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78 追杀铁羽阳

78 追杀铁羽阳


  铁羽阳相当的谨慎,远比武痴萧秋要理智,在没有弄清楚南氏仙师的法术究竟有多厉害之前,他根本没有打算冲杀在最前面。

  乌铁帮的卫元更是经验老道的狐狸,知道南氏仙术的厉害,一直躲在人群的最后面,异常的小心。

  所以南天雄动风刃术,大范围袭杀大厅内众帮会高层的时候,他们二人都紧急躲避开来,并没有遭到重创。见势不妙,此时都跳窗逃了出去。

  南天雄早有灭尽十大帮会之心,岂肯让剩下的十大帮会高层这样轻易的逃走,他正在打坐恢复法力,无力追敌,立刻冷喝:“中豪,中杰,立刻诛杀在场的所有人,追杀铁羽阳和卫元二人!”

  “是!”

  南中豪兴奋的应了一声,手持一柄宝剑,一跃杀向厅内人群。

  南中杰有些不忍,但还是硬着头皮,提着剑紧跟而上。

  他们二人身上的金刚罩足以应付任何形式的攻击,所以根本不需要做任防御,如同虎入羊群,对着大厅内重伤在地的十大帮会高层狂砍一通。

  那些仅受轻伤的十大帮会的顶尖高手忙着逃命,根本没有勇气回头跟他们打斗。

  二人联手几乎转瞬之间,便击杀了大厅内所有的伤员,还有好几名正想要逃走的十大帮会高层长老。随后,他们二人跃出永福酒楼,分头追杀铁羽阳和卫元这两大平州绝世高手,这两个绝世高手才是南氏家族真正的巨大隐患,必须尽快除掉。

  南天雄盘膝打坐,淡漠环视了大厅内一眼。

  他四周的血泊中,横七竖八,躺着五六十具尸。

  距离他最近的三具,正是药王帮帮主李宏、采药堂堂主李大善人,还有珍宝帮的黄金虎三人。这三人挡在他的前面,自然是当其冲,被七道风刃最先透体而过。

  为了让风刃能突袭击杀更多的十大帮会高层,南天雄可没心思去顾忌李宏的生死。

  李宏躺在地上,紧抓着一把破扇子,睁大了眼睛,死不瞑目,他霸业未成,李家尚未兴旺,怎么能这样就死了。

  黄金虎临死之前,还恶狠狠的扑在李宏的身上,似乎要将其撕成碎片。

  死的最无辜的,则是采药堂的李大善人,他从始至终,都没有弄明白生了什么事情

  一个戴着斗笠的黑影,从永福酒楼三楼跳下,无声无息的滑落街道地面,不疾不徐的跟随在了南中豪的身后。

  刚才亲眼目睹南天雄施展风刃术,叶秦深深的被震撼住了。

  纵然他炼气期三层的修为,也不敢去接这风刃。

  这种攻击性法术,不论是攻击度,还是攻击威力,都可怕到了极致,是他目前所见过的最强悍的攻击法术,甚至比老鬼南天霸的火球术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个老头,有一个古怪的金光罩保护着,又有这样强悍的风刃术。

  叶秦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暂时还惹不起这老头。

  叶秦在深感震撼的同时,心中更加热切的想要从南氏家族的手中获得这种法术。

  南氏家族三人如果在一起,他还真不敢轻易下手。

  既然他们分开行动,那就好办了。

  三人当中,以那炼气期二层老头的实力最强,搏杀经验最为老道,难以对付。另外的一个炼气期二层的青年实力其次,修为虽然老头差不多,但是战斗经验却低了很多,叶秦比较有把握对付他。那炼气期一层的少年,修为低微,而且一脸的稚气,最容易对付,干掉他没什么悬念,暂时不必急着去动他。

  叶秦心中拿定主意,先杀青年,再杀少年,从他们身上找出法术秘笈。最后看看能不能找到适当的机会干掉那个南家老头,如果找不到机会的话,他也不想冒险硬拼。

  叶秦不疾不徐的跟在南中豪的身后,寻找出手的良机。

  南中豪并未注意到后面有人在跟踪。他追杀的目标是平州第一帮火云帮的帮主,号称平州第一绝世武者的铁羽阳,这让他异常的兴奋。

  铁羽阳虽然逃的很快,但是从手臂处不断滴落的血滴,却暴露了他逃逸的方向。不论是南中豪,还是叶秦,都能清楚清晰的看到滴落在地面的血迹,闻到弥散在空气中的血腥味。

  南中豪施展御风术,很快便追上了铁羽阳,戏谑的追在铁羽阳等人身后数十丈远。

  火云帮剩下的最后一名红脸长老,正护卫着帮主铁羽阳亡命而逃,见到南中豪从后追上来,很快就要截住他们,不由悲愤的嘶吼一声,“帮主快走,老夫来断后!”

  那名红脸长老猛的返身,威猛无比的挥刀,刀锋中夹着强劲的内功,砍向南中豪,却听“铛”的一声,大刀被金光罩给弹了开,分毫未能伤及南中豪。

  南中豪一声狞笑,身形一闪,手中利剑将那长老的胸腹给乱剑刺出几个大血窟窿,丢下那死透了的红脸长老,继续追击铁羽阳。

  最终,他将铁羽阳给生生逼入了一条狭隘的民居小巷子中。

  县城内此时大红灯笼灯火珊澜,到处都是混乱的喊打喊杀声,械斗纵火声,根本无人关注一条小巷内生的战斗。

  “铁羽阳,听说你是平州境内第一绝世高手。可我怎么看来,你也不过是一条只会落荒逃跑的土鸡瓦狗罢了,白白亏了这偌大的名声。来来,让本南氏少爷瞧一瞧,看看你有什么三脚猫的本事,尽管使出来吧,少爷我接着。”

  南中豪全身上下散着金光,手握宝剑,大步逼近铁羽阳,不断冷嘲热讽。看他戏谑的神情,丝毫不急着杀死铁羽阳,反而想从这个平州第一高手身上寻找些乐趣,好好的羞辱一番。

  叶秦轻飘飘的跟随在后面数十丈远阴暗处,见南中豪这幅跋扈好像天下老子第一的模样,暗皱眉头:这家伙想要搞什么名堂?似乎不像南家老头那样狠辣果决,说杀便杀。

  铁羽阳大步疾奔避入民居小巷子内,却现这条小巷越走越窄,竟然是条死胡同,不由面露绝望。被逼迫到了绝地,他豁出去了,握宝刀回身,目露骇人的神光。到了这个地步,逃也是死战也是死,不如干脆血战一场,死个痛快。

  “好,那就让我铁某人,来领教南氏少主的功力!我也很想知道,我铁某人的绝技,究竟能在南氏少主的手下撑多少招。”

  铁羽阳神色阴沉,不再顾忌手臂上的伤势,双手横握刀柄,作出横刀立马之势,冷冷的盯着南中豪。转瞬之间,他的气势完全爆出来,如同一块巨大的磐石,昂立在风暴之中,澎湃的气势呼之欲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