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32 同门冲突

32 同门冲突

  这样的药品盛会,在平州境内一二十年也难得一见,也只有像药王帮一样的大型帮会,才有资格举办这样的盛会。

  以前药王帮都是直接在平州府举办这种盛会,但是今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却决定在平州最偏远的一个县城——竹岐县城举办。

  据说是堂主李大善人,竭力向药王帮帮主争取来的。这样的一场盛会如果能够在竹岐县城举办,无疑能够极大提高竹岐县采药堂的江湖地位。

  这场药品药材交易大会,自然也引起了平州江湖人士的轰动,纷至沓来。

  秘笈、宝兵宝甲、药品,从来都是江湖中人三大必备之物。

  秘笈通常都是独自珍藏,除非落魄至极,否则很少有人会拿出来贩卖。宝兵宝甲可遇不可求,需要兵器锻造宗师才能锻造出来,交易量不大。只有药品,需求量极大,所有的大小帮会都需要这东西。

  人在江湖走,哪有不挨刀。挨了刀,那就得靠药来救命。除了救命之外,还有一些可以增强内功修为的奇药,更是江湖中人趋之若鹜的宝药。

  竹岐县城这段时间多出大量从平州其它地方赶来的江湖中人,丝毫不值得奇怪。

  现在离大会还有三四个月的时间,目前来竹岐县城的,很多都是各大帮会的筹备人员,都是早早来前来预先定好吃住场所,各大帮会的真正高层,还没有抵达。

  江湖中人抵达的真正高峰,会在交易大会开始之前的半个月左右出现。

  竹岐县城的采药堂,身为药王帮的本地分堂,已经开始在筹备这次十多年罕见的盛会。

  采药堂地很多高级采药匠都外出还没有回来。现在堂内正缺乏人手。李堂主决定让门内采药弟子暂停外出采药。尽量抽调人手。在县城内维持秩序。

  王采药师让叶秦现在暂时不用再外出采药。先留在门里打杂。听候差遣。

  叶秦立刻点头称是。脸带恭敬地退出王采药师地住所。

  对这个王采药师。他有地只是表面上地恭敬。心里没有任何亲近感。他和王采药师地关系。与其说是徒弟和师父。不如说是雇工和东家地关系。一个卖死力干活。一个坐着收钱而已。

  叶秦在采药堂待了三四年之久。早就清楚采药堂里上层和下级之间根本不讲感情。几乎什么都是按钱来论价。如果他采不到药。挣不到钱。那么等着他地是最严厉地刑罚。在采药堂里。除非是同一师父教出来地徒弟。或者是熟识地人。否则通常都没什么感情可言。

  叶秦不用再忙着去进山采药。身上地担子暂时轻松了一些。回到采药堂居住地小院石屋。

  采药学徒没有资格单独住一间房子,所以他依旧和杨一成、冯小二人住在一起,只是男女学徒之间早已经分了开来,钱若秀、孙莹已经在隔壁的一间石屋住下。因为这几年死了不少采药童子、采药学徒,小院的石屋倒是的绰绰有余,并不拥挤。

  叶秦回到小院的时候,心中感慨,大半年没有回来,都有些陌生了。

  突然,他听到前面传来争吵声。

  只见前面有四个人,两男两女,站在小院内,似乎在争吵什么。

  一个浑身肌肉像是铁疙瘩一样的十七八岁年轻人,眼中充满了怒气,一双铁掌不停的捏成拳头,口中大声说着什么,似乎气愤的想要攥拳头砸人。

  还有一个个子不高,眼珠灵活的十六七岁年轻人,语气犹豫不定。

  一个十六七岁的青衫少女,粉脸薄霜,态度坚决。

  最后一个是身形娇小,梳着两条小辫子,背着一柄利剑十五六岁黄衫少女,眼睛有些红肿,小脸蛋上还挂着泪珠,充满了委屈。

  叶秦微微一愣,那不是杨一成、冯小,还有钱若秀、孙莹四人吗。这么巧,一回来就遇见他们。半年不见,杨一成、冯小都高大了许多,钱若秀、孙莹这两个小女孩已经有些江湖侠女风范。

  不过,他们这是怎么了?

  叶秦淡定的走了过去。

  孙莹正抽泣着,见到叶秦,脸蛋上露出意外的惊喜。“二师兄?!是二师兄回来了,太好了,我们现在又多了一个人。二师兄,你可一定要帮我啊!”

  杨一成、冯小、钱若秀等三人也看见了他。

  不过,只有钱若秀朝叶秦颔致意。

  “二师兄回来了又能怎么样?以他的功法,能打的过内堂的那些弟子吗?咱们四个人跟五个人,有什么区别?少个人,或许还少个累赘。打不赢逃跑的时候,还能跑的更快一些。”

  冯小有些不屑的耸耸肩。

  “老三,你怎么跟老二说话呢!”杨一成瞪了冯小一眼,然后朝叶秦大声道,“老二你能回来就好,多个人,到时候多少也多了一份力。”

  叶秦朝他点了点头,转头问孙莹。

  “五师妹,究竟生什么事情?”

  “还不是内堂的那些王八羔子。昨天五师妹和外堂的几个师妹外出的时候,遇到了一些内堂的弟子,他们竟然趁着人多,出言调戏五师妹。要是当时我在,我非一拳头砸死这帮王八羔子不可。”

  杨一成气冲冲的替孙莹解释道。

  “哦,竟然有这种事情?”

  叶秦眼中露出一丝寒芒,连语气也冰冷了三分:“那还用考虑什么,找个机会教训他们一顿!莫非他们以为我们外堂的弟子都是吃素长大的?”

  他不是一个喜欢惹事的人,很多的时候就算麻烦上了身,他也常常忍下来,不会作出过于激烈的反应。但是同门师兄弟师妹出了麻烦,他却不能不管。

  在整个竹岐县城,他也就这么几个屈指可数的可以称得上是伙伴的人了。就算他们五人之间过去有什么冲突,那也是师兄弟之间的事情,而不是被外人欺辱到了头上。自己的伙伴被外人欺到了头上,是他无法忍受的。

  “二师兄,你也不是不知道那些内堂弟子的功夫。他们从小就比我们学的功夫多,我们学一门,他们学两门,我们学初级武功的时候,他们已经学中级的武功,怎么打?你再瞧瞧我们五个,大师兄、四师妹、五师妹学的是外功和剑法,还好说一些。我们二人,一个学的是轻功,一个学的是不能打架的功法,根本就打不过他们。我们五人要是找上门去,也只是去白白挨一顿揍而已。”

  冯小显然不想生事,忍不住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