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37 赵老店主的建议

37 赵老店主的建议


  还差一点点,就要中新书榜的“探花”了,兄弟姐妹们加油!

  -------

  叶秦抚摸着光滑的白玉胚,沉吟了一下。

  “这块白玉胚多少钱?”

  “整块白玉胚,售价三十枚金叶,不二价。”

  “三十枚金叶,这么贵?”

  “这等镇店之宝,自然昂贵。像这样一大块,而且完整的白玉,可是非常罕见的。”

  赵老店主嘿嘿笑着盯着叶秦,似乎连眼角都在弯笑。

  叶秦被他盯着,心中顿时又生出那种令人厌恶的感觉。忍住厌恶,叶秦心中飞快算了一下。三十枚金叶等于三千枚银叶,他要怀里兜着的一百多枚银叶,也就是一个零头而已,还不够买下这块白玉胚的一个小角。光是靠采药挣钱,自己肯定买不起这块玉。

  他之所以敢来这竹岐县城玉石店铺问价,完全是因为自己手里还留有几十株罕见的露草,价值不菲,一株至少能值得不少钱。如果能够找到买家,将露草卖出去的话,应该有足够的钱来购买那种含有灵气的玉石了。然后再用白玉胚来培养露草,获得更多的露草。

  只是他没有预料到,春玉店铺的这块镇店之宝的确是一块不小的灵石,但是价格却高达三十枚金叶。这个价钱几乎可以换走他手里的所有露草。

  叶秦并没有立刻应承下来。他需要先找到买家将手里地露草卖出去。再慎重考虑一下是否要购买这块价格不菲白玉胚。“这块白玉胚。我看着还算满意。不过。我想跟赵东家打个商量。我现在还无法一下拿出这么多钱来。希望赵老店主暂缓些时日。不要将这块玉石出手。等我筹够了钱。再来取这块玉石。”

  赵老店主挥手让侍女退出内室。然后在茶几一旁地檀木座椅上坐下。掏出一杆老烟斗来。点上。深吸了一口:“好说。好说。只要叶小哥想买。我尽量替小哥留着便是了。这等镇店之宝。常常是一年半载也卖不去一块。等上半个月也无妨啊。不过。有一句话老夫也不知道当不当讲。”接着他开始沉吟起来。再次笑眯眯地望向叶秦。

  叶秦没有接赵老店主地话头。他早就隐约猜测到赵老店主似乎有什么话要对他说。只是一直没开口而已。现在赵老店主故意挑起话头。却是想引他主动询问。他很是有些反感这个赵老店主地这种老狐狸地姿态。只当作没听见。不搭他地话头。

  赵老店主故意沉吟了一小会儿。没见叶秦搭话。不由地微微尴尬。咳嗽了一下。自己继续慢悠悠地说下去:“其实。叶小哥也不是一定要用钱来换我这两块玉石。只要叶小哥愿意地话。完全可以用药材、药品什么地。来跟我换这玉石嘛。”

  叶秦目中警惕地精光一闪而过。豁然站了起来。

  他没想到赵老店主竟然打地是这个主意。私下和外人买卖药材。这在采药堂。可是绝对地大忌。

  采药弟子所采集药材,是不允许私自出售的,必须统一上缴给采药堂的内堂,由内堂的制药弟子制作出的成品药物,采药堂再把药材和药品上缴给药王帮,由药王帮的店铺统一价格,在整个平州境内高价出售。

  药王帮作为一个以药材和药品为主业的平州第五大帮会,完全是靠药品的暴利来壮大自身的实力。当然会严厉打击内部那些私下进行药材、药品买卖的行为。

  药王帮十大帮规刑罚之中,私下交易药材的罪刑,被排在仅次于背叛帮会和师门的后面。

  如果弟子私下和外人买卖交易,一旦被现,都会处以极刑。在采药堂的刑罚室内,十个之中有高达**个,是因为私下贩卖药材药品而被扒皮抽筋,活活流血折磨死的。

  叶秦在采药堂待了四五年,怎么会不知道采药堂的严厉规矩!岂会不知道采药堂惩罚那些私下交易的弟子手段,有多么毒辣,令人胆寒。

  他现在第一个反应,便是立刻离开春玉店铺,避免沾上任何干系。

  赵老店主好整以暇的坐在靠椅上,抖了抖手中的一杆老烟斗,嘿嘿冷笑:“叶小哥,就别装了吧,咱们都是心知肚明的人。你一个外堂采药弟子,就算累死累活干二三十年,只怕也挣不来这么多的钱购买这块白玉胚。除了私下卖药材、药品,你还能有其它来钱的路子?既然你人都来了,不如咱们好好谈。这事情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只要不传第三人的耳朵里,绝不可能被别人给现。你担心什么?”

  叶秦神情冷漠的站在内室的门口处,终于还是没有踏出去。

  但是他心中早已经恼怒至极。

  他不因为赵老店主劝他私下卖药材而恼怒。

  而是因为他早就想私卖药材了。

  否则,他一个小小采药学徒,哪里来的钱去购买这样一块价格昂贵的灵石?在采药堂里苦干十多年只怕也不可能。

  但是,这种私卖药材的事情,能够跟第二个人说起吗?

  不,绝对不能。

  这种事情永远只能他自己一个人知道,绝不能让第二个人知道。因为他只相信自己的嘴巴足够严,而绝不会相信别人不把事情说出去。

  他现在的恼怒,更多的是一种自己想干某种见不得光的事情,却被人光天化日之下明明白白的给捅露出来的恼羞之怒。

  叶秦已经在飞快的盘算着该怎么处理这件事情,心中甚至刹那间闪过一道杀意,但是很快便打消了这个念头。这赵老店主在竹岐县城经营玉石店铺时间长久,背景只怕不小,冒然杀了他,只怕反而会牵扯出更多的麻烦来,把事情越闹越大,脱离他的控制。

  叶秦不由的暗暗想到,看来,自己的江湖经验还是不够老到,一个玉石店铺的老店主,就轻易的把他的意图给看破。

  仔细想一想,他现在的做法也的确有很大的可疑之处。

  正常情况下,一个才十六岁多的年轻采药弟子,手里顶多也就能有一二枚金叶的剩余小钱,买上一两块廉价的小玉佩是没问题,怎么敢买价值三十枚金叶的玉石店铺镇店之宝?

  只要一推敲,便能看出自己存在很大的问题。

  赵老店主认出他的采药堂的弟子,又看穿他有私下卖药材的意图,也不外乎是这个原因。这是一个教训啊,以后不能这样大意了!

  现在最重要的,是怎么处理眼前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