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82 反击南氏

82 反击南氏


  叶秦提着一柄利剑,独自走在混乱的县城街道夜幕之中。

  抢劫不管,邪淫之徒二话不说杀了了事。县城街道上,已经没有哪个帮会的人敢和他碰面,一见到他,像是老鼠见着猫一样吓得落荒而逃。眨眼之间,他前面的街道便变得萧瑟无比,毫无人迹。

  不管是数十人,还是多达数百人,三流高手,或者顶尖高手,对他来说都是一样的。

  叶秦的土遁术,可以轻易的穿越数十丈的距离,出现在他们的后方,朝他们毫无防备的身后展开无情的屠杀,根本没有人能够围的住他。他的御风术更是如同鬼魅一样不可思议,只要不是碰上像铁羽阳、卫元、萧秋一样的绝世高手,否则只怕没人能够跟他过上一二招。

  他所在的地方,数百步范围内一片死寂,毫无人迹。

  叶秦举步来到紧闭着门户的杨家铁铺所在的民宅附近,有三两个小蟊贼似乎在打这家铁铺的主意,被他手中的滴血的利剑给吓着,嗷了一嗓子,“俺的娘啊!”,撒腿跑的不见踪影。

  叶秦哭笑不得,他有这么可怕吗?

  瞧了一下杨家宅院,一个土遁术,进入了宅中成大牛所住的简陋土房。他把正在炕头上迷糊睡觉的成大牛叫醒,然后把一小袋的金叶银叶丢给大牛。

  “大牛,这些天县城会特别乱,你别待在县城。过两天,你跟杨老爹说一下,回乡下待半年,等风头过了再回县城里来顺便看看我爹娘和弟妹们的情况,如果他们还活着的话,把里面的钱交给他们,帮我照顾他们。另外,里面还有一小瓶延年益寿的灵丹妙药,让他们每人一粒服用,可保祛病延年,身体无恙。剩下有多的,你自己服用吧。”

  大牛刚从睡梦中醒来,还在犯迷糊,不明所以的拿着钱袋子,挠了挠头道:“秦哥,你不回去吗?”

  叶秦摇了摇头:“我今晚要去办一件事情,能不能有命活下来还不好说。若是我没有回来,你便独自回去吧。”

  数年前的大旱,乡下死了不少人。家里爹娘和弟妹们究竟还有谁活着,却不得而知。如果他们还安然无恙的话,这些金银叶和丹药,应该可以让他们的生活过的更好一些。

  叶秦没有再说其它的,随即从土屋内消失。

  大牛张大嘴巴,呆了半响,看着手里捧着的一小袋子的金叶子、银叶子,还有一个小瓶子,他瞪圆了眼睛,最后嘟囔了一句,“做梦,一定是做梦!”不过,就算是做梦,大牛也死死的抓住钱袋,倒头睡下,丝毫不想松手。

  叶秦将需要处理的事情,都已经安排好,心中再无顾忌。施展御风术,全力向永福酒楼疾奔而去。他还需要杀二个目标,南氏族长南天雄和南家少年南中杰。他推测,他们身上应该有他需要的东西——法术秘笈。

  南中杰现在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在县城里转了小半圈都找不到,只能回头去找南天雄。

  南天雄目前很可能还在永福酒楼,打坐恢复法力,并等着南中豪和南中杰完成追杀铁羽阳、卫元的任务之后,回去跟他汇合。

  所以叶秦现在要去的地方,便是永福酒楼。

  南天雄这老头当初能够从风氏家族的手中逃脱,而且活到五六十岁,肯定是一个老奸巨滑的修仙者。要诛杀南天雄,有较高的危险性。他不得不把自己的“后事”给先处理,才敢去冒险。

  叶秦很快便来到永福酒楼。

  此时的永福酒楼四周,围着高达成千上万的平州各大帮会的高手,人山人海,高声呼喊着,“诛杀妖贼,为我东阳盐帮帮主报仇。”“诛杀妖贼,为我铁骑帮帮主报仇。”“诛杀妖贼,为我黑虎帮帮主报仇。”

  而在这片群雄愤怒的风暴眼中央的,永福酒楼被众帮会江湖高手包围的水泄不通。

  铁羽阳在叶秦的指点之下,幡然醒悟南氏族长耗尽了法力,现在是诛杀南氏族长的最佳良机,他立刻纠集了火云帮帮众,杀了回来。

  半途中遇到乌铁帮的卫元,漕河帮的帮主吴刚等人,他们如同惊弓之鸟,正准备带着自己的部众逃离竹岐县城,回平州万安府去。

  铁羽阳急忙拦下他们,把南氏族长法力耗尽的事情跟他们一说。众帮主和长老们聚头一商议,觉得铁羽阳说的不错,南氏族长应该是没有施展仙术的法力了,否则为什么当时不立刻追杀他们。众帮会高层决定狠下心来,不惜代价也要干掉那个南氏族长,铲除这个曾经统治了平州上百年的南氏家族,彻底摆脱这个噩梦。

  火云帮、乌铁帮、漕河帮、九牧帮,这些在永福酒楼一役中仅活下来的四个帮主,又率领他们的帮众杀回来了。而其余的几大帮会,它们的大长老还活着,也跟杀回来,为他们的帮主报仇。

  众帮会把人马纠集起来,来到这里的人越聚越多。

  还别说,他们的运气果然非常不错,还真把南天雄给围住了。

  南氏族长南天雄或许是认为自己的符咒金光罩足够安全,这竹岐县城里没人伤的了他,所以他还留在永福酒楼三楼交易大厅闭目打坐,吸收手中灵石中的灵气,尽快恢复法力。而那个南家少年南中杰,跑去追杀乌铁帮帮主卫元,不知道到哪里去了,至今不见踪影。

  十大帮会的主事者们大喜过望,立刻派了一百名二三流高手组成的赴死队,上得楼去,用刀剑、铁锤、榔头,还有飞镖、铁黎子,密密麻麻,疯狂的劈砍狂砸南氏族长的护体金光罩。不过,这个金光罩可不是那么容易被世俗武者给劈开的。叮叮当当,金属声大作,这些兵刃纷纷被弹开,对南天雄的影响并不大。

  南天雄对这些二三流的江湖好手根本不屑一顾,见到这些货色竟然拿兵器来砸他,顿时勃然大怒,“蝼蚁竟敢放肆!”。他立刻中断了法力恢复,强行抽取体内刚刚恢复的少许法力,手捻法决,出一道淡红风刃。

  嗖——!

  那道风刃在大厅内转了一圈,消失,上百名二三流高手躲闪不急,眨眼间的功夫,尸体躺了一地,大厅内顿时一片清静了。

  楼外,观战的十大帮会帮主和长老们,还有成千上万的帮众都被吓了一跳,那南氏族长的法力不是已经耗尽了吗?怎么竟然还能出这样恐怖的法术。

  “这,这怎么办?咱们能杀死他吗?”

  “就是啊,他的护身罩太可怕了,竟然没有罩门弱点。那仙术也太厉害了。”

  众帮主、长老们震惊面面相觑,议论纷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