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45 吃了多少,吐出来!

45 吃了多少,吐出来!


  叶秦在浮岛的大石碑上,隔着一层薄薄的光罩,和那南天霸对峙着着

  “白毛小子,别叫老夫找到机会,否则老夫一定要将你搓骨扬灰,让你的元神魂飞魄散,永远消失。你信不信?”南天霸瞪着眼睛趴在光罩上,指着里面的叶秦,破口大骂。

  “等你有这本事打破光罩再说,没这本事别夸那海口。黄球,我看你的实力也不怎么样嘛,刚才你使出来的那火球是什么东西?”

  “白毛小子,你先说你是什么人,怎么也跑到这鬼地方来的?”

  “不行,你先说。”

  “好吧,老夫用的仙家法术火球术。轮到你说了,这是什么鬼地方。”

  两人在口舌上较劲。

  叶秦心中却是暗藏想法。这个黄色光球是他第一次遇到的真正意义上的同类,黄色光球随口说出的一些“夺舍**、炼气期、火球术”之类的,都能让他感到惊奇,震撼。同时也深感振奋,揭开了自己未来前途的一角。他想从黄色光球的口风中套出一些他以前闻所未闻的东西。

  要知道叶秦以前都是一个人独自潜修《坐忘经》,隐约知道自己似乎踏入了某个神秘的未知世界,但是他对这个未知世界却两眼一抹黑,一无所知。现在遇到了一个比他强上许多倍的前辈高手,一切都感到十分新奇,自然想趁机从它的口中多了解一些这个世界的东西,知道自己未来的路究竟通向何方。

  南天霸目光中闪烁着狡诈,暗忖:“这小子连火球术是什么都不知道,只怕是个机缘巧合误踏仙途炼气期小散修,不妨糊弄一下这小子,从他口中套些口风。”

  毕竟,它也想要从叶秦的口风之中,想弄明白这座浮岛究竟是什么地方,叶秦为什么会在这里,它为什么会来到这里,那些白芒又是从哪里来的,这一肚子的疑惑把它憋的够苦的。

  要说南天霸是只阴险狡诈经验丰富的老狐狸,那叶秦就绝对是只心里打着小九九算盘的小狐狸了。

  叶秦装傻充愣,绝口不说这座浮岛究竟是在什么地方。

  只是说他半年前意外来到了这里,现这座浮岛。误闯入了光罩之内,大石碑把他当主人,他便成了这座府岛之主,对这里的一切都了如指掌。至于那白芒,都是听他的指挥,他让它们出来便出来,不让它们出来便不出来。

  叶秦连哄带骗,狮子大开口,要南天霸都听他安排,否则这座浮岛上再也不会出现一丝白芒。

  南天霸老奸巨滑,经验比叶秦不知道丰富多少倍,哪里肯轻信叶秦的话。要他一个炼气期四层的大高手,服从一个炼气期二层的小不点的安排,那更是天大的笑话。

  只是白芒对南天霸的诱惑力太大,他心中虽然有些怀疑叶秦的话,却是宁肯信其有,不愿意信其无。

  “小子,你如果能让那些白芒再出现,老夫便相信你说的都是真的。如果不能想老夫再信你。”

  “我可以让它们再出来,不过,你不能去碰它们。那些白芒都是我的,你不能动!”

  夫不碰它们便是了。”

  “你先誓。”

  然信不过老夫夫若是碰了它们,叫老夫断子绝孙,这总够了吧!”南天霸回味了一下那些白芒的味道,舔了舔嘴巴,信口下了一个巨毒无比的誓言。

  叶秦听他了毒誓,这才放下心来,将神识移到外界。服用了一株露草之后,开始打坐修炼。不管怎么样,紫府内虽然多了一个威胁存在,但他的功法修炼不能中止。

  很快,浮岛内,一丝一丝的白芒再次出现了。

  南天霸惊讶,大喜过望,飞身便朝那些白芒扑过去,什么毒誓,早就被它抛掷脑后。

  叶秦的神识才刚回到浮岛,便见到南天霸不守毒誓,满岛追逐吞噬白芒。

  “原来这个世界的前辈就是这幅模样,所谓的毒誓,连屁都不算一个,想怎么干就怎么干。连江湖中人都知道要守毒誓,在它的眼中却什么都不是。

  看来自己还是太天真了一些,竟然会相信这老贼的空口白话。自己想要靠一些小聪明,用毒誓来约束它,对这老贼老说,这种伎俩或许根本就不值得一提。只可恨自己没有任何办法和手段,来对付这个不守誓言的无耻老贼。终究还是要靠实力才行,要是自己有足够的实力,还会怕这老贼这样明目张胆的抢他的元气?!”

  他铁青着脸,异常难看。

  这也直接导致了叶秦日后对其它修仙者的信任严重不够,不会再轻信任何所谓誓言和承诺。而是相信他自身的实力,才是确保他的利益不受损害的唯一保障。

  其实叶秦有所不知,修仙之人对誓言还是很看重的,不会轻易毁诺,以免生出心魔。只是南天霸这孤魂老鬼自知身死之后修仙无望,破罐子破摔,才不把毒誓当一回事。进而导致叶秦对整个修仙界都产生高度的警惕。

  叶秦一言不,停止了元气的修炼。他没有任何办法来对付这老贼,唯一的办法便是停止修炼,不再让这老贼占他任何便宜。

  南天霸吃完了浮岛上所有的白芒,惊讶大叫:么又没白芒了?再来一点,再来一点

  叶秦狠狠的瞪着他,冰冷的声音说道:“老贼,我咒你不得好死,断子绝孙。还想骗我的白芒,当我有这么上当吗,下辈子吧。”

  南天霸听到叶秦用这般恶狠狠的话诅咒他,不由的愕然,差点笑的抽筋:“小子,你难道还不知道老夫早就是化身为鬼了吗?老夫早在二十年前就已经不得好死了,肉身被毁,只留下一个元神孤魂在世上飘荡。要不是老夫的元神侥幸寄存在一块青玉佩之中,躲避了凡间阳煞之气和阴煞之气,只怕也魂飞烟灭了。你竟然诅咒我不得好死,哈哈,真是笑死老夫了,难道老夫还得到好死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