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58 演武场

  正午时分,县城西北城区的大型演武场上,正在进行一场被称之为“车轮守擂大战”的比武大赛,人山人海,多达数千之众,异常的火爆热闹。

  “车轮守擂”的比赛规则很简单:主办方必须是平州十大帮会才有资格举办,参与者必须至少包括了五个十大帮会。参加大赛的人选,分为守擂者和挑战者。

  守擂者,必须是被平州十大帮会认可的高手,才有资格摆下这种擂台。而挑战者,也不能滥竽充数,必须是在江湖上有些名气的好手,才有资格上台。

  守擂者必须以一人之力,抵挡住来自擂台下挑战者的轮番狂攻。每十个挑战者,为一轮。只要有人挑战,擂主不论任何情况都必须应战,生死自负,否则便主动认输。

  正因为车轮守擂大战的无法预测和残酷性,一旦守擂成功,将给守擂之人带来极高的江湖威望。

  当然,这个守擂大战有年龄限制,分四个阶段:二十岁以下少年擂台、二十一岁到三十岁的青年擂台、三十一岁到五十岁的壮年擂台、五十一岁以上老年擂台,以此为界线,非同一个年龄层的选手是不能上台,以免造成江湖老手打压江湖新手,让新手无法冒头的局面。

  平州江湖上,每一场车轮守擂大战,都会极其引入瞩目。

  在数十年,便曾经出现过一场轰动整个平州的车轮守擂大战。平州十大帮会第一大帮会火云帮一名核心弟子铁羽阳,在年仅三十岁的时候守住了多达十一轮的车轮擂台大战,三日之内不眠不休连续击败一百一十九名三十岁以下的江湖高手,而后才因为力竭而退下擂台。近百年来,这是第一次有人突破了十一*当时被誉为平州江湖青年一代的绝世高手,声望一时无二。铁羽阳正因为有这个战绩,后来才顺利执掌火云帮帮主大位。

  竹岐县城演武场的车**战擂台上,此刻正有一名年约二十六七岁之间,面目俊朗的白衣青年高手,向演武场内所有的青年高手起车轮守擂大战挑战,而且已经接连击败了十七位颇有名气的青年高手,一时间声威大振。

  好了,太厉害了续给我狠狠的打!”

  “马钰师兄,一定要守住啊,这是第十七个了,再打三个,便过第二轮了。”

  “谁去把那嚣张地小子给我打下擂台来。绝不能让他过第二轮!”

  擂台下方地众多观战者。被刺激地亢奋无比。兴奋地大吼。他们当中许多人嫉妒羡慕交加。恨不得跳上台去挑战。将那威风凛凛地白衣青年赶下擂台。自己在擂台上大展雄风。但是惧于白衣青年地武功高强。却不敢冒然妄动。以免挑擂不成。反而受重伤。他们暗暗想着。等更多人地上去消耗白衣年青地体力和内家真气。然后自己再上去临门一脚。这样想法地人多了。上擂台比试地人反而更少。

  白衣青年马玉在擂台上等了一小会儿。见迟迟没人敢上来应战。反而不耐。傲然地目光扫过整个演武场。大声喝道:“我马钰不过是珍宝帮地一个名头不怎么响地普通弟子而已。竟然无人敢应战。莫非平州帮会已经无人了。任由我珍宝帮称雄平州江湖了吗?!”

  擂台下立刻响起一阵喝倒彩地嘘声。

  “小子。别张狂。待你爷爷我三兴县城黑虎帮大弟子范大冲来教训你!”。一个身穿青缎衣。黝黑地青年汉子。提着一把大单刀。怒目圆瞪。大喝一声。猛地一跃跳上了一丈高地擂台。手中大刀舞成数道寒光。朝马钰劈去。

  马钰也不废话。脚下一登。瞬间欺身到了那黝黑汉子地身前。猛一掌拍在黝黑汉子地胸膛上。

  那黝黑汉子满脸的惊愕,只觉得胸口像是遭到滚烫的铁烙重击一样,惨叫一声,口喷鲜血,翻下擂台去,压倒了台下一片人群。

  “十八,第十八个了,还差两个,继续啊!”

  立刻有好事者高声欢呼。

  擂台下众看客惊看去,黝黑汉子的胸口焦糊了一片,显然是被烈阳掌法所重伤,那伤势之重,令人心悸。这车轮守擂大战,对守擂者是一个严厉的考验,对挑战者同样极度危险。

  等三流货色也敢来送死。在下奉劝那些实力不够,没这本事的,最好不要上来凑数!我可不想日后有人指着我的鼻梁,说我马钰是靠战胜一些三流货色,凑数打下这擂台。”

  马钰收掌,冷哼一声,朝擂台下的众人说出一番豪气凌云的话来。他的眼神,还若有若无的看向采药堂的执法队扫了几眼,似乎想找个药王帮的弟子来较量一番。

  叶秦此时正挑着两大木桶清水,来到演武场内的一座大凉棚,往十个大水缸里倒水,供采药堂执法弟子和一些江湖中人饮用。作为采药堂被分派做杂役的低级弟子,他今天分配的杂役任务是挑满这座凉棚内十个大水缸的水,足够堂内弟子饮用。

  听到站在擂台赛威风不可一世的马钰的话,叶秦暗笑摇了摇头。这个马钰还不是一般的嚣张啊,不知道能撑几*将大木桶里的水往水缸里倒光,然后挑着空桶,离开演武场。

  正在负责维持秩序的采药堂的执法队的队员们,见到叶秦挑水来了,高兴的大喊,拿了木碗跑去盛水。

  “水来了,水来了,兄弟们,大家喝水。”

  “谢云大师兄,你先喝一碗。”

  几名执法弟子先给谢云打了一碗,恭敬的端了过去。

  谢云双手抱剑,正站在凉棚内冷眼看着擂台上的马钰,几名执法弟子给他端水来,他微微点了点头。这个时候,他偶然间瞥见了叶秦倒水忙碌的背影,似乎有些许熟悉的感觉,不由愣了一下。

  二个月前,树林中那个神秘高手的背影,曾经给他带去了巨大的耻辱,那个不疾不徐飞奔离开的背影,给他印象太深刻了。为了在堂内找出这个神秘高手,他足足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但是毫无结果,最近才渐渐放弃了继续寻找的念头。但是看到叶秦的后影,突然让他怔了一下。

  谢云仔细思索了一下,对比了一下两者的背影,感觉是很有些形似。可是他自嘲的摇了摇头,那样的高手,怎么可能是堂内的一个区区打杂的低级弟子?自己是不是想的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