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33 练功场
  “内堂才多少人,能比得上我们外堂的人多吗?跟我们同一批的,我们有二三十多个,他们才五个。况且,我们都是在深山老林历练了三五年,杀过不知道多少豺狼虎豹,哪里是内堂那些一直待在县城里享福的家伙能够比得上的。拼狠劲,我一个足够干趴他们二三个。”

  杨一成气冲冲的嚷道,对冯小的畏缩很不满意。

  “内堂的普通弟子不算什么,那内堂的执法弟子怎么办?他们负责执法,一向偏袒内堂的弟子,要是被他们给抓到我们私下打架斗殴,少不了一顿皮开肉绽。”

  冯小说起执法弟子,杨一成愁着眉头。

  采药堂内堂的弟子分两种,一种是普通的制药弟子,穿白衣,负责制药,或者在县城照看门面药铺等等,都是一些有富家子弟出身。还有一种是核心的执法弟子,穿锦衣,从小全心学武,武功不是一般的厉害,他们的背景更是深厚,往往是出身豪门大户。

  而采药堂外堂的采药弟子,穿青衣,大部分是没有丝毫背景的平民出身。

  内外两堂的弟子都是相互看不顺眼,常常生争执,但是却谁也不敢去招惹那些执法弟子。

  内外堂弟子生纠斗的时候,锦衣执法弟子也通常都会偏向内堂的白衣弟子。很多时候内堂弟子飞扬跋扈,便是仗着有执法弟子给他们撑腰。

  叶秦考虑了一下,冷静的朝他们四人说道:

  “这件事情不急,咱们尽量想办法避开内堂的锦衣执法弟子便是。最近县城里多了大批的外来江湖中人,肯定少不了出现一些混乱。咱们采药堂不能坐看那些人捣乱,肯定要出面维护秩序。我估计,武功最高的执法弟子都要被抽调去镇场面。咱们正好可以找个执法弟子没空的时间,和那些内堂的人打上一架。以内堂弟子飞扬跋扈,自视甚高的性子,他们肯定会应邀出战。

  大师兄、三师弟,你不是认识堂里的很多兄弟朋友吗?可以邀请他们来助拳。还有四师妹、五师妹,你们二人也邀请一些外堂的女弟子前来助拳。既然要打一架,那就干脆把内堂的弟子狠狠教训一下,免得他们日后不长记性。这件事情,就由大师兄来出面主持吧。”

  “好。就这样干。”

  杨一成狠狠点了点头。一口应承了下来。他平时在采药堂里也结交了不少地酒肉兄弟朋友。基本上都是外堂地弟子。并没有内堂地人。邀一些外堂地弟子来助拳。是完全没有问题地。

  至于冯小。交际没有杨一成广泛。也认得不少人。能拉来几个助拳地。不好说。

  钱如秀和孙莹点头答应下来。她们认识不少同门地外堂女弟子。

  叶秦心中还有一个小算盘。

  那些外堂女弟子是绝不会坐看孙莹受辱。多半会出面助拳。只要那些女弟子愿意出面。肯定还能拉来一批倾慕他们地男弟子。兴匆匆前来护花。到时候外堂地人多了。那些个内堂弟子武功高明又能怎么样?照样只有挨揍地份。

  “时间就定在十日之内吧,在这段时间里挑一个执法弟子出任务的时间,和内堂的弟子斗上一场。”叶秦把这事情给确定下来了。

  在他们同门师兄弟五人中间,叶秦算是最有主见的一个。

  杨一成胆大冲动,虽然也很有主见,但做事情有些毛躁莽撞,总给人不大稳妥的感觉。冯小临事容易退缩,往往不敢拿主意。而钱若秀虽然有些主见,终究是女子,气势上弱了一份。孙莹性子弱,常常需要靠别人拿主见。

  叶秦平时话不多,但是性子沉稳冷静,他拿了主意,另外四人反而多半愿意听从。和内堂弟子打架的事情,便定了下来。十日时间很充裕,他们也不急着立刻去报仇。

  “老二,咱们来过两招,让我看看你的功夫长进了多少,能不能挨的住打!到时候你可别被内堂的王八羔子给揍扁了。”杨一成大半年没见叶秦,拳头有些痒了,揉着两只铁掌,兴冲冲叫道。

  “大师兄,你也不是不知道我那内功,纯粹是辅助性功法。让我背个三五百斤走上数十里也没问题,但是要挨你的铁拳头,可撑不住两拳。你要练拳,还是找别人吧,采药堂的练功场有的是愿意和你练的对手。”叶秦心中苦笑,淡淡摇头。

  “算了,早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杨一成有些不乐,两只拳头却在痒,直奔采药堂的练功场去了。

  “大师兄,不如小弟陪你练上几招,如何?!”

  冯小嘿嘿怪笑一声,紧随而去。

  钱若秀、孙莹也不落后,反正那仇也不是现在就能报,不如到练功场去泄一番。

  叶秦想了一下,不慌不忙朝练功场走去。

  他并不是想去练功,因为他现在练的《坐忘经》,基本上完全靠吃露草的药力来实现快增长。普通的练功方式,对他的功法没有什么的效果。

  他只是想过去看看,这半年下来,四人的功夫进展的怎么样了。

  练功场内,有大约不下数十名弟子在练功,大多数是十五六岁到二十余岁之间的外堂青年弟子,功夫大多是三流,甚至不入流。

  这些弟子要么是单独演练武功,要么是捉对练习练习对打技巧,刀光剑影,拳脚交错,还有人在大呼小叫,颇为热闹。

  叶秦在场外凝神看了好一会儿,却是皱起了眉头。

  因为他现,场内数十名青年弟子的武功似乎都很弱,动作缓慢,而且十分僵硬。他一眼就能捕捉到他们的出招轨迹,甚至他们的每一个挥剑、出拳、出腿的细微动作,缓慢的就像是刚刚开始练习武功的童子一样。

  杨一成铁拳,威力颇大,一拳可以打碎五块平放在地上的叠着的青砖。

  但是在叶秦的眼里,觉得太过缓慢,只怕还没有击中别人,就被躲避开来。

  冯小的《梯云纵》已经练到了第四层,在练功场内飞快的跳来跃去,十分的灵活机巧,和他对练的年青弟子,很少有人能沾上他的边。

  叶秦过去一直对冯小的轻功感到羡慕。但是现在却突然觉得,冯小这样跳来跳去的有些无趣,就像一只兔子一样有点傻。如果他现在手里有一枚石子,并且弹出去冯小估计只能在地上躺着哼哼唧唧,蹦跳不起来了吧。

  钱若秀在拿一个木桩出气,将木桩打的劈啪作响,但是她折梅手并不如以前印象中的那么快。如果她和自己对练的话,估计自己可以轻松的抓住她那双灵巧的小手,让她的折梅手挥不出任何威力来。

  孙莹的剑术,似乎也退步了很多,剑身竟然还有轻微的晃抖,剑都还拿的不够稳,也能劈中人吗?

  整个练功场,没有一个人的功夫令人满意,随意处都是破绽和薄弱之处。这是怎么回事,是他们的武功大幅度的退步了,或者还是自己的修为进步了?

  叶秦在诧异的同时,心中若有所思。

  《坐忘经》的威力似乎比自己想像中的还要大了许多。自己花了半年的时间,把原本需要十年修炼时间的第一层境界修到圆满,已经可以轻松的俯视大部分的同龄师兄弟了。

  如果能够把第二层、第三层都修炼完的话,自己应该算得上是罕见的江湖高手了吧。只是可惜,没有足够的青岩石,用来培养小露草,加修炼进度。

  叶秦不由得深感遗憾。

  没了草药,他现在只能靠每天的基本打坐,来进行修炼,这样的修炼度极其缓慢。没有一二十年的时间潜心修炼,只怕根本无法冲上《坐忘经》的第三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