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73 销功散

  冲击总点总推双榜,求票!

  -----------------------

  “哈哈,在座诸位可以把我李宏刚才的那句话当作是笑话。不过,我丑话说在前面,我既然敢把这种话说出口,那就是有了必胜之心。十大帮会谁要是不服,最终被灭了,可别怪我李宏没有事先提醒诸位。”

  李宏犀利的眼睛半眯了起来,右手从衣袖中抽出一把折扇,“啪”的一声打开,目光缓缓的扫视大厅内其余九大帮会的高层脑。

  药王帮的副帮主、长老、堂主等十余人,都站了起来,沉着脸,各自手摸刀剑,护在李宏的左右,随时准备开战。看他们的神色也知道,李宏的话绝不是开玩笑,而是一场早有预谋的精心行动。

  拍卖大厅内的气氛,终于从哄笑中冷凝了下来。

  火云帮、漕河帮、东阳盐帮、乌铁帮珍宝帮、九牧帮的高层,都一个一个霍然站了起来。神色凝重,各自握住了随身携带的兵器,堵住了交易大厅各个出口。

  在这拍卖大厅内,九大帮会的人马,远远过药王帮的人马。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便再也没有回旋的余地,甚至连打圆场都不可能。只能用一个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杀!

  人在江湖混,必须为自己的每一句话负责。胆敢大言不惭,口出狂言,便要付出血的代价,才能让后来人都记住教训。药王帮李宏把狠话放出来了,便要承受其余九大帮会的反击。

  今天在参加这拍卖会的十大帮主,有哪一个不是刀口上添血,杀人无数,才登上帮主大位的。他们岂会畏惧区区一个药王帮帮主的威胁。

  而他们这些人当中,又隐隐以三个人为核心。

  火云帮的帮主铁羽阳,身形健硕,气势沉稳,谋略过人,早在便是二十年前便是闻名平州的绝世高手。如今五十余岁,正是壮年,功力深不可测,是江湖中公认的第一绝世高手。

  乌铁帮的帮主卫元,白白须,身材矮短,年近九十余岁高龄,却依旧精神矍铄,堪称是当前平州江湖年龄最大,资格最老的绝世高手,江湖声望仅次于铁羽阳。

  东阳盐帮的席供奉萧秋,年约六十余,魁梧强壮,手握一条二百五十斤重的乌铁宝棍,整个人一副呆呆傻傻的模样,江湖人称“绝世武痴”。此人是东阳盐帮帮主萧夏的亲弟,武学天资异常出众,可惜的是白痴,除了习武之外一无所知。别看他平时一副呆呆傻傻的模样,一身横练武力出奇的强横,一条宝棍更是打遍平州无敌手,纵然是铁羽阳、卫元也不愿跟这个武痴交手,是平州屈指可数的几个绝世高手之一。

  这三人,无疑是在场众人中武功最强的人。一旦开杀,他们三人几乎起着决定性的作用。而平州第一帮火云帮帮主铁羽阳的态度,更是直接关系到这一战如何开打。

  “好!”

  铁羽阳从众人当中走了出来,步履沉稳,一股上位者气势自然而然的散开来。就算同是十大帮会的其他帮主,在他的威势面前也难免感到一丝压力。

  他并没有急着动手,反而沉声道:“问鼎平州江湖霸主之位这种事情,我铁某人也只敢在梦里想想而已,从不敢当真。李老弟敢公然向平州所有帮会宣战,我铁某人深感佩服之至。不过,既然李老弟敢出狠话,那必定是有所依仗了。”他又朝大厅内众人扫视了一眼,“今天我们十大帮会的核心高层都在这里,不妨把底牌都亮出来,今晚做一个了断好了。”

  李宏嘿嘿笑道:“这又有何不可,底牌迟早要掀开,早一步晚一步都一样。我现在就明着说吧,我药王帮敢问鼎平州霸主之位,原因很简单,那就是使用了我药王帮擅长制作的一种物品——毒!难道你们一点都没有感觉到,自己已经中毒了吗?”

  整个大厅内的一小部分众帮会高层闻言,刹那脸色大变,急忙检查自己的身体状况。药王帮最擅长的其实是制药,不过,毒药也是药王帮的拿手好戏。如果说药王帮用毒来对付其余的九大帮派,那是绝对可能的。

  当然,厅内大部分的人却并未因此而惊慌。

  “胡说,这酒馆的酒菜,老子点滴未沾。自从老子进了这竹岐县城,便对你药王帮早有戒备,我九牧帮的人吃的都是从万安府自带来的粮食,根本没有沾县城里的半点食物,哪里可能中你药王帮的毒?李宏,你唬人也要拿出本事来,信口胡扯算什么本身?如果这就是你药王帮的底牌,那今晚就是你药王帮的死期!”

  九牧帮的郑帮主不以为然的站出来,狂笑驳斥李宏的大言不惭。

  用毒杀人,在平州江湖上很常见。九牧帮十分小心防备,并不碰永福酒楼里安排的酒菜。不仅仅是九牧帮,其余的帮会对这种宴会中下毒的伎俩同样戒心很重。所以李宏说用了毒对付九大帮会,并没有吓住多少人。

  李宏不慌不忙,颇为自得的说道:“我当然预料到你们会防备中毒,不会轻易碰县城里的酒菜。所以我早便将毒,都下在县城内数百口水井,以及县城外的数十里范围内的溪流源头处中。你们可以自带粮食,但总不会连水都从数十里之外运送过来喝吧?我这毒名为‘销功散’,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下在水中,无色无味,无法察觉。另一部分,有些幽幽的香味,非常容易引起注意,所以干脆制成了有气味的红烛装在灯笼内,燃烧弥漫在空气之中,靠呼吸,吸入诸位的体内。你们想必应该都看见了,从傍晚时分,整座竹岐县城至少悬挂了上万盏特制的灯笼,县城里每一个地方都弥漫着一种特有的幽香。

  此药专门销蚀内家真气,能够持续不断的损耗诸位体内的真气,只有我药王帮特制的药物才能化解此毒。而且此毒有一个怪异之处,不动用真气的话,反而销蚀的较慢,你们越运用真气,此毒销蚀的只会越快。

  到现在,至少已经过了有一个时辰,也就是说诸位中毒已经深。我李宏奉劝诸位一句,只要诸位答应归顺,我可以为诸位解去此毒。如果不答应,嘿嘿是死是活,可就不是那么好说了。”

  这一次,九大帮会的高层领们方才真正变色。

  粮食的确可以从外地用马车运来,但是用的水,随行人员众多,每日消耗量巨大,根本无法从外地运输,他们都是从附近的溪流中打取的。

  九大帮会的高层们,信心动摇,对于自己是否中毒的事情,不再有绝对的把握。

  铁羽阳迅运行了一下内功,检查自身的丹田和经脉,现丹田和经脉内隐隐有一股腐蚀之力,在缓慢而顽强的消磨他的内家真气。李宏的话不假,包括他在内,在场的全体众人只怕的确是中了销功散的毒。

  他脸色微变,但是很快察觉到,这销功散作似乎有些慢,还不足以威胁到他,立刻又镇定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