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94 老樵夫

  南梁国是一个幅员辽阔的国家,疆域领土足足是武国的近百倍,是中土大6中等国家。这样的国家,在中土大6很寻常见。因为南梁国地处大平原,其境内河川众多,土地肥沃,风调雨顺,谷物连年丰收,百姓倒也过的安稳。

  不过,南梁国最神奇的地方,并非在于其国土之辽阔,也不是土地肥沃富饶。而是南梁国的民间,有难以计数的仙人下凡的传说故事,就连最偏远的边陲小镇也不例外。

  寻常百姓家的故事年,有一仙女下凡,相中了某家寒窗苦读的穷书生,欲永结同好,却遇到邪恶妖人阻挠拆散,一仙一凡历经无数劫难波折,最终渡过难关,白头恩爱到老。”

  还有更传奇的朝廷之上的故事年,一位大仙下界,钦点南梁国当朝状元郎为弟子,传授天书三卷。状元郎苦思冥想十载,忽然一夜之间大彻大悟,放下凡俗,飘然破空而去,一时间满朝文武,上至皇帝下至朝臣,皆羡慕的不思朝政,一心想那飞仙之道。”

  南梁国各地酒楼茶肆的说书先生说起来这些传说故事来,绘声绘色,唾沫横飞,好像自己亲眼所见一般。而台下的百姓乡亲们更是听如痴如醉,悠然神往,恨不得自己就是那穷书生,状元郎。或许这跟撰写这些传说故事的都是书生有关系,这些传说很大一部分都是以书生为主角。

  因为仙人故事流传太多,以至于南梁国境内大大小小的道观寺庙,都挂起了某位仙人的招牌,来招揽信男信女,香火鼎盛。上至朝廷大臣,下至黎民百姓,不论遇着真仙假仙,大观小庙,灵与不灵,先拜了表示诚意再说,说不定哪一天观里哪一位真仙人得道飞升,福及鸡犬的狗屎运便砸在自己的头上了。

  话说这南梁国大部分疆域都是大平原,但是它的西面,却是一片远比南梁国还辽阔广袤不知道多少倍的高原戈壁。戈壁上荒芜,人烟稀少,鸟兽绝迹。最重要的是,这片戈壁,并不属于南梁国,也不属于任何一个其它国家。

  据说很久以前,大概三五千年之前吧,南梁国出了一位雄才大略的皇帝,突然生出一个念头,想要把西面这片辽阔的高原戈壁划入南梁国管辖,并且马上兴致勃勃的和他手下的大臣商议出兵之策。

  但出兵的事情还没有议出一个结果来,这位雄心勃勃的皇帝,以及数十位曾经参与此事的皇亲大臣,短短数日之内先后暴毙,南梁国一夜之间更朝换代,新皇继位,南梁朝廷上下从此闻西疆而色变,再也不敢生出任何在西疆拓土的念头。

  自从生这个变故之后,南梁民间纷纷谣传,高原戈壁之上是仙人之地,严禁世俗凡人踏足,要是不小心冒犯了仙人,会遭到噩运

  南梁国西疆蜿蜒的驿路,延伸到到一座边陲小镇便结束了。这小镇地处偏远,安详宁静。街道整齐,青砖铺就的地面,古朴老旧,街道两旁的茅屋瓦房错落有致,至少能容纳一二千人口。

  清晨,小镇内炊烟袅袅,有三三两两的镇民已经起来干活。

  二骑骏马不疾不徐的沿着南梁国的官道驿路,来到小镇。看马上二人的相貌,都很年轻。一个大约十七岁左右,相貌普通,身穿一袭粗布青衫,背着一个包裹,淡定温和。另一个大约十五岁左右,腰配利剑,脸上还充满了稚气,不时的东张西望。

  一大清晨,街道上还没有多少人,只有他们二骑而已。

  两人一边策马缓步走着,一边交谈。

  “叶大哥,我上一次跟随我爹来这仙缘城,只记得经过了南梁国和这座南梁国最西边的小镇。但是后面的路该怎么走,却记不得了。”

  他们不是别人,正是叶秦和南中杰。他们足足花了大年的时间,风尘仆仆,日夜兼程八百里,不断的更换马匹,才从遥远的武国,抵达南梁国的西疆。只是到了这里,却遇到了一个小小的麻烦,南中杰记不得最后一段路程该怎么走了。

  南中杰迷糊的望着小镇外面的戈壁,有些惭愧说道。

  叶秦勒住座下骏马,放眼朝高原望去,整个高原戈壁笼罩在一片白蒙蒙的晨雾之中,几乎望不到边际。这仙缘城就算在这戈壁上,也根本无法用肉眼看到。

  这他让也有些无奈,眼看到了地头,却在最后的一段路程上忘记了道路。

  叶秦道:“如果实在想不起来的话,我们先在南梁国境内待一段时间。南梁国如此之大,又靠近仙缘城,这里肯定有不少的修仙家族,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两个修仙者,问一下这仙缘城该怎么走。总比没有头绪的在戈壁上到处寻找要好些。”

  南中杰惭愧的点了点头:“也好,叶大哥,咱们先回去南梁国吧。这戈壁太荒凉,万一遇到几个心怀恶意的修士,那可就糟糕了。”

  他们俩骑着马,沿着官道返回。

  小镇上,一个精神矍铄的老樵夫,正挑着一担干柴从旁边路过,见到叶秦和南中杰二人,惊讶,连忙把一担干柴放下,一施礼,口称见过二位仙长。

  叶秦一惊,诧异的用灵目术查探了老樵夫,现这只是一个没有法力的普通樵夫,不由疑惑道:“老人家,你怎么知道我们二人是修仙之人?”

  老樵夫乐呵呵的连忙笑道:“老朽年青的时候,机缘巧合结识了一位仙人,那仙人让我每日伐樵三担,带上一些油盐茶财货,送到仙城去。老朽干这活已经数十年了,见过仙人众多。现在老朽虽然年岁已大,头昏眼花,但耳濡目染,也一眼便能看出两位仙长的气度神采,和仙城的仙人无异,必定是仙人无疑。”

  叶秦更加诧异:“你见过很多的修仙之人?”

  老樵夫呵呵笑道:“可不是么,仙城里可有很多法力高深的仙人,像老朽一样的凡夫俗子,也不少。”

  叶秦和南中杰相视一眼,大喜过望。他们正愁着不知道哪里去找仙缘城的道路,没想到遇到一位熟悉情况的老樵夫,这可帮了他们大忙。

  “这么说来,老人家知道仙城在哪里呢?”

  “老朽正要挑柴去那仙城。二人仙人若是要去仙城,老朽愿意同行。”

  “多谢!”

  老樵夫挑着柴走在前面,一路上絮絮叨叨,说了不少他以前遇到仙人的事情。仙缘城内有一些低俗琐碎之事务,柴米油盐酱醋茶之类,修仙之人不愿意去做,自然少不了他们这些凡人去干这些活。替仙人干活,金银得的多,好处不少。这小镇上像老樵夫这样的世俗凡人,不在少数。