸上早已经不可能表露出半分除了淡漠之外的表情。

  他跟这两个师妹尚且如此,跟师兄杨一成、师弟冯小则的关系自然更是恶化。

  杨一成有一次他叫叶秦跟他和一群采药堂的学徒去街上喝酒,叶秦因为不想去太热闹的地方,所以拒绝了,杨一成认为叶秦扫了他的面子,不够兄弟,对叶秦颇有看法。

  冯小则认为叶秦太孤傲了一些,叶秦跟他打招呼从不露笑脸,结果被他心中记恨。师兄弟之间原本还算勉强合得来的关系,这一年下来越淡薄,偶尔见了面,也仅仅是打个招呼而已,很少有机会在一起闲聊。

  王采药师反而丝毫不在意叶秦的变化,他本身就整天挂着一副冷冰冰的臭脸,在王采药师的眼中,叶秦这幅淡漠反倒是很合他的胃口,这是一个采药学徒应该有的态度。要那么多热情干什么,又不能当饭吃,干好活才是正经事。

  唯一让叶秦欣慰的,是成大牛。

  叶秦每次回竹岐县城都会去杨家铁铺看大牛,大牛已经成了铁匠学徒,成了黝黑结实的十四岁小伙,跟着杨大叔能够熟练的打些铁农具,自食其力是没问题的。大牛还是跟以前一样,不会因为他神情淡漠而产生罅隙。只是,他和大牛之间也不再像以前同甘共苦的亲兄弟一般的关系,大牛对他中更多的是敬畏。

  叶秦心中黯然。这种敬畏的神情,他在县城许多的居民的眼中瞧见过,那是普通人对江湖中人的敬畏。不过,只要大牛能在杨家铁铺过的好,他也就安心了。他现在也无法过多的奢求什么。

  他知道,这种情况持续下去,采药堂内没有谁能够忍受得了他这种日益强烈的淡漠。从修炼了《坐忘经·坐望无我》开始,这条路只怕注定要他独自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