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39 珍宝商人

39 珍宝商人


  新书榜激烈,求票票

  一名身穿黑劲衣,头戴斗笠,背上绑着一把普通大砍刀的大汉,缓走在竹岐县城西北城区的街道上,不时的朝往来的江湖中人张望,寻找着什么人。

  像这样用斗笠隐藏自己容貌的神秘江湖人士,在竹岐县城并不少见。许多江湖中人为了避免仇家的追杀,都喜欢斗笠遮面,隐藏自己的行迹。

  此江湖大汉不是别人,正是叶秦。

  叶秦特意找了一把大砍刀背上,是想误导别人,认为他是一个外来的刀客。甚至身体上穿了好几件厚实大衣,还缠着厚厚的粗布,令自己显得身材魁梧壮硕,似乎是二三十岁的壮年人。涂了一种让人变黑的草药,令自己脸上、手上都漆黑碳一样黑。并在口中放了一枚核桃,用来让声音变得沙哑低沉。

  伪装术,是采药堂弟子野外采药的必学之术,他对此是精熟无比。

  叶秦在西北城区的集市、驿站、客栈、酒馆等地至少已经逛了大半天,一直在想找到清心丸的买家。经历了春玉店铺的事情之后,他谨慎了许多,没有随便出手找人卖药,而是需要满足几个条件才行。其一,必须是很有钱的江湖客,才买得起他手中的清心丸。其二,必须是有深厚帮会背景的江湖客,采药堂才不敢轻易对其进行盘查,进而顺藤摸瓜,牵连到自己。其三,必须是外来的江湖中人,对本地的江湖人物不熟悉,而且不久之后会离开,只要离开了竹岐县城,他日后也就永远安全,不用提心吊胆。

  叶秦一番伪装之后,在县城里四处转悠,就是想找满足条件的江湖人物。最近竹岐县城外来江湖客大量增多,有钱有势的江湖人物并不太难找。

  只是叶秦十分谨慎,在反复挑选目标而已。为了减少自己暴露的可能,他只打算找其中的一家做稳固的私下交易,尽量避免和过多的江湖中人来往。

  他在竹岐县城最豪华的几家酒楼、客栈,打量了好几群来自平州府万安城的江湖豪客。这些人几乎都是平州境内排名前十大的大型帮会的弟子,纵然是药王帮,也不会轻易去招惹他们,以免引起纷争。所以私下卖药给他们,应该不容易被药王帮追查到。

  这日正午,就在叶秦坐在街道旁的一家露天茶馆,歇息喝凉茶的时候,却见一辆由三匹白鬃骏马驾驶,通体镶着金箔的豪华四**型马车,在数十余骑马的精干劲装大汉的护卫之下驶入城内,缓缓的在城西的驿站处停了下来。这些劲装大汉昂挺胸,眼中精光内敛,随便挑出一个来都是难惹的一流江湖好手。数十大汉在驿站随意一站,便层层封住了所有可以对豪华马车造成不利的攻击路线,显然是训练有素。

  豪华马车前面插着一杆金丝旗帜,上面绣了大大的“珍宝”两字。一名面色红润的黄袍老者,当先从豪华马车下来。一名剑眉星目身材修长的白衣青年弟子,一名身形窈窕的红妆年轻女子,也跟着从马车里出来,在众劲装大汉的簇拥下,进入附近的一家豪华客栈。

  茶馆内,还有数名普通江湖汉子,看见这辆豪华马车和里面出来的人,顿时顿时低声惊呼。

  “珍宝帮,平州第九大帮会!那老者,肩头上绣着的标记,好像是个长老级的人物啊。”

  “这样的大人物,怎么这么早就来这竹岐县城了?药王帮不是还有好几个月才举办药品盛会吗?”

  “兄弟,这你可有所不知了。珍宝帮最擅长主持各种拍卖大会,药王帮肯定是请珍宝帮的人来主持这场药品交易大会。他们提早出现这里进行准备,毫不奇怪。”

  叶秦将他们的话一字不漏的听在耳朵里,心中一动。

  行走江湖的人,不可能不知道平州十大帮会的。这珍宝帮,倒是一家不错的交易对象。他的心中,浮现出珍宝帮的一些资料。

  珍宝帮,平州境内第九大帮会,比药王帮稍微差了一点点,但也是有名的大型帮会。其门内弟子,都喜欢以珍宝商人自居。他们唯一的主业,便是收集各种珍奇秘宝,然后进行低买高卖,交易拍卖。不管什么珍宝“宝刀、宝剑、宝甲、宝秘笈、宝药”,不问来路,只问价钱,一律收购,极品药物自然也在他们的收购之列。

  而且,如果那些江湖汉子说的不错的话。这个珍宝帮应该是应药王帮特邀的前来,主持这次竹岐县城药品大会拍卖的帮会。比那个春玉店铺的后台,什么八合会之流,强太多。

  叶秦考虑着,把清心丸卖给珍宝帮的人,应该是最好的选择。珍宝帮的规矩,是不会过问宝物来路的,这对他隐藏自己的身份非常有利。

  为此,叶秦在珍宝帮长老下榻的客栈外足足等了二天,寻找机会单独接触珍宝帮的人。这两天,不断有竹岐县城的帮会大佬,前来拜访这位珍宝帮的长老,却没有见到珍宝帮的人出来。

  直到第三日,珍宝帮的长老才单独出了客栈,在县城里四处走动散心。

  叶秦立刻跟了上去。

  那个珍宝帮的长老,是个五六十多岁的老头,面色红润,总是挂着一副笑脸,太阳**鼓胀饱满,显然内功修为极其深厚。以叶秦现在的《坐忘经》第一层修为,竟然也从这老者身上感觉到一丝压力,只怕这老者不比他弱多少。

  这老头也颇为有意思,似乎已经察觉到了叶秦在跟踪着他,却不慌不忙的在县城集市闲逛,东挑一挑,西捡一捡,还和地摊货主讨价还价好半天。

  最后,走到一个人少偏僻的小巷子口,老头这才停下,背负双手,沉声问道:“小子,胆子不小啊。竟然敢一直跟踪老夫,我平州黄金虎,纵横平州境内数十年,已经许久没有遇到过这样有胆色的年青人了。说吧,跟着老夫有何事?若是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小心你的筋骨要断去几根。”

  叶秦的身影停在老头的十多步之后,压了压斗笠,舌中含着一枚核桃,淡声道:“前辈是江湖高人,又岂会怕一个无名后辈的跟踪?以前辈的经验,想必也能够猜测到晚辈一直跟着前辈,所为何事。”

  “年青人倒是乖巧的很呐。”老头冷哼了一声,“跟踪珍宝商的人,一向只有两种。要么是想从老夫这里得到什么宝物,要么是想卖给老夫什么宝物。小子,说说,你是想要什么,还是想卖什么?”

  “前辈果然明察秋毫。晚辈的师父前些时日练功操之过急,不幸走火入魔,现在正靠同门的师叔强行压制着,晚辈急需极品调息药物‘清心丸’一粒,回去救命。不知珍宝帮是否有这宝药,售价又是多少钱?晚辈愿意高价购买。”

  叶秦并不知道清心丸的行情,不想自己吃亏,所以编了一个幌子,来套老头的买价。知道了买价,当然也清楚大致的卖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