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50 同门械斗

50 同门械斗

  是些什么人在东面那片密林里聚众打斗?

  寻仇劫杀,还是劫财夺宝?

  叶秦停下脚步,有些好奇。

  算起来,他加入采药堂,已经长达五六年之久,多少也算是半个江湖中人。但是他常年在深山老林里采药,几乎没有在县城里多待,所以江湖中最寻常的群殴械斗,他却几乎没有见过多少次,更别说直接参与。

  以叶秦的现在修为,普通的江湖中人对他几乎构不成多大的威胁。他略一思索,便决定去见识一下那“传说中”的江湖械斗。

  他脚下一点,飞身纵出,朝那树林飞奔而去。

  到了东面的一片树林,有一大块数公顷的平草地。正有两群人各站草地一边,充满敌意的对峙着。

  一大群是青衫青年男女,足足有六七十人,各个带着义愤填膺之色。另外一小群人是白衫青年男女,大约只有一二十人,但傲气十足。

  而荒地的中间,两个青年正在激烈的械斗,厮杀在一块。

  两方的人群,都在为那撕斗的两人,大声呼喊助威。偶尔还出现几声嘲讽和谩骂。

  叶秦见到眼前的这一大群,穿着对他来说熟悉无比青、白两色衣衫的青年男女,微微吃了一惊。

  这些人不是别人。正是采药堂地外堂采药弟子和内堂制药弟子。而且都是在十五六岁到二十五六岁左右之间学徒。并没有年龄很小地童子。

  叶秦心中不由升起一股滑稽地感觉。他本来是看江湖热闹地。没想竟然撞见了自家人在打斗。

  外堂弟子中间。是以杨一成、许志等一些平时非常活跃。县城平民出身地青年弟子为。孙莹、钱若秀等人也站在外堂弟子地中间。怒气冲冲地瞪着那些内堂弟子。

  而内堂弟子中。却是以县城富户人家出身地几个弟子。曹玉安、周辉柳等人为。他们地老爹是竹岐县城里有名地粮商。布商。在武国。商人虽然同样是低等地平民身份。但是有钱。出手阔绰。而且他们学地武艺比外堂弟子更多。也更强一些。平时自然傲气十足。瞧不起外堂地弟子。

  叶秦看清楚草地双方人群对峙地情形之后。也渐渐明白了过来是怎么一回事。看样子。这场私斗。应该是为了前些天孙莹和其她几名外堂女弟子。被内堂地弟子调戏地事情而引起地。

  采药内外两堂弟子之间地相互敌视和冲突。由来已久。早就不是三两天地事情。只是这件事闹大了。引了外堂地弟子群愤。否则也不会引来这么多外堂弟子前来这里助威。

  场中正在比斗的两个青年。

  外堂的那个魁梧青年使用一把大砍刀,招式简单,大开大合,每劈出一刀都带起“呼呼”凌厉的刀风。只是他的下盘根基不够稳,威猛有余,沉稳不足。招式常常施展的出去,却收不住,劈空在地。

  内堂派出的是一个精瘦的青年,使一把轻钢剑,走轻巧路线,剑招刁钻。这种轻巧的剑招,本来是完全可以克制那种大开大合的劈砍的刀法。但是他神色之中却畏惧那魁梧青年的凶猛招式,生怕一不小心落个重伤,不敢靠近,反而落了下风,被那魁梧青年气势磅礴的狂刀给死死的压制住。

  叶秦没学过刀法剑法,也并不懂剑术刀法,更看不出他们的招式有什么精妙之处。

  他唯一看出来的,便是这二人的身体动作都有些生硬,缺乏足够的灵活,水平顶多算得上是二三流好手。这样的实力,使出来的刀法剑法招式,精妙与否,其实都一样,处处是漏洞,随手一击便会落败。

  以叶秦现在的实力,看这二人的比武械斗,跟看小孩打架没什么区别。他只看了一小会儿,实在看不出什么味道,便失了兴致。

  论单纯的武艺,外堂弟子未必比得上内堂弟子。毕竟内堂弟子练习武艺的时间多,而且有钱购买高级的武功秘笈。

  但是论实战,外堂弟子的常年在野外采药,常常以性命去搏狼杀虎,凶悍程度绝不是内堂弟子所能比的,打斗起来往往不要命。内堂的弟子惜命,不愿意硬拼,只想着靠高的武艺来取胜,不可避免的落入下成。如果群殴的话,以外堂弟子的人数,更是绝对打的这些内堂弟子哭爹喊娘。

  所以不论是单打还是群斗,多半都是外堂弟子胜面更大,所以叶秦并不担心外堂弟子会吃亏,也没有打算插手这场比武械斗。

  叶秦正想着,是不是现在便离开,头顶上的树梢,突然生出一阵微风。他心中一动,抬头向上看去,看见了一个十分熟悉的轻巧身影。

  只见身旁茂密的大树上,冯小像只大猴子一样蹲在一根粗枝上,惊讶的瞪着叶秦。

  “二师兄,我才刚悄悄施展轻功跃过来,想吓你一吓,你怎么就现了?”

  冯小顿感无趣,睁着大小眼又道:说二师兄,这几天你跑哪里去,我到处找都没找到你。你前些天还说要为孙莹报仇,结果连个人影都没见着,太不仗义了。”

  叶秦淡声说道:“我这几天在县城周边到处逛了逛,忙些事情,耽误了点时间。再说,外堂弟子这么多人,多我一个也不多,少我一个也不少。你和大师兄都召集了这么多人过来,我还怕孙莹报不了仇?对了,这场比斗是怎么一个比法,我们这边能打胜吗?”

  冯小也没多想,眉飞色舞的说起这场比斗的事情:“咱们跟内堂的有过约定,要连比三十场,多者为胜。哪一方要是输了,便向另外一方下跪磕响头,保证以后再也不敢挑衅。真可惜,二师兄你没瞧见,咱们外堂的人这两天已经和内堂的那群孙子们接连比斗了好几十场,哈哈,我们这边已经赢了足足十三场,他们才赢了十场。如果这一场在赢了,便是十四场了。而且内堂的人现在已经派不出高手来出战。只要再赢上一两场,咱们便准胜无疑。你没瞧见那些内堂的,现在都快气疯了。”

  叶秦身为外堂弟子,当然站在外堂一边,他自然是乐见此事。“呵呵,那倒好啊,内堂弟子们几个响头磕下来,他们从今以后以后只能夹着尾巴做人,便也再也抬不起头来。”

  两人正在树林说着,场中出现新的变化。

  “啊~!”

  只听比斗场上响起一声惨叫,那内堂的那个持剑的瘦个青年弟子,原来他一个大意,被魁梧青年的刀锋给劈中肩膀,裂开一道数寸长的大血口子,弃了剑,捂住鲜血直迸而出的左肩膀,被迫退出场外。

  外堂众采药学徒见自己一方再胜一局,顿时欢呼起来。

  “许志师兄,打的好!”

  今晚0点冲榜,期盼大家支持!

  另,本书今日开始三江推荐,希望书友能够前往【**】【三江频道】府仙缘》一票。

  三江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