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88 叶氏祖先

88 叶氏祖先


  家里出什么事情?

  叶秦心头一紧,赶紧推开小院柴门,快步穿过院子,来到茅草土屋门口。茅草土屋很是陈旧,连泥墙都裂开了一条条细缝,屋内只有几条板凳和座椅,墙上还挂着铁叉猎弓和几张旧兽皮,不过却整理打扫的很干净,除了草药味之外没有什么异味。

  床上躺着一个熟悉无比的男子,盖着厚厚的旧兽皮,佝偻着身子不住的咳嗽。一个妇人满脸忧愁,正在屋内烧着一小锅草药。还有两个十余岁的小孩,托着下巴呆坐在一旁的木凳上。

  叶秦背着包裹站在门口,呆呆的望着两鬓斑白的双亲。曾几何时,爹带着他上山打猎,矫健敏锐的身手,是他最为羡慕猎手,但是如今已经病的下床的力气都没了。

  他眼眶微红,颤抖的张了张嘴唇:

  妇人听到熟悉而又陌生的呼喊声,手颤抖一下,不敢置信的回头望去,望着叶秦,“秦儿,是秦儿回来了吗?!”她站了起来,想要看清楚,摇晃了一下,差点跌倒。

  “娘,孩儿回来了!”

  叶秦眼眶一酸,一下被泪水模糊了,快步走了过去,扶激动的娘亲坐下。娘亲激动的扶着他的胳膊,抚着他略显削瘦的脸庞,仔细的看,“咱家大儿子回来!”

  叶老爹躺在床上,听见叶秦他娘的呼唤,神色激动,但是没能坐起来,哽咽了一下,最终情绪平缓下去,低声喃喃自语,“能活着回来就好。”

  叶秦随后来到床边,检查了老爹伤势,现是被野狼咬着了腿。看这伤口,应该有好十多天了,敷了一些草药。

  看清楚伤势之后,他反而松了一口,只是伤在皮肉,并不是在筋骨上,用些上药的疗伤药,修养几个月便能全愈。不过,正在锅里煎熬的那些草药,显然是不行的,药性太弱。得用他随身带着的药才好。

  叶秦麻利的将敷在老爹腿上的草药和碎布都换掉,清水洗干净,掏出一个小药瓶来,倒了一些采药堂特制的疗伤药在伤口上,重新用一块新布条包扎好。

  那两个十余岁的小孩,畏畏缩缩的好奇望着他。

  叶秦苦笑。他离家的时候,弟弟妹妹才几岁大,现在已经认不得他了。他从包裹里拿出了一些糖果、糖葫芦之类的小玩意,给他们俩玩耍。

  叶秦这才坐在床边,和老爹老娘闲聊起来。将他这几年的经历,其它的没有多说,只是简略的说了一下,他现在在县城里的一家大户里干活。

  叶父脸色有些枯黄,听到只有他和大牛二人回来,猛的咳嗽了几下:“咱们大山里的祖祖辈辈传下来的规矩,离家外出闯荡,就像离了巢的鸟,射出去的箭,未成家立业之前,是不能回来的。秦儿,你可曾娶亲?”

  叶秦低着头,摇了摇,“不曾”

  叶父:“可曾立业?”

  叶秦垂的头更低了,“不曾”

  叶父怒道:“既然不曾娶妻立业,你回来干什么?祖上的规矩不能坏,晚上你到祠堂里去跪着,向列祖列宗请罪。”

  叶母急忙道:“孩子他爹,秦儿刚回来,你怎么尽说这个。”

  叶父严肃道:“祖祖辈辈留下的规矩,难道还有错不成?咱这老沟的穷山恶水能养活几个人,能在外面过活,不比在咱这老沟里好么?”

  叶秦低着头,一言未,鼻子一酸:“是,孩儿知道。孩儿这些年一直在县城里学艺,学了几手活计,略有小成。过些日子,可能要去平州府,日后想再回来也难了,所以特地回来拜见爹娘,不敢在家中久待。”

  听到叶秦说不久之后会离开,叶父喉间哽咽了一下,终究没有再说什么。

  撇过此事暂且不谈,叶秦又问及老爹腿上的伤,是怎么一回事。

  叶母连忙道:“前些日子上山,你爹上山,被几头土狼追赶,一不小心伤了腿。好在几个叔叔伯伯在,把你爹给救了回来,没有什么大碍。只是这草药难找,娘又上不了山,这伤便一直拖着。晚上你先去谢过几位叔伯才是。”

  叶秦点了点头。

  叶秦难得回来,叶母乐滋滋的生火做饭,把叶秦从县城带回来的一些腊肉也煮了,做成糙米肉粥。一家人围着吃了一顿团圆饭。叶秦趁着他们没注意的时候,把一颗降露丹捏碎,洒在了饭菜上面。降露丹是修仙灵丹,对凡人更是有祛病延年之效,令人精气神旺盛。至少可以让一家人无病无痛,平平安安的生活。

  晚饭之后,他往村里唯一的一口水井也丢了一粒降露丹,也算是他对村里乡亲的一份报答了。然后挨家挨户串门,拜访村里的叔叔伯伯。

  村民们各个无比的欢喜,热切招待,知道叶秦在县城里学过艺,甚至还有想把自家女儿嫁给叶秦。村里一些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在门口朝叶秦张望,扭扭捏捏,脸色羞红。叶秦虽然相貌普通,但在这村里也算得上朴质清秀,是少有的长的还算标致的少年。

  叶秦哭笑不得,拜谢了各屋的叔伯,将这些婉拒了过去。

  当晚,他披着娘亲送来的厚厚的旧棉袄,在叶家祖宗祠堂内跪了一晚,以示反省己过。对他来说,跪上一晚,倒也算不得什么。

  他有幸再一次看到了供奉在叶家祠堂内,用木盒装着的一册自传书谱——叶家十代以前的一名秀才祖宗,传给子孙后辈的书。

  这书沾满了灰尘,腐朽不堪,现在村里已经没有几个能看的懂。

  书上记载了一些简单的事情,勉强可以看的明白:十代之前,叶氏曾经是竹岐县城里一户读书平民人家,后来为了避兵灾之难,和其他几十户平民百姓一起逃到了这穷山僻壤的地方过活。那秀才祖宗历经苦难,留书告诫叶氏后人,在这穷乡野壤之地安稳住下,若是后辈子孙离乡外出,则须安分守己,隐忍低调过活,勿要与官吏争,不得与兵寇斗。

  叶秦看完,合上书,闭目冥思许久,心中微叹。

  这世道,不争,不斗,怎么过活?

  十代之前竹岐县城有兵灾之乱,十代之后竹岐县城有帮会之乱,哪里有个尽头?乱世之中,哪里又有什么平静的地方?好在这村地处穷山僻壤,虽然穷苦,但是至少没有什么兵匪和江湖中人来这里,也勉强算得上平安之地。

  虽然这样想,他心里却在苦思着让叶家以及这个山沟小村在这世道生存下去的长久之计。

  叶秦暗想了许久,这长久之计,无外乎文武二道。

  他取了一柄小刀,从外面山岭寻了一块坚硬的岩石,削为一尺长宽、二寸厚的石书,在石上刻上蚊蝇小字,奋笔疾书,留在祠堂,给后人为纪念。

  他本来想刻下《坐忘经》功法残卷一篇,但是思绪许久,终究还是没有动手。修仙之途的凶险不知道比世俗凡人过多少倍,留下一篇功法祸福难料,对叶氏后人未必是福,还是一切随其自然吧。

  第二日,他让大牛花几个钱去附近的镇上请一个穷书生来村里教书识字。再把几册从县城集市买来的低级武功秘笈,拿给大牛和同乡的伙伴,让他们自己去学,然后教给村里的其他人,锻炼筋骨,日后纵然遇到豺狼,也有防身的办法。只要推行这文武二道,过上数年、数十年,村里的境况或许能有所改变,他就算离开了也能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