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61 逛夜市
  竹岐县城演武场车轮守擂大战,药王帮采药堂青年弟子谢云,四剑逼退珍宝帮马钰,横扫整个演武场,一天之间连续击败了四五十名青年高手,技惊四座,在竹岐县城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此时的竹岐县城,距离药材药品大会的召开还有小半个月,已经云集了平州境内数百个大中小帮会,至少云集了近万名江湖豪客。

  虽然还没有十大帮会的一批青年高手弟子尚未抵达,但是云集在这里的青年高手的数量绝对不少了。能够在如此庞大的人群脱颖而出,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而最重要的一点是,谢云至今还没有被击败,二天二夜了,依旧站在擂台上,6续又击败了十余位强劲的青年高手,冲上了第六轮的关口。

  每一场决斗,耗费的时间越来越长,消耗的体力和内家真气也越来越多。

  但是,谢云始终霸占着擂台。

  按照车轮守擂大战的规矩,这种挑战武力极限的大战是不眠不休,直到战败为止的。只要谢云还没有被击败,或主动认败,他便必须守在擂台上,随时接受擂台下的青年高手的挑战。也就是说,谢云还有很大的可能冲上第七轮,甚至第八轮。

  按照习惯上的实力划分,必须是二流以上高手才有资格上台起挑战。

  能守住一轮到三**战的,属于二流高手的范畴;四轮至七轮,属于一流高手范畴;八轮至十轮,属于顶尖高手。十轮以上,有资格列入绝世高手的行列。如果能够成功进入第八轮的话,那便意味着谢云已经突破了一流高手的层次,有资格跨入江湖顶尖高手的行列。

  要知道整个药王帮采药堂,目前也仅仅只有李堂主和马、季两位副堂主共三个顶尖高手而已,他们都是近五六十岁的江湖老人了。

  采药堂的年轻弟子们都在激动的争相传诵谢云的战绩,这样巨大的荣耀,对整个采药堂都是一个极大的激励。

  “谢云大师兄一口气冲上第六轮,简直是打疯了!”“整个平州最耀眼的江湖新星,非我们采药堂的谢云大师兄莫属。他在藏书阁苦修近二十年,不是白修炼啊。”“谢云大师兄就是我们的榜样,就算达不到谢云大师兄的高度,我们以后也要勤修武学,争取达到谢云大师兄的十分之一成就!”

  叶秦这两天都在潜心修炼,对演武场上热闹非凡的打擂事件,略有耳闻,但是了解的不多。他可不知道谢云是因为两次败在他的手中,一怒之下,冲上了擂台,把珍宝帮的马钰给劈下了擂台。

  他每天花大约半个时辰的时间,去完成堂内一定额度的杂役任务,白天剩下的大部分时间都藏身在县城东南的私家小院里,炼制灵丹、练习法术,晚上回到采药堂的小院石屋打坐服丹修炼。

  这天晚上,华灯初上的时候,杨一成、冯小二人各端着刚从灶房小院打来的大盆的晚饭,吵吵嚷嚷着,回到他们居住的小院石屋。

  他们在为谢云大师兄究竟还能够继续支撑多少轮,而产生了争执。

  杨一成十分看好谢云:“谢云大师兄根基深厚,竹岐县城还找不到比他更厉害的青年高手,他肯定能够支撑到第八轮,成为我们采药堂第四位顶尖高手。”

  冯小却不赞同,不以为然:“那可未必,谢云大师兄花了足足两天时间,现在才刚刚杀入第六轮而已,我看他现在已经累的够呛了,要冲过第七轮,至少要血战一夜,而要完成第八轮,肯定要打到明天下午才行,他吃得消吗?”

  杨一成、冯小一边扒着饭争执着,推门进了石屋,却看到叶秦好整以暇的闭目打坐,修炼内功,顿时好笑好气。整个采药堂的弟子都在为谢云大师兄助威打气,老二倒好,一个人安心待在屋里修炼内功,还在一副两耳不问窗外事。

  杨一成、冯小很快把晚饭扒完,在屋内休息了一会儿,然后非要拉叶秦去观看演武场的车轮守擂大战不可。这样精彩的守擂大战,在竹岐县城可能一辈子也就能见到这么一次,这次药品大会之后想看都难了。

  叶秦拗不过他们,无奈答应下来,晚上一起去演武场,给谢云“助威”。他们又把刚刚回来的钱若秀、孙莹她们二人也给叫上,一起去街上凑热闹。

  晚上戌时,竹岐县城的主街道上,高挂着一排排的大红灯笼,火红的灯光下,将整座县城照的通明。

  虽然已经是夜晚,但是绝大部分的店铺都还开张,夜市上,县城里家家户户刚刚吃完晚饭,外出逛街,行人熙熙攘攘,络绎不绝。

  随处可见穿着华丽绸缎,手摇折扇,卖弄风骚的富贵公子,朝街上的少女们挤眉弄眼。还有一些无赖乞丐,在城内到处转悠,干着他们的生意。

  最近这几个月,外来江湖豪客、商贾的大增,使得竹岐县城显得格外的热闹和繁华。尤其是帮会云集的西北城区,更是人潮拥挤。

  叶秦、杨一成、冯小、钱若秀、孙莹等同门师兄弟五人,傍晚时分一起来到演武场的时候,正是人山人海最为热闹的时候,助威声此起彼伏,大部分都在为谢云呐喊诸位。杨一成和冯小还在为谢云究竟能撑到第几轮而争论不休。这两位小姑娘一路上见到人潮热闹,叽叽喳喳,异常兴奋。

  叶秦心中微叹,他们师兄弟五人,很久没有这样轻松的并肩走在一起了,不必为采药堂的那些事情而勾心斗角,也没有意气之争,纯粹是同门之谊。

  只是,以后这种机会只怕很少了。

  叶秦的眼眸黑瞳深处,夹杂一丝复杂的情感,有些伤感,有些寂寥。但是脸上,却尽是一如既往的毫无表情,他心中一边思索着什么,一边朝望演武场内看去。

  演武场内占地数公顷的,一共有十一座擂台。周围的十座是副擂台,只要有人想比武切磋,便能上去对打。但是正中央的一座高达数丈的主擂台,却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上去的,那是“车轮守擂大战”的专用擂台。必须经过大赛主办方的资格鉴定,认为有资格挑战的人,才允许上去。

  谢云刚刚击败了第六十三位挑战者,手抱宝剑,神色冷酷,闭目静坐在主擂台的中央,一边恢复精神和体力,一边等待着下一位挑战者上台。历经二日二夜的比斗,谢云虽然疲惫,却依旧保持着一个武者的风采,足见其心志之坚毅过人。

  叶秦突然心有所感。淡然一笑,只要坚定修仙之道,其它的顺其自然,又何必去费那么多的心思。想到这里,他整个人也轻松了下来,脚下步伐也快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