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87 《五行基础法术大全》

87 《五行基础法术大全》

  南天霸最精通的是土系法术,这个法系通常都是防御强,而攻击弱。至于火系法术,虽然攻击强,但是南天霸只会一个火球。

  叶秦看完了《南氏族谱》,心中对南天霸的实力有了一些把握。

  叶秦随后翻了一下《风灵经》,现这是一本炼气期的修仙功法秘笈,专门针对拥有风灵根者设计的,适合风灵根的修仙者去修炼。

  他已经在学《坐忘经》了,自然无需再去练一门同样是低级修仙功法的《风灵经》。

  叶秦兴奋的拿起最后一册书籍,《五行基础法术大全》,这才是他真正想要的好东西啊。

  书籍里一共记载了八系法术。

  包括金火、土五个普通法系法术雷三个变异法系法术。每一个法系,又详细的记载了若干个基础法术的法术口决,包括攻击性法术、防御性法术、辅助性法术。

  此书的开头,开宗明义的详细说明了对灵根和法术之间的关系。

  其实每一个的修仙者,都可以练习所有的八类法术,只是练习的效果有很大差别。

  比如土系单灵根的修仙者,可以修炼所有的法术。但是只有在练土系法术的时候度最快,只要数天半个月就能大致释放出土系基础法术,而去练习火系“基础”法术的话,至少要数月甚至数年时间,才有可能释放出同等威力的效果。如果一个土系灵根傻傻的去练习火系“初级”法术的话,那么他估计练个数十年,甚至上百年,或许才可能释放出一个微弱的火系“初级”法术。

  金灵根,最擅长金系法术。

  木灵根,最擅长木系法术。

  水灵根,最擅长水系法术,其次是冰系。

  火灵根,最擅长火系法术,其次是风系。

  土灵根,最擅长土系法术。

  其中的火灵根和水灵根,是五大灵根中最不稳定的两种灵根,所以容易产生以下三种变异灵根。

  风灵根,由火灵根变异而来,最擅长风系法术,其次是火系。

  冰灵根,由水灵根变异而来,最擅长冰系法术,其次是水系。

  雷灵根,由火灵根、水灵根,融为一体,变异而来,最擅长雷系法术,其次是水系和火系。

  正常情况下,拥有某一种的灵根,才会去修炼某一系的法术。只要这个修仙者不傻的话,都不会白费这个时间,去修炼和自己灵根不相对应的那个法系。

  按照这个逻辑,灵根越多的人,可以修炼的法系种类自然越多。五灵根俱全之人,优势最大,可以比无限制的修炼所有的八系法术。

  然而实际上,五灵根的修仙者却并不占优势。毕竟每一个修仙者的寿元都十分有限,练习法术又很消耗时间,谁也不可能把所有的法系法术都练到高级。能把一系的法术修炼到高级,便算是非常不错了,还奢谈什么八系法术。

  叶秦还是第一次明白灵根和法系有这样的关系。也终于明白过来,为什么南天霸会土系基础、初级法术和火系基础法术。

  他有些恼火。

  他正是五灵根俱全,按照书上说来,同时练习多个法系的法术,练习度肯定会很慢。

  真正让他恼火的是,南天霸传授给他六七个辅助法术的时候,丝毫没有跟他说过这件事情,而是把木、水、土等好几个不同法系的基础辅助性法术,都一股脑的传授给他,故意分散他的修炼,“杀人”于无形之中,这一招实在是阴险无比。

  叶秦很快收拾心情,不再考虑这些事情。反正他都要跟南天霸翻脸,这笔账跟以前的旧账一起算。现在一切的目标,就是学会攻击性法术,想办法怎么干掉南天霸。

  目前他只掌握几个辅助性的基础法术,对南天霸几乎构不成什么威胁。要对付南天霸,只有从《五行基础法术大全》里的攻击性法术上面去下功夫才行。

  他先把书中的防御性法术、辅助性法术统统都排除,只把里面的攻击性法术挑出来进行研究。

  《五行基础法术大全》里面记载的攻击性法术不多,大约也就五六个法术——火系的“火球术”、水系“水球术”、土系“土刺术”、风系的“风刃术”、冰系“冰锥术”、雷系的“雷击术”。

  叶秦打算从这几个攻击性法术中,挑选一二个来对付南天霸。

  一路上,叶秦都在琢磨这几个法术,领会其中的奥妙。

  数百里的山路,小驴板车嘎吱嘎吱的摇晃着,在大山里走走了七八日。近乡情怯。小驴车离老家越近,叶秦心中一股难以言述情绪,越的的激动,无法平静下来。

  那年大旱,他和大牛等人离家外出寻生计,一晃已经是五六年过去了。如今大牛成了杨家铁铺的铁匠学徒,他也成了采药学徒,偶然习得几手仙术,这些年就像是做了一场梦一样,虚幻而真实。

  成大牛兴奋的挥舞着驴鞭子,他的激动丝毫不下于叶秦。

  驴车又翻过一座山,山坳老沟之间出现一小谷,谷内有一小村,村内有茅草屋、泥屋数十座,猎户、佃农二三十户人家。

  村口大树下,有些穿着麻衣的孩童在玩耍石子,见到一辆小驴板车晃悠悠的进了村,有一些胆大的娃子,站在村口旁土坡上好奇的观望,还有一些胆小的连忙一溜跑回家,叫嚷着让大人出来。

  二三条黄狗从村里蹿了出来,不住甩着尾巴,绕着小驴车兴奋的汪汪叫唤。

  村里很快出来了不少汉子村妇,提着铁叉锄头,朝村口望去,担心来了强人。毕竟这人烟稀少的老沟小村,三两年也不见有外人来,今日出现两个陌生的外人,是极其少见的。

  大牛眼尖,从这些村民中见到不少的熟人,在驴车上挥手兴奋的大叫道:“哎呀,那不是二狗子吗,还有小六子。那个是石伯,张大嫂子。俺是大牛啊,还记得俺吗!”

  “大牛!”

  “秦哥儿!是他们俩回来了。”

  村民们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们俩,当年离村的人,有人回来了。虽然长大变化很大,但是还能看出眉目。他们当中有好几个是叶秦、大牛小时候的玩伴,依稀还能看出当年的模样。大人们相貌变化不大,更是熟悉了。

  驴车在众村民的簇拥下进了村,激动的七嘴八舌的问起他们这几年的经历来。

  有几个村妇瞧见驴板车上的箩筐,眼睛睁大大的,“大牛,这驴车是你的?”“这几个大筐里装的东西是啥,粗布?快来看,一筐上好的粗布啊!”“还有精陶,好东西啊,县城里的人才会用这东西。”村民们惊诧。

  大牛兴奋的道:“别抢别抢,人人有份。俺大牛和秦哥儿从县城里回来,家家户户每人送上一份厚礼。”

  “叶家娃子,赶紧回家去吧,去看看你老爹的情况。”

  面貌和善的石老伯,心情沉重的叼着烟斗,对叶秦说道。

  叶秦怔了一下,应了一声,“嗯!”,赶紧跳下板车,让大牛去处理那一驴车的干货,他背上自己的包裹,循着五六年前的依稀记忆往村里走去,来到自家的小土院。

  远远的便闻到飘来一股浓郁的草药味道。额前在采药堂带了这么多年,对各种草药的气味无比的熟悉,一闻便那是治疗重伤骨损的草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