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41 青玉佩
  叶秦拿着那块巴掌大小青玉佩,打量了一番

  这枚青玉佩外形古朴,色泽淡青,份量沉甸,应该是有些年份的玉佩了。

  当然,玉佩的外表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隐隐能够感觉到,这枚青色的玉佩,蕴含有熟悉的灵气,就像是青岩石的灵气一样。

  “此块青玉佩是从平州府的一名落魄江湖中人的手中购买来的,我珍宝帮的规矩,是不问来路的。这玉佩很是有些奇特,放入水中,会在水中出现一些幻烟雾影,极有观赏性。老夫这便叫人送一盆清水过来,请叶小哥观看这块青玉佩。”

  黄长老见叶秦拿起了那枚青玉佩,介绍了一下这块青玉佩,然后拍了拍手。门外站着一位劲衣大汉,很快按照吩咐端了一盆清水进来。

  黄长老笑道:“还请小兄弟将玉佩放入水中!”

  叶秦依言将青玉佩放入木盆之中,颇感兴趣的看着。等了一小会儿,水盆中的水波已经完全平静下来,清水中果然倒映出了一个极淡的烟雾影子,雾影似乎还在不断的晃动。

  以叶秦的淡定,也不由惊诧的开口赞了一声。

  黄长老略为自得的解释:“这块青玉佩最神奇之处,便是能在清水之中浮出烟影。玉浮烟影,意味着此玉蕴含有罕见的灵性,光是看其表象,便不是凡品,极有观赏之价。这枚青玉佩,一二十枚金叶是完全值得的。”

  叶秦略一沉吟,好不好看不重要,反正他都是用灵石来栽培灵草。掂量了一下青玉佩,决定把它收下我就用那粒清心丸,换这块青玉佩吧。不知道黄长老是否还有这样的玉佩。”

  黄长老摇了摇头:“这等奇特的玉石,能有一块也是罕见,哪里还能寻的出第二块来。”

  叶秦不由微微闪过一丝失望,不过很快就恢复正常,毕竟能找到这样一块玉石也不错了。如果是他自己去深山野外寻找玉石,只怕一两个月也还未必能够寻找到这样的一块玉石。

  黄长老一向自认自己做买卖公道,钱是要挣,但也只是挣应该得的钱。论价钱,这块青玉佩顶多值个十枚金叶左右,远远比不上一粒清心丸的上百枚金叶的价钱。

  用一块十金叶的青玉佩,换一粒价值上百枚金叶的清心丸,差价高达十倍。让卖主吃这样的大亏,这种事情他黄金虎还做不出来。平时他顶多挣一二倍钱。

  黄长老又道:“小兄弟既然看中了这块青玉佩,老夫便算它为二十枚金叶,将它卖给小兄弟了。至于那粒清心丸,老夫以五十枚金叶购下。差价是三十枚金叶,小兄弟是再挑一件小珍宝,或者还是直接收钱?”

  叶秦对其余的珍宝都没有看中,不客气的收下了黄长老递给他的三十枚金叶。

  黄长老心中畅快,这笔交换,他足足挣了六十枚金叶。单笔交易就能挣这么多,可是不寻常见啊。

  但是他想不到的是,叶秦心中的欣喜远在他之上。这青玉佩对别人来说,或许仅仅是块极有观赏价值的青玉佩,除此之外没什么特别的用处。但是对他来说却是最急着用的东西。

  叶秦估摸着,这块青玉佩至少能够他使用十天半个月。中断了好几天的《坐忘经·坐望无我》第二层修炼,终于可以重新开始了。

  叶秦将青玉佩收入囊中,压了一下斗笠:“黄长老,如果还有这种充满了灵气的玉石,不管是什么种类,请一定保留。在下日后还会用清心丸来交换,绝不让长老吃亏!”

  黄长老吃了一惊:“什么,你手中还有清心丸?”

  叶秦淡定说道:“不错,我可从来没说过,手中只有一粒清心丸。”

  黄长老顿时心中暗暗叫苦不迭。若是只有一粒清心丸,卖个上百枚金叶是不成问题,如果多出现几粒的话,价钱就大大下跌了。

  毕竟这只是极品调息类药物,并非能够增长内功真气的灵丹妙药。

  只有少数的大型帮会才会买上一粒清心丸来备用。

  而中小型帮会,都是使用药王帮制出的中品、上品的调息药物。普通江湖客,大多都是使用下品调息药物。所以清心丸的数量多了,反是卖不出太高的价钱。

  他以为能这黑衣汉子手中有一粒清心丸,就是不错的事情了。万万没有想到此人手里并非一二粒,而且听口气,只怕还有不少。

  “不知道兄弟手中有多少清心丸?老夫愿意一并重金购下!”黄长老苦笑,终日打雁,也有被雁啄到眼的时候。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必须把眼前这位神秘黑衣人手中所有的清心丸都购下,才能控制清心丸的拍卖价格。

  “还有那么四五粒吧,都是我家族留传下来,因为留着无用,所以拿出来换些物品。不过,我要的不是钱,而是玉石。还请黄长老担待一二。只要有这样的玉石,我便以清心丸交换。”

  叶秦不想让黄长老知道自己的身份,故意混淆视听,编造了一个莫须有的身世背景。

  家族?黄长老似乎想到了什么,微微一惊,迟疑的看向叶秦。这黑衣人,莫非是平州什么家族的弟子?否则怎么有这么多清心丸。

  “好吧,我珍宝帮的珍玉奇石绝不在少数,应该还可以找到兄弟想要的那种玉石,老夫尽量找一些。这里有一枚珍宝令,只有珍宝帮非常尊贵的客人才能持有。日后兄弟只要持令来找老夫便行,或者是以令示珍宝帮的任何一名弟子,他们都能带你来见老夫。”

  黄长老有些走神。掏出一枚中指大小,金光灿灿的黄金铸造的小令牌,神色之间早已经没有那种前辈对晚辈说话的傲气。

  叶秦接了那珍宝令,离开的时候,想到了什么,突然补充了一句:“除了有灵气的玉石之外,如果有珍草,或者是珍草配方的话,我也一并交换。”

  叶秦走后不久,只见一男一女二名男女青年,从左侧的客房出来,走入黄长老的客房。

  那面如冠玉的白衣青年,十分不解的说道:“师父,你怎么把珍宝令交给这来历不明的黑衣人了?这珍宝令,我帮也不过区区数十枚。此人的功夫,看上去似乎十分普通,脚下虚浮无力,也就是个三流的江湖客而已。”

  黄长老神色早已经恢复了冷峻,冷哼一声道:“三流的江湖客?马钰,我早说过,你的江湖历练太少了。如此高明的敛息术,老夫尚且看不出他功力的深浅,竟然被你评价的这样不堪。别以为你是珍宝帮年青一辈中的什么十大高手,便视平州豪杰为无物。你没见过的高手,还多着呢!”

  “他的轻功,难道还能比我的《凌风决》轻功绝学更厉害?”那名叫马钰的白衣青年听到师父对那黑衣人作出如此高的评价,显然有些不忿,立刻大步出了客房,跟踪叶秦去了。

  “胡闹,回来!”

  黄长老脸色一变,大声喝止马钰。

  但是哪里喊的住,眨眼功夫,马钰便出了客栈,跑的不见了踪影。

  那红衣少女也有些奇怪父,那黑衣人真有这样厉害吗?这竹岐县城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地方,哪里来这样的顶尖江湖高手?”

  “这竹岐县城应该是没有,不过整个平州可就多了。咱们平州十大帮会虽然高手如云,但是还没有到傲视平州的地步。你可别学你师兄这样傲气莽撞,否则终有一天会吃大亏。”

  黄长老担忧的摇了摇头。

  一顿饭功夫之后,马钰出乎意料的黑着脸返回了客栈,显然是一无所获。

  黄长老仔细询问了马钰一番,追踪的过程和细节。马钰又羞又愧,称只跟到城外的一片小树林,便不见了那黑衣人的踪影。至于怎么把人给跟丢了,他始终没有弄明白。

  黄长老神色沉重,挥手让马钰退出客房,陷入了沉思。那名黑衣人拥有四五粒极品清心丸,自称是某家族的人,而且开口便要换走有灵气的玉石、珍草。这一切,都是这样的熟悉,激起了他一段封沉了长达二十年回忆。那个时候,他还不是珍宝帮的大长老,还只是帮内一名最杰出的青年弟子的时候,曾经见过平州一个神秘家族。

  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