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79 惊鸿十三刀

79 惊鸿十三刀

  还有一些书友不知道本书的更新时间。这里说一下,本书的正常更新时间是晚6点。

  南中豪狂笑一声,摆开一剑招防御架势,静候铁羽阳的进攻。作为一个炼气期二层的修仙者,有金刚罩护身,如果他现在使用火球术、风刃术之类的攻击性法术的话,可以轻松干掉一个绝世高手。

  可是南中豪不知道哪根筋搭错线,放着法术不用,竟然嚣张的想跟铁羽阳比划较量一下剑招刀法。

  这或许跟南中豪从小的境遇有关。

  在他还只是六七岁刚刚懂事的时候,当时他父亲南天霸活着,正是南氏家族最为鼎盛的时期,他也是南家威风不可一世的少主,平州无人敢违背他的意愿。但是好景不长,南天霸等数位南氏家族最强的成员,在和定州风氏家族的对抗中殒落。为了躲避风氏家族可能的追杀,南家剩余的成员便成了落水狗,从此东躲西藏丝毫不敢露头。一直躲藏了二十多年,耗尽了家族积蓄的灵石财力,才被迫再次出来。南中豪经历了南氏家族的强盛巅峰和衰落低谷,在备受屈辱中长大,成年之后一直想洗脱这种屈辱感。

  现在他终于等到了南氏家族复出之日,潜意识之中便有一股强烈的冲动,要把这种屈辱感强加到别人的身上,要让全天下人都知道他是如何的强大。而用侮辱来折磨号称平州第一绝世高手的铁羽阳,体会一下人上人的感觉,无疑能够给他带来极大的快感。

  铁羽阳神色凝重,双手紧握着跟随了他数十年的雪铁宝刀。

  他不断的往他手中的宝刀中灌输内劲,直到宝刀隐隐红亮,一股刀气呼之欲出,这才开始以一种怪异的姿势缓慢的舞动手中的宝刀,越舞越快,转瞬之间,只能看见一团模糊的刀影,和宝刀灌输内劲之后强烈震动所出的啸声。

  南中豪持剑冷笑的看着,他不信,铁羽阳有什么本事能打破他的金光罩。

  他要硬接铁羽阳的刀术绝招。

  铁羽阳猛然间脚下一跺,冲天蹿起,竟然高达数余丈之高。在半空中,他高高举起绽放出耀眼冰寒刀芒的宝刀,口中出一声雄浑无比的厉啸,惊动整个竹岐县城的夜空,而他手中宝刀绽放出来的刀芒,非绝世高手,是绝对没有可能施展出来的。

  “惊鸿十三刀,呔——!”

  铁羽阳疾风暴雨一般朝下连续挥出宝刀,一道微不可见的弧形刀芒从宝刀上脱颖而出,劈向地面的南中豪。

  南中豪还是第一次见到江湖绝世高手施展出最顶级的绝技——刀芒,他一惊,急忙挥剑抵挡。他手中的宝剑“咔嚓”一声被刀芒劈断。

  南中豪又惊又恼,他手中的这柄宝剑是药王帮少帮主李屏希送的几把宝剑之一,号称削铁如泥的宝剑,居然挡不住一下刀芒,真混账。

  啪!

  第二道刀芒再次劈中金光罩,金光罩凹了一下,但是依旧安然无恙。南中豪硬着头皮挨了一记刀芒,金光罩并未破,这让他暗松一口气。

  但是刀芒并未停歇。

  飕、飕!

  劈哩啪啦,又是连续数道刀芒劈在金光罩上,每一道刀芒都几乎把南中豪的金光罩给打的凹下去半寸深,令南中豪站立不稳,金光罩抖动剧烈,神光急剧黯淡下去,眼看几乎要崩解了。

  惊鸿十三刀,听这名字便能推测到,这套刀法应该能够出足足十三道刀芒。可是这才第七道而已,后面还有六七道刀芒,足以将防御力强的金光罩给劈开。

  南中豪终于骇然变色,这才明白他过于自大,轻视江湖中人了,竟然傻傻的站在原地任由一名绝世高手用刀芒来劈他。他这个炼气期二层的修仙者,还没有到可以随意蔑视平州江湖绝世高手的时候。

  他再也没有自信硬扛铁羽阳的刀芒,立刻便要施展御风术,躲避剑芒。

  叶秦一直在不远的阴暗处,冷静的看着。

  他虽然也很惊诧铁羽阳的刀术绝技,但是他此刻心思并未在这上面,而是都放在寻找击杀南中豪最好的时机上。南中豪被铁羽阳的刀芒劈的骇然变色,想要逃跑的神色,被他清晰的看在眼里。

  叶秦心中暗笑,南中豪和铁羽阳刚开始激战的时候,他便已经朝南中豪的脚下,释放了一个流沙术。一个海碗大的流沙漩涡,已经在南中豪的脚下形成。这个漩涡刚开始形成的时候,旋转缓慢,源源不断的输入法力,将流沙漩涡扩大,威力已逐渐显露出来,吸力惊人。

  南中豪虽然有金光罩的保护,但是这种保护只能保护他不受到伤害。对流沙术这种专门吸人坑陷人的法术,反而没什么作用。

  南中豪全力抵挡铁羽阳的时候,还没有察觉脚下不对劲。等他挡不住铁羽阳的绝技,要全力施展御风术要逃,这才现不妙,脚下已经被流沙漩涡牢牢地“粘”住了,他御风术远远抵御不了漩涡的吸力,反而越陷越深,流沙漩涡掩盖过了脚踝,惊恐大叫,“什么人,谁偷袭我?”

  半空中的铁羽阳可不知道下面突的变故,又是接连六七道刀芒疯狂的劈了下去,毫不留情的斩在南中豪的金光罩上,最后一刀,斩破了坚固无比的金光罩,宝刀噗哧穿透了南天豪的胸腔,将南中豪钉在地面上。

  南中豪的整个胸腔被劈开一尺宽的巨大口子,鲜血狂涌而出,他费力的张了张口,满脸的不甘心,他这位南氏少主才刚刚从东躲西藏中出来威风一把,还没有威风够,怎么能就这样死在一个世俗武夫手里呢?

  铁羽阳施展完刀术绝技,这才从半空中重重的坠落在地上,脸色苍白,单手颤抖的撑着宝刀,几乎连手指也难以动一下。显然刚才那惊鸿十三刀,已经耗尽了他全部的体力和真气。

  他心有馀悸的朝南中豪看去。

  这才看清楚,这位南氏少主身上的金光早已经散去,半截身子被埋在了沙土之中,想挣扎出来,却动弹不得。地面上一个流沙漩涡,正在渐渐停止运转。

  这是什么?

  仙术?此处还有其他的仙师?

  铁羽阳惊骇的同时,心中雪亮。这位南氏少主难道刚才是被其他仙师给暗算偷袭,被陷住了,这才被他给斩于惊鸿十三刀的绝技之下?否则的话,只怕他的刀芒未必能连续不断的劈中这南氏少主。死的人,多半是他,而不是这南氏少主了。

  铁羽阳心头一凛,蓦然抬头望向数十丈外的黑暗之处,那里站着一个淡淡的黑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