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27 消失的白芒

27 消失的白芒


  对于紫府(浮岛)的基本功能,百里定义为“种田”。整个紫府系统,百里也做了较为完善的设定。

  不过,一个人的想法,终究不如一群人的想法多。兄弟姐妹们对紫府的功能,有什么想法和建议的话,不妨个帖子,说一说,为完善紫府的功能做点贡献。如果想法不错的话,或许会加入文章里面去。我想这种建议,多多益善。

  --------

  叶秦考虑了许久,决定把更多的时间用于采药和修炼之上,把他和几个师兄弟姐妹之间的关系,用时间去慢慢淡化。只要时间一长,不管是怨恨还是记恨,终究都会消弭的无影无踪。

  叶秦向王采药师提出请求,希望他能够入山三五个月甚至更久一点,再回一趟采药堂。这样他可以采集到更多的草药,以免将过多的时间浪费来回的在路上。

  而且,他隐约的说明了一下,不想和杨一成和冯小争什么。

  王采药师有些诧异。

  采药堂有不少的老采药匠,都是大半年甚至一年才一次竹岐县城。绝大部分的年轻采药学徒挨不住那种寂寞,每月都会往县城跑,在县城里的酒馆消解采药的寂寞。就算是那些年青的采药匠,也不愿意在深山里久待,一两个月便会回来一趟。

  既然叶秦要静下心来采药,王采药师当然允许了。

  叶秦背上大草药篓,带上足足半年份量的油盐,离开竹岐县城,往上千里远的地方走去。竹岐县城所辖地域方圆上千里,深山老沟,险峰峻岭,河涧溪流无数。

  采药堂的采药人最常去的地方是二百里到五百里范围,一两个月路程之内的采药点。很多偏远的老沟,根本没有采药堂的人去过。

  他走地远一些。采药其实也更方便一些。说不定能够采到那种数十年份地上等草药。

  数日之后。叶秦微微喘着气。拿着一把镐锹。爬上一座险峻地山峰。这座山峰。他在一年前曾经来过。在后山腰地凸石处采了一株地稀罕地露草。并且从鹰巢里捡了一枚灰蛋吃了。还差点葬身在一群灰鹰地厉爪下。

  自己一切地改变。都是源自那次冒险。

  他曾经在采药堂地藏书阁草药典籍库里。寻遍了绝大部分草药辨识地书籍。都没有找到关于那株小绿草地记载。他甚至还特意询问了一位经验丰富地老采药师。那老采药师也对那种小草闻所未闻。根本不相信天下间有这种大中午还能生出露珠地草。

  因为后来不想再冒险采药。所以他渐渐把这里给忘了。

  事隔一年之后。突然又想起这件事情。叶秦决定再来这里看一看。既然这里曾经有过一株。那么很可能会有第二株。甚至更多。对于采药人来说。现了稀奇地草药植物。却不能对它进行辨识。是一件非常难受地事情。

  叶秦上了山峰顶,小半天的功法,来到峰顶一块巨石下。

  这里没有什么变化,几乎是他离开时候的模样,甚至那只曾经被他吃下肚的草蛇的骨头都还在,只是搭锅煮食曾经留下的灰烬被风雨吹散,痕迹不太明显了。

  叶秦把大草药篓放在草地上,在峰顶寻了点野味,煮了吃了。看看偏西的太阳,已经是下午时分,这个时候去攀山崖采药不大好,天一黑就容易看不见。还不如尽早休息,明日一大早再去也不迟。

  他盘膝坐在峰顶巨石旁,开始闭目运功修炼。

  跟往常一样,先不断的运行大周天,将体内的精气转化为白芒,也就是《坐忘经》中所说的元气。

  然后,神识沉入无尽虚空的浮岛,化身为白光球。

  在浮岛上追逐吸收那些白芒,增强光球的能量。

  叶秦对这个过程已经非常娴熟,每一次的吸收,尽管增加的能量极为有限,都能够给他带来一股畅快的欢愉感。他在浮岛上自由自在的漂着,追逐着那一丝丝的白芒。

  随着对浮岛的熟悉,叶秦也渐渐知道,无尽虚空里的紫雷,不会轻易靠近这座浮岛。就算偶然遇到了,只要他躲入本命元神碑的光圈护罩内,那么紫雷也无法进入光圈护罩对他进行追杀。

  在这座浮岛上,他是非常安全的。

  叶秦“吃”了六丝白芒之后,正在仔细搜寻今天最后的一丝白芒。他每天运行七个大周天,所以不多不少,每天都会有七丝白芒。

  很奇怪,那丝白芒也不知道漂到哪里去,他在半空中竟然找不到。

  一根肉丝也是肉,早在以前流浪的时候,叶秦便养成了不放过任何一丁点食物的习惯,他可没打算放过它。

  叶秦漂在数丈高的半空中,仔细的打量着着浮岛方圆近一里的山峦起伏的光秃秃岩石,想找出那丝白芒的踪迹来。浮岛是以平地为主,但是也有一些山峦起伏的岩石。

  难道那丝白芒躲到岩石缝里面去?

  要是在岩石缝里,恐怕很难找,岛上的凹凸岩石可不少,费个半天恐怕也找不到。

  叶秦也不急去找,而是在岛屿的上方半空中悬浮等待。

  正常情况下,白芒就算钻进岩石缝隙里去了,要不了多久又会游出来,这样他便能看见了。

  可是叶秦等了许久许久,都没见那丝白芒再出来,不由暗暗焦急起来。他想了一下,立刻下沉,往岩石群的缝隙中漂去,想看见究竟是怎么回事。

  岩石缝隙太多,很不好找。

  叶秦在大量狭小的岩石缝隙中钻来钻去,探头探脑的好奇打量着。这些缝隙有的只有半寸,有的只有一个洞眼。要不是他现在是颗小光球,只怕也进不来。他很少没有钻过这些光秃秃的灰色岩石缝隙,因为这里什么都没有,要不是为了找那丝白芒,他也不会来这里。

  正漂着,他突然警觉的停了下来。

  使劲的嗅了嗅。

  一股极其淡薄的香气味,有点像是草药香,又有点像是清晨草丛中湿润的露水气味,是什么东西?这股气味就像他早晨在林间采药的味道。

  叶秦愣了一下,飞快的朝四周打量过去,并没有看到什么特别的东西。

  他闻着香味飘过去。

  隔得稍微远些,数丈远,这股气味便渐渐闻不着,必须是很近才能闻着。

  在岩石缝里转了几个圈,气味越来越浓郁。

  穿过一条缝隙,突然,叶秦的眼前豁然开朗。

  五株鲜嫩的小露草,每一株都长着一瓣叶子,叶尖都挂着一滴欲泣的露珠,脆生生的生长在一小片灰岩上。甚至连它们的根部都还粘着一点点泥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