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77 小型风刃阵

77 小型风刃阵


  整个交易大厅之内,大概也就只有药王帮的李宏最清楚这几道金光灿灿的光芒是什么了,南氏家族的人曾经在他的面前演示过这个法术,这是防御性法术金刚罩,一旦施展出来,宝刀利剑也无法伤及三位仙师分毫。不过,它们也仅仅起防御作用而已。要击杀眼前九大帮会的高手,还要靠其它的法术。

  李宏异常的兴奋,只要再坚持片刻,三位仙师将施展出更多的法术,屠尽九大帮会的高层。他大喝:“加紧守牢固了,我药王帮雄霸平州江湖,就在此役!”

  在药王帮十余名顶尖高手的护卫圈下,南氏族长南天雄手掐法决,竖起右手食指和中指,开始全力施展另一个攻击性法术。

  “风刃术!”

  从南天雄口中缓缓吐出,低沉沙哑的声音,随同法咒而生的,是一股冲天而起的磅礴风压,如暴雨来临之时的飓风一般,狂风充斥着整个大厅。

  九大帮会的高层见到这法术出骇人的威势,无不骇然相顾,手握刀剑,停住了向前的脚步。

  狂风之中,南天雄的四周开始出现绽放着淡红色光芒的风刃。

  一道风刃,二道风刃七道风刃。

  这些锐利无比的小风刃,每一道仅仅只有一小片柳叶大小,散着淡红光芒,形成一个风刃圈,它们的移动度非常快,环绕着南天雄身体四周的一尺之内,在半空中飞旋着,出呼啸的声音。这诡异的风刃,光是从威势上看去,便令人心悸胆寒。

  南天雄为了一口气制造出更多的风刃,组成风刃阵,达到群杀效果,拼命的抽取体内的法力。等到他释放出第七道风刃的时候,他的脸色已经憋红酱紫,浑身颤抖,摇摇欲坠。

  他修炼着风刃术四五十年,才能一口气操控七道这样的风刃。

  法力抽取达到极限,再不将它们释放出去,只怕控制不住这七道风刃了。

  “去!”

  南天雄大喝一声,右手一指,七道风刃,就像是有灵性一般,朝他所指的人群方向,狂激射出去。

  噗哧!

  噗哧!

  噗哧!

  七道风刃组成的小型风刃阵,疾风一般刮过了大厅内正在厮杀的人群,杀出一条血路。凡是挡住风刃去路的人,不管是顶尖高手,还是绝世高手,不管是座椅帷幔,还是宝刀利剑,都像不堪一击的薄纸一样被锐利的风刃给切割开来。

  “大哥,小心!”

  一脸呆呆傻傻的绝世武痴萧秋,见到风刃激射向他的大哥东阳盐帮帮主萧夏,目光中突然绽放出骇人的光芒。

  他吼出震耳欲聋猛的爆喝声,将大厅震的嗡嗡作响,全身气劲膨胀,鼓鼓的,化作一阵狂风,挡在了萧夏的前面,抡起手中泛着金属光泽重达二百五十斤的乌铁宝棍,整个人如同一尊巨大的怒金刚一般,朝那些风刃抡棍砸去。

  喀嚓!

  丈长的乌铁宝棍撞上三道风刃,像是切豆腐一样,被风刃切成数段。

  接着是噗哧数声,带起一片血花!

  绝世武痴萧秋一个踉跄半跪在地上,呆呆望着手里断成数截的乌铁宝棍。

  萧秋心如绞痛,他记得自己少年的时候,苦练绝学,曾经用这条铁棍砸裂一块万斤的巨岩石,将其完完全全的打成糟糠一样的粉末。他青年的时候,用这条铁棍打翻数百上千计闻名平州的江湖高手,令人闻风丧胆。他壮年的时候,在东阳盐帮内横扫四野,帮他哥哥坐稳了东阳盐帮帮主的宝座。在这平州,没有什么他的乌铁宝棍砸不烂的。

  萧秋感到心痛,很剧烈的疼痛。

  他低头看着胸口,心口处多了几个切口非常平滑整齐的口子,从胸前穿透肋骨到背后,汩汩的鲜血正在狂涌喷出,流的满地都是。

  萧秋有些不解,他的护体真气连钢刀也能挡住,怎么流血了,想用大巴掌将它堵住,但是怎么堵都堵不住。眼睑渐渐睁不开,好像被千斤巨石压着一样沉重,直直的跪在血泊之中,失去了意识。

  东阳盐帮的帮主萧夏,同样目光失神,站在萧秋的身后,他身上同时数道风刃穿透,死的不能再死了。他的弟弟,这次并没有像数十年来一直做的那样,给他挡住死亡的降临。

  大厅内数十多名正在激战的十大帮会高手,其中至少大半遭到七道狂扫而过风刃的狂袭,惨叫倒地,轻者重伤,重者横死当场。

  被风刃切中者,无一不是血流如注。他们忍痛掏药瓶去止血,但就算用最极品的止血药也无法止住血。法术造成的伤害,世俗药物是无效的。

  风刃在大厅内旋转了足足两圈,一个眨眼的功夫,将厅内的上百号人群来回穿透了二个遍,这才渐渐消失不见。

  南天雄施展完这个小型风刃阵,法力耗竭,扑通一声跌坐在地上,脸色惨白,连护体的金刚罩都有些不稳的迹象,似乎随时可能崩解消散。

  他急忙用颤抖的双手从怀里掏出丹瓶,从里面取了一粒药丸,塞入口中咬碎吞下,并拿出一块灵石紧握在手中抽取其中的法力,恢复自身消耗的法力。

  以他炼气期二层的实力,动这场风刃术,太过面前,损耗极大。恐怕没有一日的功夫,是无法完全恢复过来。

  此时大厅内的形势陡然骤变,大厅内还活着的各大帮会高层,一个个惊骇欲绝,一片死寂。原本在人数上占据了绝对优势的十大帮会,被南天雄的一个小型风刃术几乎给杀绝。

  十大帮主,被风刃直接切死了六个之多。连夏秋这个绝世级高手武痴,也抵挡不住南氏族长南天雄的风刃切割,横死当场。各大帮会顶尖高手,长老、堂主、供奉等死了至少一大半,活着的也大多身负轻重之伤。未受伤的寥寥无几。

  这是数百年来,平州十大帮会高层遭遇的最惨烈的一场大屠杀。

  十大帮会高层们心肝欲裂,南氏仙师的法术太恐怖了,根本不是靠人海战术可以战胜的。这还仅仅是一个老仙师出手,剩下的二名年青的仙师并未动手。

  “走!”

  铁羽阳心中骇然,眼看形式在转瞬之间急转直下,知道事不可为,咬牙堵住左臂上的一道滴血的伤口,朝身旁的一名火云帮长老喊了一嗓子,破窗而出,沿着街道逃命。

  那些还活着的众帮会高层们哪里还敢在这死了一地高层人物的酒楼多待,纷纷跟着撞破永福酒楼三楼的门窗,落在县城街道上,趁着夜色逃之夭夭,打算和他们的本帮人马汇合,再另做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