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66 代理人

  黄长老不敢隐瞒。连忙将他在二十年前,曾经跟随珍宝帮的老帮主,向这个家族进贡玉石的事情,一五一十的都说了出来。

  叶秦问的非常详细:“哦,原来是这么一回事。你知道我姓什么?”

  “不知,十大帮会的帮主和继承人仅仅知道贵家族的存在,但是不知道任何其它的细节,包括姓氏、住址、相貌、学的是什么功法,这些统统都是家族最高机密,我等根本不知情,只是听令行事而已。而且从来都是贵家族每年一度直接联系我们十大帮会,让我们上缴供品,而不是我们联系贵家族。

  对了,药王帮的上一任老帮主或许知道的情况多一些,因为他在二十年前曾经是贵家族的世俗代理人,是唯一被允许主动联系贵家族的人。但是据我所知,这二十年来,药王帮也失去了跟贵家族的联系。这二十年来,平州江湖帮会,都是散乱无序的状态,严重缺乏管束我觉得,贵家族应该出面管束一下了。”

  黄长老态度恭谨谦卑,回答的也非常详细,担心叶秦这是在验证他的话是否真实,影响到对他信任,所以不敢有丝毫隐瞒。至于药王帮和这个家族的关系,他更是没有打算隐瞒。这个家族的人,远比他更清楚这些事情。

  听完黄长老的所有回答之后,叶秦心中暗道一声侥幸,看来你知道不比我多啊,我至少还知道,那个家族的老鬼族长叫做南天霸,死了二十年了。

  叶秦对黄长老一五一十的老实回答,基本上感到满意。

  他心中盘算,这二十年来平州的十大帮会并没有其它修仙家族接管,那么平州境内很可能已经没有修仙者。他的处境,应该是比较安全的。

  当然,这只是他的一个小小的推测,不能绝对肯定。

  他才进入炼气期三层不久,不想进行任何冒险。而将珍宝帮的黄长老收为己用,由其出面动用珍宝帮的力量替自己收集灵石,不会引人注意。而自己藏在后面,无疑能够大大降低自己直接暴露的风险。

  叶秦心中拿定了主意,打算将黄长老收服,令其服服帖帖的为自己办事。

  他顺便不客气的将南氏的名头拿来用一用。

  “那我现在告诉你,我姓南,我的家族是南氏家族。我家族的族长和几个兄弟姐妹在家族中未出来。我是南氏家族的少族长,暂替家主外出办事。

  你不用太拘束,叫我南兄弟便行了,尽量不要引人太过注意。以后,就由你黄金虎,专门替我在平州境内收集玉石。至于其它的事情,你不需要知道,也不必多问。你只需要知道,从现在开始,我南氏家族又回来了,这平州,依旧是我南氏家族的天下,你只需要听从我的吩咐办事就行。而你黄金虎,也将成为我家族新的代理人。只要能为我南氏家族立下汗马功劳,我绝不会亏待你的。”

  “不敢。多谢少主,我以后在人前称您为南兄弟,私下称您为少主。从今往后我任凭差遣,为南氏家族肝脑涂地。纵然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在所不辞。”

  黄长老大喜,一时间像是喝了烈酒一样,激动的难以言表,满脸酡红,甚至连手脚都不知道该如何放了。他苦等了二个多月,日夜煎熬,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凌驾于平州十大帮会之上的南氏家族代理人一职,终于落到他的手里了。

  “不必上刀山下火海,你只要为我收集到足够的灵石就行了。当然了,如果你遇到解决不了的麻烦,我也会给你撑腰的!”

  叶秦淡淡的说完,突然伸出他的右手。

  呼!

  厢房狭小的空间内,突然出现一股诡异的波动,一缕淡红色的风劲,蓦然凭空出现在叶秦右手的上方,灵活的在他的手中萦绕,带着几分神秘诡异,而令人敬畏的凌厉。

  “少主,这是什么?”

  黄长老吓了一跳,惊的退了一步,指着那一缕风,脸上惊异。

  普通的风,用内家掌力拍出的劲风,一出现就会消失,根本不可能这样长久的存在手掌之上。可是,这风却像是鬼魅一样在叶秦手掌之上绕来绕去,近乎妖异了。

  叶秦并没有解释,而是朝厢房外的某处冷笑看过去一下,然后手指朝隔厢外一指。那一缕风,飕的破木墙而出,只听隔厢外面立刻传来“扑通”一声,一个沉重的物体闷声倒在地上,那是人的声音。

  黄长老一惊,他早就吩咐手下不得靠近厢房,竟然有人在外面偷听。

  他推开隔厢门连忙大步出去,只见一个黑麻子脸的劲衣大汉栽倒在门口。

  那劲衣大汉是一个小头目,至少是一流高手的水准,却被一缕风给从头到脚死死的捆绑住无法动弹,越挣扎,反而勒的越紧,深入肌肉之中,只把那大汉勒的倒抽冷气,疼的几乎深入骨髓。

  劲衣大汉见黄长老出来,越惊恐。

  “谁派你来的?”

  大汉紧逼着嘴巴,一声不吭。

  “哼,你以为不说,老夫便不知道了是吗?除了我珍宝帮的帮主,还有谁能把暗哨插到老夫的身旁?他登上帮主宝座近二十年了,还是对老夫很不放心是吗?”

  黄长老脸色更加的阴霾,咬牙切齿。

  叶秦缓步出了隔厢。

  “这人在隔厢外面偷听有好一会儿了,估计听到不少的秘密。黄长老,该怎么处理他,不用我多说了。你的私事我不想过问,但是你的身边,还需要仔细清理一下才行。”

  “少主,我知道该怎么做。我必定会尽快清理一遍身边的人,防止在生任何类似的消息泄漏。”

  黄长老立刻恭逊的点头,抬脚踩在那大汉的脖子上,脸色阴沉毫无表情:该死的家伙,老子的好事差点被你搅黄了。他脚下一使劲,咔嚓,劲衣大汉的脖子已经踩的粉碎寸断。劲衣大汉惨叫一声,抽搐两下,喷出一口刺眼的鲜血来,翻白眼断气了。

  叶秦袖手冷眼看着。

  这是他第一次亲眼见到有人在他面前活生生被其他人杀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心中竟然没有一丝波澜,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或许是小时候所见所闻的经历。或许是在采药堂的刑室,见多了被剥皮活剐死去的人,也或许是长久修炼《坐忘经》的原因,对死人已经没有太多的感触。

  亡命江湖,死人是常事。

  总之不管如何,死人这种事情,在他的心中已经引不起什么波澜。

  永福酒楼三楼大厅,很快从远处闻声跑过来几名劲衣大汉,他们惊慌的望着黄长老和他身边的黑衣人,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

  黄长老挥手,让他们把尸抬走。几名劲衣大汉得了黄长老的吩咐之后,不敢多言,立刻抬了那死去的大汉的尸体下楼,到县城郊外荒野乱坟岗埋了。

  叶秦和黄长老,这才回到厢房内。

  “我刚才用的是仙家法术风缚术,专门用来捆绑的。被它捆住,十头牛只怕也难以拉断。类似这样的法术,还多的很。现在你知道,为什么我南氏家族会统治平州,却无人可以反抗了吗?”

  叶秦语气平淡说了一下他刚才使用的手段。要将黄长老收为己用,替自己尽力寻找灵石,必须恩威并用才行。他现在便是要施威,令黄长老不敢生丝毫反抗之心。

  “这竟然是传说中的仙家法术!”

  黄长老惊骇的望着叶秦,心中掀起一股惊涛骇浪。

  数千年来,在武国,仙人便一直存在于一些传说故事中,但是几乎从未有人亲眼见过。他也一直在猜测这个家族的真实身份,一直以为是一个拥有很多绝世武者的家族,却万万没有想到,站他眼前的,竟然是一位仙人,而南氏家族更是仙人家族,这是他连做梦也难以想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