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89 全力备战

89 全力备战


  叶秦在老家待了近一个月,每天天还没亮便施展御风术远离小村,前往荒远的地方练习施展法术。傍晚时分和弟弟妹妹一起戏耍,享受一家人温馨而短暂的日子,偶尔和大牛等村里的伙伴们聚一聚,教他们拳术腿法。晚上点烛灯翻阅法术秘笈,体悟法术诀窍的奥秘。

  有疗伤药以及灵丹辅助,叶父腿上的伤势痊愈的极快,短短数日就能下地走路了。

  大牛去一趟附近的小镇,请了一个落魄的穷书生来教村里的娃娃念书识字。等村里的娃娃都识了字之后,按照基础武功秘笈,慢慢学些棍棒武艺,用来防身。

  匆匆一个月的时间过去,叶秦把家里村里的事情都安排好,终于还是到了离开的时候。

  黎明,叶秦给叶家列祖列宗牌位敬上香,拜别爹娘,跟弟妹告别,背着包裹,独自走向山沟之外。一步三回头,将前来送行的爹娘,弟妹,大牛和村里伙伴的身影、面容,都牢牢的印记在心中。大牛要在村里待上半年左右,等县城彻底平静了,才回县城杨家铁铺去干活,所以并没有和他一起离开。

  走过山坳,叶秦回头凝望他们,终于心中下定决心,猛然转身,大步的朝大山远方走去。他知道,这一去,只怕从今以后便天人永隔。这一切从他十一岁那年为了果腹而离乡,便都注定了

  他现在必须去做一件危险的事情——诛杀盘踞在紫府内的南天霸。为了这一天,他已经等了很久了,苦练了一个月的法术,此战是生是死,难以预料,只有杀死南天霸,铲除这个心腹隐患,他才能安心去寻找渺茫的修仙之道。

  离开家乡,来到百里之外的一座大山深处,陡峭的悬壁山崖下。

  叶秦找了一处不易遭到外界打扰的洞**,暂时安身,翻阅《五行基础法术大全》,细细的体悟着六个攻击性法术。对于这六个法术,他已经大致研究明白了其威力大小,以及施法准备时间、攻击度。

  “火球术”,一触即引火焰燃烧,威力甚大,足以将钢刀铁剑兵器烧成灰烬。

  叶秦见过南天霸、南天雄使用过火球术,羡慕。但是他亲自使用的时候,却现火球的几个明显的弱点。其一是施法需要消耗的时间较长,其二是火球射出去后,火球的移动度也有些慢,根本无法追上高移动的目标。火球的威力虽然大,但是击不中目标,一切都是白费。

  叶秦亲自试验了过,释放一个火球之后,立刻施展御风术以最快度和火球赛跑,结果他反而跑到火球的前面去了。火球连人都追不上,更不要说追上一个移动度极快的元神。

  “水箭术”,阴寒,有令目标迟缓的效果。水箭的施法度、移动度、击中目标后的威力,各方面的效果都很一般。用来攻击低的目标,或许还行。

  叶秦练了几次之后,感觉水箭的效果不是很好,便将它放弃了。

  “土刺术”,出一道土刺,刺穿目标。土系是南天霸苦练了数十年的看家本领,叶秦没打算用这个系的法术去对付他,之所以学土刺术,纯粹只是想了解土系法术的威力,防备南天霸用土系法术攻击他。

  “风刃术”,施法时间短,出一道高移动的风刃,有极其凶悍的切割能力。

  叶秦将风刃术学会之后,现几乎没有什么东西是它不能切割的,连坚硬的岩石也可以切入近丈之深。风刃的施法度快,射出去后的移动度也极快,至少比叶秦施展御风术后还要快上好几倍,至于能不能追上元神的度,这个不好说。

  “冰锥术”,出一道尖锐的冰锥,附有穿刺、冰封效果,穿刺之后还能冰封住目标。

  他拿山林中的大野猪来试验,甩出一道冰锥,咔嚓一下,就把野猪被冰封成了厚厚的冰雕猪,冒着骇人的寒气。冰雕猪烤了吃,味道还不错。

  冰锥的施法度一般,射出去之后的度,比火球、水球快不了多少。

  “雷击术”,又被称之为掌心雷,能够从掌心出一道微小的轰雷攻击目标。威力有些恐怖,把一头活生生的大野猪轰成又黑又焦的黑猪,冒着热气腾腾的肉香。

  只是叶秦在施展掌心雷的时候,现施法需要的时间很长,是六个法术中耗时最长的一个,而且消耗的法力巨大。但是射出去的雷击度快,几乎是瞬间击中目标,威力巨大。

  从六个攻击性法术的综合效果比较上来看,最理想的攻击性法术,无疑是风刃术、掌心雷这两个法术。

  风刃术施法很快,射极快。唯一的问题是,风刃的度,能不能快过元神的逃逸度?这是叶秦不敢肯定的。

  雷击术施法很慢,射快。可以肯定是,雷击一旦打出去之后,绝对可以击中南天霸的元神。就是在射之前的准备时间太长,很可能会惊动南天霸,让它提前逃逸走。

  南天霸在紫府内,是以元神魂魄的形式存在,这种光球的移动度非常的快,瞬息能跑出好远的距离。如果攻击性法术释放的太慢的话,未必能够打的中它。

  叶秦心中在盘算着,要打中南天霸的元神,只能靠这两个高的攻击性法术。

  他继续在大山里修炼,饿了吃野味,渴了喝溪水,苦练这两个法术。

  足足用了一个多月,终于将风刃术、掌心雷这两个基础法术掌握,能够较为熟练的掐着法决释放出来,施法所用的时间也略微减短了一些

  无尽虚空,浮岛上。

  “小子,你给老夫滚出来!你答应给老夫的白芒呢,快给老夫。咱们约定的交换还没有结束呢,你怎么能擅自中断,还老夫白芒来!”

  南天霸怒气冲天,它像个会光的黄蛤蟆一样,趴在大石碑的巨大光罩上,砰砰砰的,恶狠狠敲击大石碑的光罩,想要把光罩里面的叶秦喊醒。

  叶秦这段时间突然切断了白芒供给,呆坐在大石碑上,没有提供那怕一丝的白芒,也没有跟南天霸做出任何解释,这几乎把它给气疯了。

  南天霸对此勃然大怒,它不想在这虚空浮岛之上白白耗时间。它最不愿意见到的一件事情,就是叶秦跟它翻脸,拒绝提供任何白芒。

  “我的老祖宗,您老倒是睁开眼睛看一看啊,可怜可怜老夫一大把年纪了!我再多教给你几门法术,防御性的,行不行?”南天霸见硬的不行,只能换上软的苦苦哀求。

  沉静许久的叶秦,突然睁眼,平淡的说道:“老鬼,你是不是有个兄弟叫南天雄,还有个儿子叫南中豪?”

  南天霸见叶秦突然开口说话,顿时一愣,带着一丝狐疑问道:“老夫没有跟你说过我家族有哪些成员,你一直都待在这里没有离开过,你是怎么知道他们的?”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叶秦的语气渐渐淡漠了下来:“老鬼,有一件事情我需要告诉你,几个月前,南天雄和南中豪还活着。”

  “他们还活着?”南天霸顿时精神一震,它的第一反应并非喜悦,反而是惊诧,奇怪道:“小子,你怎么知道他们还活着的?难道你可以离开这里?”

  “我当然知道,这座大石碑是唯一离开这里的通道,我可以自由出入不过你别高兴的太早,那是二个月前的事情。前些天,他们已经死了。”叶秦淡漠道,“他们的死虽然咎由自取,但是跟我多少还是有一些关系。要是我不出手的话,他们多半或许能够活下来。很不幸,南氏家族恐怕要灭族了。”

  南天霸一言不的听着叶秦把话说完,脸色阴晴不定,异常复杂,听到自家兄弟和儿子还活着,它当然意外的惊喜,接着又听到兄弟儿子死了,它自然悲愤,神色冰冷阴沉的要拧出水来。

  但它更多的还是怀疑,沉声喝道:“哼,那又怎么样?!仙道无常,修仙之人,生死自有造化。在老夫的心里,他们早在二十年前便死了!现在死,跟二十年前死,又有什么区别?你想用这种伎俩来激怒老夫,让老夫失去理智,也未免太小瞧老夫了吧。”

  “我当然不会用这种小伎俩。我只是想提醒你,他们手中的南氏家族法术秘笈,已经落到了我的手里,现在我已经没必要拿白芒跟你换法术了。最重要的一点是,我还要提醒你,若是你现在还打不破我的光罩,只要几个月的时间,我便能把秘笈里的攻击性法术**熟练。要知道,我可是五系灵根,可以学绝大部分的系法术。而你才区区一系土灵根而已,杀你没商量。”

  叶秦蓦然抬起头来,目中闪过一道浓烈杀意的寒光。

  南天霸闻言,终于失色。

  它从来没有向叶秦说过它兄弟和儿子的姓名,叶秦却能够将这些说出来,足以说明叶秦有办法可以跟外界进行联系,获得法术秘笈,并且用法术偷袭它。它可以不在乎它的兄弟、儿子的生死,可以不在乎它的家族的存亡。但是它不能不在乎它自己的“性命”。

  修仙者所求的,无外乎更长的寿元,更高的修为和实力而已。为了保住性命,或者是急剧的提升修为,可以付出任何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