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68 南氏家族

68 南氏家族

  ^_^~!苦笑,《紫府》还差一点点,登上总票榜。今天是《紫府》最后一天待在新书榜了,明天下榜,如果上不了总票帮,便无法出现在页了。今日更新四章,中午一章,晚上一章。生死关头,全靠兄弟姐妹们。——百里玺。

  -------------

  药王帮竹岐县城药品交易大会,前夜。

  一辆没有任何标志的大型马车座驾,趁着夜色和繁忙的街市,低调抵达竹岐县城,驶入采药堂的宅府。并由李屏希少帮主亲自安排,住进了最尊贵宾客才有资格入住的东苑别院。

  整座别院围墙的外面,有多达三四十名最精干的药王帮一流高手,布置明桩暗桩进行守卫,确保连一只虫子都飞不进去。但是别院里面,却没有一个人,静无声息。

  “三位仙师,已经到了。这里的一切我已经安排好,所有的洗漱器具一应俱全,都是最高档的金银玉器具。还有床榻座椅,都是全新的红木家具,没有沾染任何凡夫俗子的气息。”

  李屏希将那辆马车驾驶入别院,来到一栋楼阁前,将马车停下,然后候在马车跟前。李屏希此时既忐忑不安,又分外的激动。他那酒色过度,苍白虚浮的脸孔,竟然因为兴奋而浮现一丝异样红润。

  他的老爹,也就是现任药王帮的帮主李宏,不久前曾经叮嘱他,今晚三位仙师将会驾临采药堂,由他出面迎接。这三位仙师曾经是平州的主人,在整个平州境内,无人能出其左右。他要做的事情只是竭力讨他们的欢喜,拜他们为师,学得飞天入地的仙术,那么他们李家将有可能出一位仙人。

  李屏希数月之前见过这几个仙师,可是从未亲眼见过他们施展过什么飞天入地的仙术,有些将信将疑。但是他老爹的话一向是绝无虚言,由不得他不信。

  马车席帘打开,一名五六十岁的老者从里面下来,头戴白冠,身披白袍法衣,脚下皂靴,手持一柄尺长拂尘,身后背着一个鼓鼓的小包裹,长须飘飘,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得道高人模样,一股威严感油然而生。

  这白袍老者淡漠俯视了李屏希一眼,径直朝楼阁走去。

  李屏希被老者威严的目光扫了一眼,心头一颤,竟然像是老鼠遇见猫似的,双腿软,噗通一声跪下。心中暗叫一声我的娘呀,这老头的眼睛怎么比他老爹还犀利。

  随后,马车里又钻出来二人,都是一般的白袍装束。

  其中一名十五六岁的年轻小伙子,脸蛋上还有些稚气,显然是缺乏江湖经验,对小院好奇的东张西望。

  另一名是二十五六岁的青年,鹰钩鼻,一副冷冰冰的长脸,好像谁欠了他钱似的。那青年冷冷的打量了一下别院四周的环境,不经意瞧见跪在地上的李屏希,鼻息里轻蔑的哼了一声,跟随老者进入楼阁。

  李屏希这才惊醒过来,自觉有些丢脸,连忙爬起跟在他们的后面。进入楼阁大堂之后,白袍老者和随行的两人各自在椅上坐下。

  只有李屏希恭谦的站着,不敢落座。

  白袍老者语气平淡的询问:“老夫吩咐你办的事情,做的怎么样了?”

  “仙师,您要我收集的一些珍稀宝物,在下已经收集了许多。”

  李屏希立刻将早已经准备好,放在大堂内的一口大木箱子,卖力的搬了过来。打开,然后献宝似的,得意的将里面的数百件珍稀宝物,一件一件呈给白袍老者观看。

  “这是雕花玉瓷瓶,万安府最有名气的一种花瓶,制造工艺极其复杂,价值二百金叶。”

  “这是《紫霞功》,绝学级的内功心法,我花了六百枚金叶才从交易会上买来的。”

  “还有这个,这是浣花宝剑,据说是数百年前平州赫赫有名的浣花大侠的佩剑,削铁如泥。”

  李屏希意犹未尽,喋喋不休的介绍着他收集到的宝物,却丝毫没有注意到大堂内三人的脸色。

  那白袍老者听到这里,已经是满脸温怒。

  一挥衣袖,一股强劲的罡风平地升起,整口大木箱子猛的被这股烈风扫中,掀翻,里面的数百件宝物一下全部倒了出来,哗啦倒的满地都是。

  白袍老者目中灵光一闪,扫视过地上所谓的宝物,顿时勃然大怒,厉喝:“饭桶,老夫叫你收集有灵物,谁叫你收集这些废物的?!你是在糊弄老夫?!”

  李屏希吓得扑腾一声趴在地上,傻眼了,他怎么知道白袍老者会对这些宝物这样的不满意,只大喊冤枉:“仙师,在下不敢糊弄仙师。可是,可是这些不是废物,都是很有用的珍宝啊。这个削铁如泥的浣花宝剑,很厉害,用它可以很容易把别人的铁剑给砍断,在下亲手试过的。”

  “闭嘴,既然你说它很厉害,那就让老夫看看它究竟有多厉害!”

  白袍老者冷哼了一声,口念真诀,竖起右手两根手指尖。他的脸上慢慢涨红,似乎在憋劲,额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李屏希顿时瞪大了眼睛,不明白白袍老者在干什么。

  过了一会儿,一点小火花蓦然从白袍老者的手指尖迸射出来,小火花迅壮大成一小团诡异的红色火焰,出现在手指尖的上方,炙热的高温,朝大堂内四人扑面而来。

  李屏希骇的眼珠子都瞪的圆鼓鼓的,这是什么东西?这~,这就是仙火?难道老爹说眼前的三人都是传说中的仙人,都是真的不成?

  白袍老者见火球终于出来了,不由暗呼一口气:真费事,炼气期二层的功力施展这火球术,还是得用点时间才能施展出来。如果用火球符的话,那可简单多了,直接用法力触,丢出符纸去便是。但是他包裹里剩余的火球符数量太有限,能省一张是一张,家族现在可不比二十年前,能够肆意挥霍。

  白袍老者将火球施展出来,挥手一射,那团炙热气息的红色火焰,立刻朝李屏希手中那把浣花宝剑打过去。火焰打在宝剑上,“吡嗞吡嗞”燃烧,宝剑,以眼睛可以看得见的度迅熔化成铁汁。

  李屏希见状骇然,匆忙把手中燃烧起来的宝剑给扔在地上,以免引火烧身。仅仅片刻功夫,那把宝剑便那团火焰的燃烧下成为灰烬,连铁液都没有留下,火焰才渐渐熄灭。

  李屏希嘴巴张的大大的,无法置信那团火焰的威力竟然如此之大,连宝剑都禁不起它的燃烧。

  白袍老者袖手,叱道:“哼,这也配称之宝剑?废物就是废物,不堪阳火一烧。老夫叫你收集灵物,你竟然用一些废物来应付老夫。要不是看在你是药王帮李宏的儿子的份上,李家曾经是我南氏的代理人,为我南氏出过不少力气,老夫今天就废了你这没用的东西。”

  李屏希脸色惨白,闻言顿时吓得差点魂飞魄散,哪里还敢多说半个不字,把头伏在地上,浑身打颤:“仙~,仙师,在下实在不知道什么是灵物,还请仙师明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