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92 南氏少年

92 南氏少年


  两个月来,竹岐县城各路江湖帮会人马大部分早已经散去,逃离县城的数万灾民也还没有完全返回,县城里空荡荡了许多。那场大乱留下的痕迹,迟迟无法褪去。城外的乱坟岗,多了数千计的尸。县城街道、酒楼、客栈等各处,还有留下不少江湖中人打斗焚毁的痕迹。

  这一日,一名从偏远乡下来的年轻小伙子,背着一个包裹,徒步进入县城,来到西北城区的采药堂。这片数公顷的府宅,全部在那场江湖大乱之中烧毁,所有的金银财货、武功秘笈、药材药品,稍微值钱的东西,都被洗劫一空。就连废墟里的砖瓦栋梁,都被县城的居民给偷偷搬去,给自个家重新盖屋建房。

  采药堂的弟子帮众更是早已经散去,要么死,要么逃亡。

  三三两两的土狗野猫,还在废墟堆中乱嗅,刨食。它们偶尔抬头,浑浊黯淡的眼睛瞟了叶秦几下,觉得没什么威胁,又继续低头挖刨,深埋在废墟地下的尸。

  叶秦心中百味交杂,生出一股物是人非的感觉。

  这个地方他生活了五六年,从十一岁时候进入采药堂,师从王采药师学的采药术和《坐忘经》,和同门兄弟四人一起跟随谢泽进山采药三年,而后和同门师兄弟分道扬镳各自采药,一晃已经是五六年过去了。但是一场药品大会,却将数百年根基的药王帮,连根也一起给毁了。

  他离开采药堂的废墟,来到县城城门口的驿站,一座来往客人众多的露天酒肆歇脚喝茶。准备在县城里待几天,炼出一些灵丹来,然后启程前往平州府万安城,去外面闯荡,见见世面。

  县城里一些游手好闲的无赖大汉,三三两两的聚集在凉棚酒桌上,点上几壶浊酒,要上一盘炒豆子,一碟猪肝,便能唾沫横飞高谈阔论上大半天,显得自己无所不知。

  叶秦在酒肆里找了一处不引人注意的地方坐下。

  “最近的两个月,药王帮已经成为众矢之的,不但咱竹岐县城的采药堂被砸烂了,连在平州府和八大县城的总堂口、分堂口都被一个一个的干掉,成为第一个被拔根灭帮的平州十大帮会。啧啧,这可是大手笔啊!”

  “砸的好,老子平时就瞧采药堂的那帮孙子们不顺眼了,平时一个个鼻孔朝天不把人放在眼里。果然,有他们倒霉的一天,真是大快人心。”

  们知不知道南氏仙族,那可真是强大无比。听说南家曾经统治过平州十大帮会,但是十大帮会里面有九个要造反,结果双方打起来了,杀的血流成河。”

  “可惜,南氏的三位神仙,都在这一战便不见了踪影。否则老子一定要拜他们为师,学那惊天的仙术。”

  你这癞皮狗的模样,也想被仙人看中?下辈子吧。要是老子去拜师,那还差不多。”

  “南氏还有人活着吗?”

  “据说死了一个老神仙,那老神仙大神威杀出城去之后,第二天便有人在城外找到了他的尸体。另外二位小神仙都没有再出现过,也不知道活着没有。”

  “老子亲眼看到有一名飞仙,把那南家仙翁给杀了。南家仙翁现在还埋在竹岐县城外的一处乱坟岗。最近二月跑来许多盗墓者,到处找南家人的尸,想要找出仙笈。不过好像还没有人找到。不如咱们也去碰碰运气。”

  叶秦对这些无赖大汉的好笑说法,当然是一哂了之。他喝完茶水,在酒肆歇了一会儿,随后丢了几枚铜板茶钱在桌上,准备去自己在县城的私宅小院。

  却望见酒肆旁边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下,站着一个身穿皱巴巴白衣的十五六岁少年,背着一柄剑,一手摸了摸肚子,饥肠辘辘,羡慕的看着酒桌上的众大汉大口喝酒吃肉,似乎很久没吃过一顿饱饭了。

  叶秦怔了一下,脚随即停住。

  以他的眼光和记忆力,只要见过一面的人,是绝不会忘记的。这个少年,不正是南中杰吗?怎么会在这里,而且看上去似乎有些落魄。

  叶秦疑惑,用灵目术扫视了一下那白衣少年,果然不错,体内经脉有微弱的白色气流存在,大约是炼气期一层的法力。

  那一战过去都两个月了,南中杰怎么还在竹岐县城?

  叶秦提了包裹,朝南中杰走了过去,想问个究竟。

  南中杰目中余光瞧见一个陌生年轻人朝他走来,开始还不以为意,但很快察觉到对方也是个修仙者,脸色顿时一变,煞白。

  作为修仙者,修为差别造成的灵压,是瞒不过对方的。叶秦是炼气期四层,对差了三层修为的南中杰,拥有强烈的灵压威慑力。双方距离远些,或许察觉不出,但是一旦靠近数丈之内,这股灵压便越感到强烈。

  南中杰退后几步,立即反手握着身后宝剑剑柄,惊问道:“你是谁,想干什么?”

  叶秦不想吓着他,停下脚步是路过这里的修仙者,没什么恶意。意外看到你在这里。我有些奇怪,你但好歹也是个修仙者,怎么会这样落魄?难道你家没有给你足够的钱?”

  “你真的路过的修仙者?”

  “当然了,没看到我背着包裹赶路吗?我从别处来的,准备在这县城待上一天便走。”

  “你认识定州风氏的人吗?”

  “不认识。”

  南中杰见眼前这个陌生修仙者年龄仅仅比他略大一二岁,语气温和客气,对他不像有恶意的样子,也跟定州风氏家族没关系,这才稍稍放下心来,他又看了一下自己现在的落魄模样,有些惭愧的低下了头:“我给我的家族丢脸了。”

  叶秦心中暗笑,明知故问道:脸?怎么回事?”

  南中杰有些自来熟,而且叶秦也很和善,他很快便打开了话匣子个月前,我爹叫我去追杀一个叫卫元的武者,但是那个卫元太狡猾了,居然有好几个替身,我把一个假的杀了,却把真的跟给追丢了,到处找都找不到。后来我回来永福酒楼,却现我爹已经杀出县城去了,等第二天我在城外找到他的时候,现他已经在城外被十大帮会的人给残忍的杀害了。我把我爹埋了之后,便一直在县城等我堂哥。可是我堂哥也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至今不见踪影。我身上又没带多少钱,差不多都花光了。这两天都是饿肚子,在城外打野味吃,但是我又不怎么会烤肉,总是烤焦。这几天都没吃上一顿好饭。”

  南中杰不解释还好,这一解释,叶秦更加纳闷了,修仙者还会没钱花。

  “你没钱,可是你有法力啊!随便挣点钱,比如说劫富济贫也不大好,太掉你的身份了。就算是暂借吧,等你以后有钱了再换给别人。不管怎么样,也不至于弄到饿肚子的地步吧?”

  南中杰睁大了单纯的眼睛:“本来我是想找一点活来做挣点钱吃饭。可是我找遍了全城,那些商铺店主见到我就吓得躲起来,没人要我干活。还有,这位大哥,我南氏家族的祖训,是严禁依仗仙术去烧杀掳掠。除非族长下令,否则我不能拿别人的东西,更不能去抢。”

  “”

  叶秦无语,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南氏家族的人果然各个奇特。前一任族长南天霸天赋出众,野心勃勃,还有些无赖。后一任族长南天雄修为虽低微,却心狠手辣,不惜灭掉十大帮会的高层,来巩固南家的地位。而南中豪狂傲的不行,傻乎乎的跑去向平州第一绝世高手铁羽阳比试剑招,结果战败身亡。眼前这位南中杰,却有些怯懦,恪守祖训不敢抢世俗凡人的东西。

  叶秦跟南家的恩怨,主要是因为南天霸一人引起的。南天霸的元神已经彻底死掉,他和南家的恩怨也一笔勾销。他对这南中杰,倒是真的没什么恶意。

  叶秦当然知道那南中豪早死透了,南中杰是等不到他堂哥回来的。他花了几个铜板,向城门口处的酒肆店家要了一大盘的熟牛肉,让南中杰在大树根下坐下着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