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67 热闹县城

67 热闹县城

  今晚冲榜,急求票票本周总票榜冲击。为了冲击总票榜,今日狂更新四章,回馈诸位书友。

  深夜,叶秦和黄长老谈完之后,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永福酒楼。

  为了让黄长老能更加卖力的去收集玉石,他许诺给予黄长老两个好处。其一是给予黄长老灵丹妙药之类圣药。灵丹妙药对修仙者来说,可以增强元气修为,对普通人来说,更是益寿延年祛除百病的仙药。其二是,叶秦答应扶持黄长老成为南氏家族在平州的代理人。因为黄长老最热切的期盼,便是成为凌驾于平州十大帮会之上的代理人,替南氏家族管理整个平州的江湖秩序。

  当然,这两个好处都不是立刻就兑现。

  叶秦十分清楚自己炼气期三层的实力,单打独斗,战胜平州境内任何一个武者都是足够了。但是平州十大帮会脱离南氏家族的统治已经长达二十年,至少有那么五六个绝世高手存在,帮众更是成千上万,这些人的实力不容小觑。要让平州十大帮会在短期内再次服从“南氏家族”的管束,难度极高。

  在一切靠实力说话的江湖,他现在的实力,还没有把握一举拿下这些绝世高手。

  “不要心急,慢慢来,更不要去惊动十大帮会,你现在唯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动用珍宝帮的力量,尽力为我寻找到更多的玉石。”

  叶秦吩咐黄长老。

  他每个月只要有那么一两块灵石便足够用,顶多再需要一二年,他便能进入到炼气期四、五层,达到当初南天霸的实力。就算万一遇到修仙者,也有逃命的本钱。在这之前,一切照旧,尽量避免莽撞的冲动。

  主,一切按照您的吩咐行事!”

  黄长老语气谦卑。他不明白叶秦为什么不一鼓作气把平州十大帮会都拿下。

  但是叶秦的命令,他不敢不从,只能暂且忍下称霸平州江湖的冲动,为叶秦尽心尽力搜寻玉石。只要能让“南氏少主”感到满意,这个家族代理人的宝座迟早都是他的,何必着急。

  叶秦并没有给黄长老留下寻找他的办法,而是约定。如果遇到紧急情况,黄长老可以在永福酒楼三楼的窗户上挂出一块不起眼的小木牌子,叶秦路过瞧见了,自会来见他。

  叶秦离开永福酒楼,在县城逛了几圈,确定无人跟踪之后,才返回到东南城区的私家小院,把全套黑衣斗笠都换成采药学徒的青衫,之后才回到采药堂的小院石屋。

  杨一成、冯小二人尚未回来,估计还在蹲在演武场观看采药堂谢云大师兄的车轮守擂大战。

  叶秦服用了一粒降露丹,在自己的床榻上盘膝打坐,将灵丹的灵力缓慢的转化为元气。他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提升自己的修为,不想浪费时间在无关的事务上

  次日,将近凌晨时分。

  杨、冯二人终于从外面回来,拖着疲惫的身子推门进了石屋。杨一成神色沮丧,好像非常失望。而冯小却是满脸兴奋,哼着小曲儿。

  冯小瞧见叶秦一大早便在床上闭目打坐,不由嬉笑的调侃说道:

  “哎呦,这一大早的,二师兄还在勤奋修练内功啊,不过依师弟我看来,你那套内功其实练跟不练也没什么区别,也就能增强一点体魄而已。就算你练的比牛还强壮还有耐力,依旧是头牛。只怕也打不过咱们堂内任何一个学过几手武艺的师兄弟。有这份心思,不如改学一门攻击性内功,或者师弟我这样的轻功得了,保管三五年之后咱竹岐县城上又多了一条好汉。”

  绝大部分内功修炼的打坐姿势,都是大同小异。每一种功法,手势上有细微的不同。所以光是从打坐的姿势上,看不出叶秦修炼的是什么功法,也不知道他修炼的其实并非是内功。

  叶秦听到推门声,便已经醒来,知道冯小嘴贫,嘴巴里出来的多半没好话,也没理他,问杨一成道:“你们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谢云大师兄的擂台比完了吗?”

  “这还用说?我早就说过,谢云大师兄进不了第八轮,果然如此。谢云大师兄打到第七十八个挑战者的时候,便被一个来自火云帮的青年高手一脚踢下了擂台。亏他还吃了那么多补充内力的药丸,甚至有我们采药堂的长老暗中拖延时间,也还是没能闯进第八轮。咱们的谢云大师兄,离顶尖高手还是差了那么一二线实力啊!”

  冯小奚落了谢云一通,对于谢云的失败,他显得很开心。毕竟像他这样的不入流的武功,根本上不了擂台,能看到采药堂最强的青年高手也吃了瘪,无疑是一件值得十分开心的事情。

  杨一成却忍不住懊恼的挠头云大师兄现在二十七岁,他要是能多修炼三年,等到三十岁的时候再打这车轮擂台,肯定能进入第八轮。真可惜了。”

  这个车轮守擂大战的擂台,在每个年龄阶段的擂台赛,一人只能打一次。

  在二十一岁到三十岁青年时期,谢云如果不能取得理想的战绩。那么只能等到三十一岁之后,打三十一岁到五十岁的壮年时期车轮擂台了。

  车轮守擂大战,是江湖上权威度最高的一种实力评定手段。在这种擂台上取得的战绩,最容易得到所有人的公认。丧失了这样一个一飞冲天的机会,日后只能慢慢熬江湖资历,靠其它的方式出名了。

  谢云打入第七轮,只会被认为是一流高手中的最出类拔萃的人物。但是距离顶尖高手,还差了那么一线。这两者之间,有着天壤之别。谢云在采药堂藏书阁潜修二十多年,但是最后三年却没能继续熬下去,以至于功亏一篑,未跨入顶尖高手的行列。要是能够再忍三年,说不定便一举成功了。

  叶秦听完,也替那谢云感到惋惜。

  不过,也只是惋惜了那么一下而已,他马上便将这事情抛诸脑后。

  谢云大师兄可是李大善人的徒,就算仅仅冲到第七轮也是极其出色的战绩,前途光明远大,注定了是日后接掌采药堂堂主的人选,比采药堂的其他普通弟子不知道好上多少倍,根本不用别人去操半点心。

  叶秦有这时间,还不如管好自己的事情。只要他还打算在采药堂内呆上一天,便需要做好一个采药堂外堂采药学徒的本分,干完每天定额的杂役任务,不在采药堂白混饭吃。剩下的时间,则沉下心来修炼六个才学会不久的基础法术。

  冯小见叶秦只顾闭目打坐修炼,对他不怎么搭理。杨一成还在为谢云大师兄在最后关头战败而伤感,没心思搭理他。冯小顿感无趣,倒头在他的木床上呼呼大睡,弥补昨天一夜观战未睡所带来的倦意

  小半个月时间一晃而过,很快到了药王帮举行“药材药品交易大会”的日子。

  竹岐县城也越的热闹起来,平州十个大型帮会、数百中小型帮会的帮主、会主,或者是副帮主、长老之类的高层,各路江湖豪强纷至沓来。

  药品是行走江湖必备之物,甚至影响到一个帮会的展前途,药王帮这次大批量的出售普通药品、珍稀药品,事关重大,极少有帮会愿意缺席这场盛会。

  最重要的一点是,随着修为的精进,叶秦体内的法力不断增强,使用法术的持久力大幅度提升。加上不断使用法术的熟练,他施法的度自然也更快捷。

  叶秦可以在极短时间内,轮番不断的熟练施展出风缚术、土遁术、水遁术、木遁术、缠绕术、流沙术等基础辅助性法术,而不会感觉太吃力法力不够用。

  这段时间内,采药堂也有了一些新的变化。采药堂青年一代领军弟子谢云,因为冲到车轮守擂大战的第七轮,名望一夜之间大涨,成为江湖上被看好的新星人物。

  叶秦曾经一度担心,谢云会将他武功异常的事情,泄漏出去。让叶秦诧异的是,谢云似乎根本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这件事情

  这段时间,采药堂内其它一切如常,堂内的弟子依旧把他当成一个只会干杂役活的低级弟子,并未高看一眼。王采药师、季副堂主、李大善人也没有出现在他面前,这让叶秦反而松了一口气,看来谢云只怕也不想让人知道他曾经败在堂内一个普通低级弟子手中,否则对他谢云的威望损害可不小。

  反而是药王帮的李屏希少帮主,对这谢云颇感兴趣,亲自点名让谢云做他的随行的扈从,整日横行竹岐县城,结交各个帮会的狐朋狗友,上酒馆下窑子,肆意玩乐。

  明眼人很容易就能看出,这是李少帮主在拉拢谢云,想让谢云成为他的心腹,为他日后登上药王帮下一任帮主之位做准备,如果在药王帮帮内没有足够的强力人物支持,就算他是现任帮主的儿子,日后只怕也未必登的上帮主的宝座。李少帮主虽然有些纨绔,但这点小聪明还是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